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蔡国强:我只是一个说故事的人

2012-09-28 04:17 来源:外滩画报 作者:蔡国强 阅读

\

蔡国强 图/覃斯波

  5月4日,上海外滩美术馆,蔡国强带着农民发明家们和他自己收藏的60多件发明家“作品”亮相,展览的名字叫“农民达·芬奇”。蔡国强说“自己本来就是农民的儿子”, “我的感受是,他们的那种好奇心、开拓性和我很像,做东西的趣味跟我这个艺术家很接近,我从他们的创造与梦想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但他强调,在这次展览中,他“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何不做一个机器人,代替你接受回答,反正媒体的问题都千篇一律。”

  “这是个好主意!”

  几个月前,北京通县郊区,农民发明家吴玉禄因为每天要接待媒体而“烦恼”。有人给他支招——做一个可以替人回答问题的机器人,他怦然心动。

  这个提议并没有实现。4月15日,上海洛克外滩源办公室区,那个支招的人仍然要用一整天的时间接受各家媒体的访问,介绍包括吴玉禄在内的12位农民发明家发明的飞碟、潜水艇、飞机和航空母舰等。

  “支招人”名叫蔡国强。5月4日,上海外滩美术馆,蔡国强带着农民发明家们和他自己收藏的60多件发明家“作品”亮相,并给这个汇集了农民们朴实的奇思妙想的展览取了个文绉绉的名字——“农民达·芬奇”。

  作为当今最富国际声誉的当代艺术家,53岁的蔡国强最擅长用火药在天空制造惊奇。2008年北京奥林匹克开幕式,他送上了16分钟的焰火表演,在夜空里用烟花创作了29个“大脚印”。

  农民达·芬奇

  奥运会后,蔡国强收拾行李回到纽约,结束了长时间的“单身汉”生活。一个多月前,记者拨通蔡国强的手机时,他笑着说:“我在纽约飞北京的飞机上,刚刚落地,你就打来,还真是凑巧。”为了筹备《蔡国强:农民达·芬奇》展,蔡国强工作室“倾巢而出”,开始了为期五周的展览倒计时冲刺。

  “蔡国强:农民达·芬奇”进入最后的布展阶段后,在展览现场,记者看到建筑废料、工具和电线堆满了展厅。蔡国强正指挥众人完成沉重的潜水艇“霞光一号”的固定工作,他站在十几个农民工中间,穿着蓝色冲锋衣、土灰色鞋子,魔术师般地变出了一副白色棉线劳保手套,不慌不忙地戴在手上。当记者低声感叹蔡国强齐全的“装备”时,远方的他冲着摄影师的镜头得意地笑了。

  “吴玉禄是我爹,我拉我爹去逛街,谢谢。”上海外滩美术馆的三楼,被改造成一个机器人工场。这个会说话的机器人是吴玉禄几十个机器人“儿子”中的一员。从去年3月4日开始,蔡国强从北京出发,前往江苏、安徽、四川等8个省,寻访十多位农民发明家,为此次展览集合最后的作品。在48岁的吴玉禄家中,蔡国强故意逗他说:“你可以做一个机器人帮你按摩!”听闻此言,吴玉禄回答:“我要做就做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蔡国强便小心地在一旁提醒:“小心你老婆听到了!”

  安徽阜阳的农民工陶相礼在北京打工十多年,他用遥控器控制一个螺旋桨模型,螺旋桨向前时可以前后行走。陶相礼向来访的蔡国强介绍,螺旋桨向下时可以“潜水”,向上的话就能飞起来了。他说,这是首创的三位一体的承载工具。面对如此骄傲的发明家,蔡国强却反问:“中国古代也有同样的幻想,你知道是什么吗?”陶向礼想不起来。蔡国强告诉他,“是龙。”

  农民发明家们觉得这个消瘦的艺术家很有意思,吴玉禄决定把自己早期做的机器人交给蔡国强,而陶相礼则同意专门设计一艘“航空母舰”。蔡国强不但买下了12位农民发明家们现有的大部分“作品”,还按照自己的创意向他们“定制”机器人、飞机、潜水艇,甚至是航空母舰。

  位于虎丘路的上海外滩美术馆,由中国最早的博物馆之一亚洲文会大楼旧址改建而成,“蔡国强:农民达·芬奇”展是这个美术馆的开馆展。在这个1930年代的建筑上方,安徽萧县农民杜文达发明的飞碟悬在空中,大楼一侧的墙面上书写着几个大字:“不知如何降下”。

  这并不是杜文达“作品”的第一次公开亮相.五年前,艺术家孙原和彭禹向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蔡国强提出了展出杜文达的飞碟的想法。展览当天,蔡国强正担心飞碟如何降下来,这个机器便冒出一阵烟便停了下来,飞碟没有飞行起来。杜文达很怕这会给大家丢脸,蔡国强安慰他说:“没事,全世界都很崇敬意大利发明家达·芬奇,但是他的发明从来没有一个做成的。”于是,“农民达·芬奇”就成为此次展览的名字。

  说故事的人

  过去十年中,通过报纸、网络和电视上的报道,常居海外的蔡国强隐约觉察到农民发明家们投射出的中国社会的别样风貌。他决定用“收集并呈现一批农民的发明创造物”的形式,来探讨个体农民的创造性、农民在现代化进程中的贡献以及农民的现实处境等议题。

  2004年底,蔡国强在媒体上看到安徽农民李玉明发明的潜水艇“霞光一号”的图片,他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和发明家取得联系,并在2005年2月拥有了“农民造物系列”的第一件收藏品。

  在国外,当涉及到有关身份的问题时,蔡国强经常回答:“我是亚洲农民。”作为奥运会开闭幕式视觉特效艺术总设计,蔡国强亲历了奥运会场馆“鸟巢”的全部建造过程,从农民工们开始打地基一直到最后他们为“鸟巢”外部除尘,他还看着他们一堆一堆地蹲在地上吃馒头。

  “我的第一个感受是,他们的那种好奇心、开拓性和我很像,做东西的趣味跟我这个艺术家很接近,我从他们的创造与梦想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蔡国强说,“自己本来就是农民的儿子”,“不,我就是一个农民。”

  一年多前,蔡国强收到筹建中的上海外滩美术馆的邀请。此时,他突然意识到,对于自己收藏的那些农民发明家的“作品”而言,上海世博会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理想机会,他决定在世博会期间举办这一主题的大型个展。为了完整地呈现这个题材,他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拜访那些曾经联系过的农民发明家们。去年寒冬,当蔡国强出现在安徽萧县时,杜文达感动地说:“你曾说过来萧县找我,没想到真的来了!”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