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画忆欧洲 寻找涂鸦的足迹

2012-09-28 03:20 来源:中国网 阅读

    据说关于涂鸦最早的痕迹是在欧洲。在意大利南部那不勒斯附近的古城—庞贝,这里的墙上所留下的涂鸦是发现最早涂鸦行为的记录。这座埋葬在熔岩下一千多年的古城,为我们了保留罗马人各种生活痕迹。

    而有关现代涂鸦,比较公认的说法是,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起源于美国。开始是一群黑人青年宣泄对社会不满的产物,都是一些标语和各种符号。可是,几个有绘画天赋的人出于对简陋帮派tag(标签)的不满,开始自己设计新的tag,从此,这些帮派符号变得好看起来。再后来,一批富有造反精神的非帮派画家终于意识到,墙是世界上最便宜、最实用的画布。于是,他们开始行动了,把触角伸到了纽约最大的移动的墙壁上—地铁。从此,一种新的艺术形式— “涂鸦”(graffiti)诞生了。

色彩绚丽的涂鸦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句老话有时候并不尽然。起源于美国的涂鸦,却在欧洲得到了真正的发展,从街头的小打小闹,成为了现代艺术的招牌。虽然有了名分,涂鸦却从未放弃过这种文化的核心本质—对主流社会的解构和叛逆。涂鸦很快被欧洲各国家深厚的艺术文化特色所吸收、融合,从而发展出各自不同的特点。同时,涂鸦的内容更加丰富和深刻,从个人情绪的宣泄走向个人对整个社会层面的哲思。

    荷兰欧洲涂鸦的摇篮

    荷兰人的心思更多是在图案的设计上。如Delta的3D字体的涂鸦,巧妙的心思让人感叹不已—原来文字还可以这么玩!

    从Blek开始,涂鸦已经满满转换成另一种形式,比美国流行的tag来说更具人文艺术色彩,也较易被大众接受。他带动了一个不属于美国风格的涂鸦,从而激起了欧洲自身的涂鸦文化。

    自由开放的荷兰被认为是欧洲涂鸦文化的发源地。

    1982年,在荷兰的Yakikornblitt,一个私人博物馆,第一次将纽约街头一种文化产物—涂鸦带到了荷兰。其中包括美国早期具有传奇性的涂鸦大师如Blade等人的作品。这是纽约派的涂鸦第一次现身欧洲,这种新鲜的艺术形式立刻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一年之后,在阿姆斯特丹的 Stedelijk博物馆,举办了一个名为“avant-garde”的艺术展,展出了来自纽约的一些涂鸦作品。展览取得了巨大成功。从那之后,涂鸦就开始在荷兰、法国、德国、西班牙等国流行起来。

    相比美国政府对涂鸦的限制,荷兰人开放包容的态度在这个方面得到了很好的体现。甚至在一些严肃的博物馆的内墙上,都能看很多可爱又好玩的涂鸦作品。比如荷兰最著名的科学知识博物馆Venabbe,一进大厅,墙上的涂鸦就能让你乐上半天。而荷兰涂鸦作品的政治性相对其他国家来说也没那么强。(想想这是个多么自由的国家,同性恋也可以结婚,还有什么好反抗的呢?)荷兰人的心思更多是在图案的设计上。如Delta的3D字体的涂鸦,巧妙的心思让人感叹不已—原来文字还可以这么玩!     法国人人都爱来巴黎涂鸦

    法国人在任何与文化有关的事上都不会落后。他们甚至坚持认为,现代涂鸦最早是出现在法国。证据是:早在1960年,摄影大师布拉塞(Brassai)出版了一本叫《Graffiti》的小册子,比美国人早差不多十年哩!在这本书里,涂鸦被看成是一种原始的、昙花一现的“毛艺术”。

法国涂鸦艺术家Blek Le Rat发明的纸模是涂鸦史上的里程碑。

    涂鸦从诞生之初就摆脱不掉它的政治性。1968年法国的5月风暴中,巴黎大街小巷都涂上了各种具有煽动性的口号。他们的涂鸦讲究荒唐幽默,也比较有文采。“Cache-toi,objet! 遮羞吧,不会思考的东西(提醒不革命的人)“;“La vie est ailleurs。生活在别处”;“Desobeird'abord: alors ecris sur les murs (Loi du 10 Mai1968.)首先要不服从,然后在墙上写字—1968年5月10日的法律”……这些标语用油刷,磙子写成,或者张贴海报,也有极少数的人开始使用油漆喷桶。70年代之后,也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在城市里张贴海报,用来表达自己的艺术观点,巴黎地下公墓也一度成为涂鸦的天堂。

    法国人对于涂鸦文化的贡献还在于对涂鸦材质的改造上—纸模(Stencil)。纸模的原理是利用厚纸板或者已有轮廓的纸张来复制图像。纸模涂鸦的最大优点在于它能多次地在不同地点重复使用。而图像能获得的最大功效就在于,能让同一个观者在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地点看到同一个图像—当我们第一次看到这个图像时,可能没有感觉,但当我们再一次看到时,我们会自动开始识别它的存在;如果再有几次,它就可能进入我们的心灵,引发我们的想像力并调动我们的幻觉意识。纸模涂鸦就是在一种自由的气氛与游戏的心情下所产生的艺术。

    Blek Le Rat是纸模涂鸦的创始者。他最早在巴黎街头进行创作,早期作品充满政治运动的色彩,藉以抨击法国政府的行径,而后开始进行真人大小的人物创作,将涂鸦融入生活场景中进而更直接传达创作理念,慢慢攻占整个巴黎城。从Blek开始,涂鸦已经慢慢转换成另一种形式,比美国流行的 tag来说更具人文艺术色彩,也较易被大众接受。他带动了一个不属于美国风格的涂鸦,从而激起了欧洲自身的涂鸦文化。

    在巴黎,塞纳河岸,卢浮宫围栏,蓬皮杜中心,Stalingrad和La Chapelle之间的广阔地域,都是涂鸦大师们喜欢到此一游的地方。甚至有些美国或者欧洲其他国家的涂鸦艺术家不远万里来巴黎画画,看来,人人都爱在巴黎涂鸦。     德国世界上最大涂鸦墙

    让时光倒流到上个世纪70年代。柏林墙的东边,远处有望塔探照灯不断闪烁,荷枪实弹的宪兵来回巡逻,若你敢越过这面冷冰冰的墙,就有地雷和机关枪在前面等着你。在十三道防线封锁之下,灰暗的德国柏林墙东面弥漫着阴森冷峻的死亡气息。

德国世界上最大涂鸦墙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