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方力钧:艺术创作中经常陷入迷宫

2012-12-18 09:52 来源:联合早报网 作者:周雁冰 阅读
方力钧
方力钧
  
  有人曾质疑光头符号在方力钧作品中的重复性及意义。对此,来新举行文献展的方力钧说:几千年来真正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形象或形象符号的艺术家少到掰着指头都数得出来。所有能创造出这种形象的人都很了不起。艺术家完全有权利用他创造的符号,多赚一些!
  
  在一度被称为中国当代艺术F4的四大艺术家里,方力钧的光头、岳敏君的笑脸、王广义的大批判海报、张晓刚的家庭照,成了一代人反复咀嚼的形象符号。替中国当代艺术的大腕——方力钧拍照,是一种享受。面对着摄影镜头的他,瞬间变换了几种表情姿态,真人的光头与背后作品中的光头相呼应,让在一旁的记者看傻了眼,更让摄影记者直呼过瘾!
  
  第一幅作品卖了130元人民币
  
  这位作品在拍卖市场中曾以400多万美元成交的艺术家,大概20多年前,用100外汇兑换券(按:80年代和90年代初,在中国涉外零售服务业使用的人民币代用券)卖掉了他平生第一幅作品。
  
  “我1989年夏天搬到圆明园画家村去。到了12月,北京的冬天特别冷,一个朋友带来的外国友人,忘了是海外华人还是日本人,同情我作为艺术家的处境,觉得我当时生活太惨,以帮我忙的意思买了一幅版画。那是当年最早卖的一幅画,卖了100兑换券,觉得很多钱,等于130元人民币,差不多一般人一个月的工资。”
  
  光头的无赖是自我拯救的方式
  
  光头已经成了方力钧的“注册商标”。从1988年毕业于北京中央美院版画系以后,便一再出现在艺术家的画布上。那些描绘北方农民的图像,一个个的光头男人或木无表情,或百般无聊地打着哈欠,露出半愚昧半无赖的样子注视着前方,给人怪异的感受。
  
  中国权威艺术批评家栗宪庭,将当时出现的这一系列作品归类为“玩世现实主义”,说这一群“泼皮”艺术家们,“既不相信统治地位的意义体系,也不相信以对抗的形式建构新意义的虚幻般努力。而是更实惠和更真实地面对自身的无可奈何。拯救只能是自我拯救,而无聊感,即是泼皮群用以消解所有意义枷锁的最有力的方法。而且,当现实无法提供给他们新的精神背景时,无意义的意义,就成为他们赋予生存和艺术新意义的最无奈的方法,和作为自我拯救的最好途径。”
  
  在1990年代,方力钧的光头,崔健的摇滚,痞子作家王朔的小说,都同属这一个时代,是这一种精神状态下的产物。
  
  1993年,方力钧将光头作为具代表性的形象符号,带到了威尼斯双年展,使他成为西方社会艺术系统中的主要中国代表之一。而这种对创造新符号的追求,也似乎成为不少中国艺术家的目标。
  
  几千年来
  
  极少人能创造出自己的形象
  
  在一度被称为中国当代艺术F4的四大艺术家里,方力钧的光头、岳敏君的笑脸、王广义的大批判海报、张晓刚的家庭照,成了一代人反复咀嚼的形象符号。就算是不懂当代艺术的人,也都可能在无意中成为这些被坊间一再复制的图像的消费者。而光头作为一种艺术表达的语言,开始有人质疑它在方力钧作品中的重复性及意义。对此方力钧说:
  
  “无论是世界艺术史或中国艺术史,几千年来真正能够创造出自己的形象,或者属于自己的形象符号的艺术家其实是非常少的,我们掰着指头可以数得出来。所有能够创造出这种形象的人其实都是很了不起的。一个艺术家能够创造出这种符号的话,他就完全有权利用他创造的符号,多赚一些!(大笑),至于他要不要使用这个权利,那是每个艺术家自己的判断了。另一方面,关于作品的重复性,可能不太熟悉或了解我作品的人会说得多一些。人会被既定的判断框起来,经常会睁着眼睛但是看不见东西的。所以别人说什么都无所谓了。真正看清楚的人不会这样讲我的画。”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12-1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