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杨飞云:启示的奥秘 我的创作心路

2012-09-28 00:21 来源:中国油画院 阅读

     画画之于我,是自幼从喜好开始的,一路喜欢过来,并在我的生命历程中一直伴随着我,他给了我无法言喻的大乐趣,给我的生活增加了无以言状的色彩,所幸的是当这个爱好生成了我专事研习的职业,并和我的人生价值联系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本能的、简单的自娱方式就不足以承载这个意义了。

    因此,我掉入了绘画的奥秘中,从印象派与19世纪的写实主义进入,一步一步地摸进去,20多年来游历于历代大师建造的博大精深的传统里,潜心地学习、探究妙理,尽情地吸取,使自己长大,当我进入得越多,越感到自我的有限与可怜,我必须将自己打开去拥抱那真理,慢慢地我摸到了绘画的源头。这就是古典绘画所折射出的光芒,他的内容与魅力深深地震撼了我。

    古典绘画不是一种风格,也不是区别于别的风貌的一种样式,更不是现在人们所认为的一种细腻、写实、漂亮、唯美的那个表面形态。这是一种歪曲,是对古典绘画的亵渎,古典绘画是经典,是人类绘画史上的最高峰。我们可以在这部经典中拿到我们想欲的一切,不肤浅地说:所有的画风都是古典绘画的子孙,是从这里派生出来的,那种严谨精微的样式,却具有开阔宏大的内质,具象写实的外貌却表现出超然升腾的灵性之美,非常人性的表征却又承载着非常神性的大境界,以那样切实而可触摸的质素却能唤起人的崇高的理想与信心,古典绘画具有超越时代的一种恒大的生命力。我感到要想有水准地建立我们的现在,就应进入古典的经典宝库中,方可窥见绘画的奥秘,纵观人类绘画史上的几次繁荣无不如此,希腊文明是,文艺复兴是,19世纪也是,塞尚时期崇尚的那个本质更是,抓住了那个绘画的本质,才获得了再次启动的能力。

    每当我真诚地深入里面,用我的心灵与有限的智力去触碰那无限宽广的大智慧时,那让我着迷的恩赐就赐给了我,我被深深地吸引了,一种解读绘画奥秘的幸福感油然而生,研习的兴致倍增。那不是技巧样式的探访,而是对绘画本质规律的理解与触摸,对于大师高贵品质的体验与经历。我非常地感恩于此。

    无须外在的压力与要求,更不需要坚持、努力等这样的字眼,忘掉了周围的事物,看不上那些此起彼伏的时潮,我体悟到了那种忘我的境界比有我的境界更大,忘我不是无我,而是我的提升,一个个体的我,有着太大的局限性,但同时他又是一种无法取代的独特性。当我将这个有限的我投入到传统文化的博大精深里,主动吸取所需的营养时,这个小我就超越了个体的局限性,能量就会源源不断地得到高质量的供应,研究前辈大师无不如此。钱钟书先生说“创作热情的消失,就是创作才能的消失”,引申一下创作者生命活力的消失就是创作热情的消失,我们的生命活力若和赐生命的大源接通,好像一只灯泡将自己的插头插在电源上,他就得到了那大能的永不止息的亮光。     我很不理解那种反对传统、否定别人来强调和膨胀自我个性的人,我认为这恰恰是一种可怜。自己切断了生长的源头来仅靠一己有限的自我。现代理论大谈寻找自我、创作个人风格,甚至得出了“他人即是我的地狱”这样可怕的结论。我想这世界上确实没有一个废弃的人,除了自弃,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全能的人,除了自以为全能。大诗人李白曾说“天生我才必有用”,这是一种肯定自我生命意义的伟大信心。我就在我的生命本体中一刻也不曾离开过我,离开了我就不存在了。去哪里寻找呢?每一个有不同局限的个体就是他的个性,你所要做的就是接纳这个不同于别人的自我,寻找反会丢弃自我。个人风格不是创造出来的,是从你的个体生命深处涌流出来的,世上有多少个生命的个体,就会有多少种不同的风格,单单强调这些有何意义呢?我们所应鉴察的是怎样让自我长大,超越与升华这个局限的个体,忘掉自我,全身心地进入那深沉广博的传统经典中去广泛地吸取,在丰丰富富的客体自然中写生,锤炼自己的绘画实践,这样有限的自我就全然地领受了无限创造的奥妙,从而达到令你无法想像的伸展,领悟次序井然的内在规律,驾驭稍纵即逝的外貌情态,才会使我们的表现确切、主动、鲜活,从而具有不可重复的特性价值。排斥他人,反而会关闭自身展开的可能,认识人类互为肢体、相互造就的奥秘,在荣耀别人时,反而确立了自己的价值,看看历史即会明白此理。我们说文艺复兴时的达·芬奇是最伟大的,可是若没有米开朗基罗、拉斐尔、提香、丢勒,文艺复兴就没有那么伟大了。我们认为伦勃朗是绘画界泰斗,可是若没有维米尔、维拉斯开兹、鲁本斯和哈尔斯等,17世纪的欧洲画坛也就顿失光彩了。可见这些不同的个体灵魂在共同的追求中达到了互相荣耀、互为补充不可替代的作用,万事互相效力,叫有爱心的人得益处,伟大的时期如此,平凡的时期不是更应如此吗?

    回看自己20多年来的绘画路程,我曾长时间地痴迷于古典大师画面的精妙效果,模仿着去接近他。为此,我也曾求助于绘画材料的发现与掌握而四处寻找与尝试;为了寻见色彩的魅力不知画了多少写生的练习;为了领悟造型的真意而不间断手中的素描与速写;为了理解画面的结构的妙处,认真地做着近乎刻板的理性推敲;深入的研习与即兴速写交替赶路,这样专门的研究某一项总是进展很快,但这单一的进展马上会告诉我整体的意义。每一项绘画因素的深入探究今天看来都不可缺,是必须做的,尤其会对我未来的成长起着根基的作用。偏废某一点就不会健全,走了前一步才见出下一步的重要,有些朋友说我太看重技巧,我是不轻看技巧,我更看重我心灵的品质,我不缺乏追求美好、仰慕崇高的头脑,而经常苦于表达心灵时的那种无力与粗糙。画油画,若不能驾驭与调动油画要素,不能摸透油画特性所具有的妙处,还能谈得上什么表现水准吗?粗糙简单,泛滥的表现于我何益?

    艺术确实不是技巧,但是必须通过技巧来表达;艺术不在内容里而在内涵里,但是使用内容也可以表达内涵。艺术真的是一种形式,但是形式就等于艺术吗?艺术也不是修养,但是修养能帮助艺术的升华与品位。若将艺术比作人的头脑的话,技术就是人的身体,而修养就是他的行为举止,有了这一切就必然有了他的形式,这个身体的水准是实现你头脑心灵的重要场所,因头脑的重要就否定身体的作用是可笑的。一个健全的有生命力的身体才能让我们的灵魂自在而准确地行走。每一部分的完整都令我们健全,而某一部分的残缺会让我们成为畸形。我崇尚健全,厌恶残疾。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