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苏东天其人其画

2012-09-28 23:1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薛家柱 阅读

 梅花因其风姿清高,历来作为文人情操之象征。文人画,又历来为文人学士出身的画家所追求的终极目标,谓称画中“逸品”。它讲究笔墨意趣,强调风骨、神韵、书卷气,重视自身文学修养。这对传统的中国画意境表达以及水墨写意等技法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如何提高文人画水平,一代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曾有一段精到的论述:

    “……我过去是搞传统绘画中文人画系统的,旧套的学习方法,大体是:1,从事中国画技术基础的锻炼;2,注意诗文书法金石之辅助;3,骈攻画史画理及古书画之鉴赏,最后的重点,在品徳与胸襟的修养,持之有恒,不求速成,自然能得水到渠成之妙。”

    以上是潘天寿先生在20世纪60年代写给家乡弟子苏东天一封长信中的一段话。苏东天是潘老的同乡,浙江宁海县人氏,1940年出生,原名苏伟堂。他出身贫寒,自幼聪颖,学习刻苦自砺,对绘画情有独钟。早在初中时,就给潘天寿先生写过信表示想当画家的志向。潘老出于乡情和对家乡子弟的关爱,亲笔复信鼓励他先要学好各门功课,打好坚实的知识基础。1961年,苏东天高中毕业,报考浙江美院(今中国美院)。阴差阳错,考卷和报考作品邮寄遗失,结果竟录取在杭州大学(今浙江大学)历史系。

    到了杭州,苏东天懊丧地登门去拜见潘天寿先生。潘老却笑呵呵地认为读历史很好,学中国画不一定进美术院校,完全可以业余自学。而历史却是一门学问,对提高中国画大有帮助。打从这以后,潘老几次在面谈和信函中谆谆告导苏东天:“学习国画绘事,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才能成就较高,不落小家门径。故现你就学杭大历史系亦甚好,因为万卷书的内容,历史是一重要部门(此外尚有文学、书法、金石、常识、人的修养等等),而学习国画,本来可以自学……”

    从此,苏东天在课余勤奋作画,星期天常上潘老家请教,成了潘老的“关门弟子”。每次去,潘老对他的画谈得不多,只是说“随便画吧,由你自己喜欢,主要在于练笔。”更多时间与他谈做学问、做人,这就是“功夫在画外”。潘老很主张绘画靠天份,各人有各人的天份,“你的笔姿气擘都不差,应向这方面猛进,实能搞出这方面名堂来。” 潘老激励苏东天大学五年里在文史哲和艺术方面打下坚实基础。

    遗憾的是:潘老在“文革”中遭迫害致死。苏东天痛失恩师,但没有忘记潘老生前的教诲,仍兢兢业业埋头于中国画艺术。1979年,苏东天考进中国艺术研究院,攻读美术史论硕士研究生,师从王朝闻、朱丹先生,从此可以专心致志于美术史论研究和绘画。毕业后,一度留院工作,1984年来到开攺革、开放先河的深圳,任深圳大学教授。

    这时候,国门敞开,随之引进的西方文艺思潮,猛烈冲击传统的中国画。有人认为国画已没有生命力,跟不上世界现代艺术潮流;有人认为笔墨已不再重要,主张以西方现代派的技法,对国画进行全盘革新。特别是传统的文人画,不少人认为是“因循守旧”,多为“遗老遗少”之作。文人画到了吴昌硕、黄宾虹、潘天寿等大师手中已告一段落,寿终正寝。

 可是苏东天不这样认为,他主张传统不应丢弃,革新也应在传统基础上创新,而不是全盘西化。笔墨乃民族绘画之魂,舎其徒有形耳。他一边按潘老教导的在学问方面下功夫,一边大胆进行艺术实践。在深圳这红尘滚滚的城市,苏东天仍痴痴情深于文人画,蛰居深圳园岭的一间顶楼,甘于寂寞,深居简出,辛勤耕耘,一方面写出了《诗经辨义》、《诗经新释选》、《易老子与王弼注辨义》等学术专著,和《谈书画同源同流》、《东西方文化发展的不同特点和影响》等60余篇论文;叧一方面泼墨挥毫,潜心于文人画创作。以梅、竹、紫藤为主,铺纸于地,画大写意。夜以继日,兀兀穷年,苦练笔墨的力、气、势。

    开头10年,谁也不知道这位文质彬彬、清瘦脱俗、大隠于市的苏教授在画些什么。1994年1月,日本国际创价学会会长池田大作访问深圳,并应邀到深圳大学演讲。池田大作酷爱艺术和收藏,学校领导决定送一件艺术品给他,于是想到了本校教授苏东天。但也有人心存怀疑:苏东天的画到底怎么样?够不够送池田大作这样国际名人的档次?没想到作为鉴赏大家的池田先生接过画后,异常惊喜地说:“啊,我还没有看到过画得这么好的梅花!”

    于是,池田大作先生向苏东天发出访日邀请。1995年5月,苏东天和夫人出访日本。在世界一流水平的创价大学会议大厅,举行“苏东天先生绘画展”盛大开幕式。画展轰动了日本,新闻媒体广泛进行介绍、评论。池田大作亲自撰文:“……一看苏先生的妙笔,仿佛步入梅园之中,而自己也好像变成初春的梅花,简直可以说是‘花人不二’。人们体会到感应很深的境界。” 池田大作先生称苏东天为“艺术界的君子”、与他“有着心灵韵律的共鸣”。

    池田大作和苏东天进行广泛的交流和探讨,谈中国画、谈东方哲学、谈佛教……池田大作这才知道苏东天不光绘画有很深的传统功底,在古典文学、历史、哲学、宗教、画论、书画艺术等方面都有很深造诣。创价大学授予苏东天“最高荣誉奖”,同时东京富士美术馆颁给他“富士美术奖”。1998年2月,他还荣获日本东洋哲学研究所“东洋哲学奖”。苏东天和池田大作的佛学对话专著:《东方巨人池田大作》也经过苏东天3年写作,正式出版。

    从此,海内外对苏东天的文人画颇为瞩目,他先后在深圳、重庆、杭州、北京、香港、东京等地举办书画展览,引起美术界和社会广泛好评。不少人认为:苏东天在泼墨大写意国画上有独到的成就,融会贯通了吴昌硕圆笔和潘天寿方笔的风格;并吸取了徐渭、八大山人、扬州八怪等众家之长。特别鸿幅巨制,大气磅礴,挥洒自如,力求意韵贯通,气势如虹。画梅,线条变化虽复杂,笔笔沉稳雄健,布局虚实疏密,章法独特。画竹,喜欢画风雨中逆风纷飞惊雷奔电之竹,坚韧清新。画紫藤,更以书法笔势,笔走龙蛇,盘根错节,花叶缤纷。

    梅花,无疑是苏东天国画艺术风格的主体,也是他艺术成就的代表,充分展示了画家个性和擅长。苏东天则以画梅享誉画坛,所以台湾、日本尊称他为“梅王”、“梅花君子”。他的梅花艺术风格,沉雄健拔、潇洒清丽,独树一帜。梅花,不畏天寒地冻,先春而花、冰肌玉骨、傲霜而放,梅花是最难画的,它靠写而非画。所谓“写梅”,不仅要求画家有很深厚的笔墨功力,而且要有高尚的人品和渊博的学识素养,方能表现出梅之特性和意韵。画如其人、梅人如一、诗情画意,才能不落小家门径,才能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而苏东天则重在讴歌生命尊严和以人为本、振兴中华、和谐安定的时代精神。因而池田大作称苏东天的梅花“是以人性艺术的花朵,唤醒人类心灵的春天。”这充分显出苏东天画风之清高拔俗、高雅精纯、高洁无华。

    苏东天,不愧为当代文人画的大家,他的艺术随着岁月将磨练得更为精湛,这是可期待的。

    (原刊香港美术家联合会《美术交流》2007年第4期,作者薛家柱为浙江省作家协会顾问、国家一级作家。原文刊于2005年4月20日《浙江日报》。香港美术家联合会名誉主席、学术主持人周天黎推荐。)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