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来信

老狼、郑钧、左小祖咒、张玮玮集体悼念:大仙离世,江湖已远

2019-12-30 10:0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阅读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12月24日22时35分,诗人、作家、北京青年报记者、体育评论家大仙(王俊)因病去世,享年60岁。

诗人大仙在朗诵诗歌

诗人大仙在朗诵诗歌

大仙,原名王俊,1959年生于北京,祖籍热河宁城。出版过诗集《再度辉煌》,小说《先拿自己开涮》、《北京的金山上》,随笔《一刀不能两断》、《20不着46》、《前半生后半夜》等。“圆明园诗派”代表人物,当代新归来诗人群代表诗人。

24日晚上,大仙(原名王俊)去世,享年60岁。悼念的人群中,有音乐人、有体育评论员、有媒体人、有诗人……

左小祖咒说:“大仙十多年前和我住一个小区有四五年,经常喝酒一起回家,他喝酒纯粹、酒量大、酒风也好、做人随和、乐于助人、诗文幽默。惊闻离世噩耗,悲痛的心情一直持续到现在。”

五岳散人说:“我最开始走向新闻这条路,最早就是看大仙的专栏,那时他是我心中神一样的存在。以至于后来和他一起喝酒,都感觉是在做梦。”

黄健翔说:“仙哥当年的球评文字曾经让多少人看得如痴如醉,他是一代足球评论的楚翘,是我们这一带足球评论员的前辈大哥。”

除了这些,还有老狼、郑钧、张玮玮、宋东野……诗人、作家、乐评人、足球评论员,大仙的一生跨越多个角色,也经历了多个风起云涌的年代。

大仙的诗

大仙的诗

生于50年代末,他在文学中第一个尝试的项目是诗歌,与“文青”“愤青”相对,他称自己“诗青”。

在被柴静形容成“流氓也会写诗”的八十年代,他跟朦胧诗的几位大师杨炼、顾城、芒克、多多一起:

“在八十年代的诗歌运动中,由他们带着玩,玩出整整一个八十年代。”大仙描述过和顾城的交往:1985 年12 月的一天中午,顾城和谢烨包饺子请我吃饭,我利用单位午休时间第一次来到顾城的家。看见门上和墙上画的全是鱼,顾城讲房子、鸟儿、麦穗、湖水等一系列打动他的诗歌意象。他还特意给我讲了镜子,说镜子中的你,其实不是你,而是镜子,是镜子把你压迫成镜子。谢烨知道我爱喝酒,特意准备了“通化”红葡萄酒,我们吃着饺子,顾城、谢烨喝茶,我喝酒。我一边想象顾城说的镜子,一边喝着谢烨倒的红酒,在抽象与具体之间游离着,在困惑与明晰之间陷入空想。几年后,在得知悲剧发生后,他独自呆坐,半夜喝得烂醉。 再后来,大仙在《北京青年报》开专栏,写乐评,力挺张楚的《姐姐》。在赞扬张楚的乐评中说:蔡国庆即使把北京所有的立交桥都唱一遍,也不如张楚的一声“姐姐,我要回家!”

写足评,一篇《中国足球死于1981》在两年后应验,黄健翔称他为“ 我们这一带足球评论员的前辈大哥”。

犀利、大胆的文风之外,他也有温情。大仙为央视体育足球纪录片《在路上》创作了主题曲《我的世界为你留住春天》:

“ 你永远是我投入的情感,因为有爱,所以无悔无怨 ”,写出了当年万千球迷内心的情感,被很多人认为是“ 中国足球唯一一首好歌”。

他对朋友仗义,好友横跨各行各业,甚至连古龙也说:这世上随时为我备着一堆酒,一定是大仙。在纪念顾城的文章中,大仙写道:

“ 有一种东西杀进灵魂深处,生命会感到疼,这种东西,就是诗歌,为什么会是诗歌?因为诗歌刚好切在生命的要害,命中人们的软肋——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

诗人用诗歌来直面生死,表达内心的隐秘,斯人已逝,但只要有人记得,他就不会远去,就像大仙在诗中所讲,“ 我活得强于生命,不要跟我谈生死;我活得高于死亡,不要碰我的理想。”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