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邵风华自选诗十二首 | 育邦说,乌鸫不是乌鸦

2022-09-13 08:59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邵风华 阅读

来自 诗建设 公众号

邵风华

邵风华,诗人,小说家,兼及随笔和批评写作。著有诗集《另外的时间》《下落不明》《外高加索诗章》,随笔集《不辞怀抱》等。曾旅居阿塞拜疆。现居山东东营。


梨  树

我只能描绘梨树, 
我只能描绘春天。
梨花落了,
这两棵梨树,一前一后
撕下自己的花瓣,
就像那些穷地方来的女孩子,
迫不及待地
让自己怀孕、流产。

我只能描绘梨树了,
我只能描绘春天了。
护城河边的白石桥,
陷入沉默。
梨树闹得够了,静下来。
但它并不比石桥,
更沉默。
同样地,
石桥也不比我从前的生活,
更沉默……

2004.5


乌  鸫
——给育邦

1

在清凉山
育邦指给我看:
乌鸫
一只黑色的鸟
越过树巅

称不上迅捷
它只是把黑
留给我的白眼

2

比相机缓慢
比我伸出的食指
也要缓慢
乌鸫
被一次次提起

黑色的鸟
总是比白色的鸟更酷一些

3

背对江心洲
育邦兄
为我拍照
长江躺在雨中
已被雨水滴穿

——这是我第一次
把长江作为背景

4

在那一瞬间
我想到乌鸫
与永恒并无关联

哪怕看乌鸫
需要十三种方式

5

乌鸫。
乌鸫。
乌鸫。

育邦说,乌鸫不是乌鸦——

2009.5于南京三汊河


只有爱滋病把爱传遍天涯海角

冬天来了但
还没有下雪

冬天来了——一个
还没有下过雪的冬天

我抚摸你
一寸一寸
把你搂进怀里

在陌生的街道上
没有人敢牵手

你的脸红着
呼吸着快乐。秘密的快乐
有多么残忍

全世界联合起来
通缉
爱情犯

像眼里的沙子
不被原谅

像监狱里的爱
不被忘记

只有爱滋病把爱传遍天涯海角

2008.12

2018年12月,在浦口火车站,从左至右为臧北,邵风华,育邦,米丁

2018年12月,在浦口火车站,从左至右为臧北,邵风华,育邦,米丁


晨起读杜甫

晨起读杜甫,早饭前的
功课,已经坚持多年
不是因为我是和他一样的
无房户,遭到秋风的
暴力拆迁,我确信他
已经住进我身体里,像一条蛇
盘踞,盘踞,这是春天
在黄河口,我想到多年前
更广大的天地,黑夜里
星星像雨点那样漏下来
屋外的人在喝酒,千百年来
不散的筵席,昏暗中有谁
因吟错一句诗被罚了酒
余者大笑,说的不是杜甫
说的不是李白,他们在我膝上
又薄又软,翻了多年
像石头褪去了青光,而时间
从来就不像一条河那样流淌
它们四散奔涌,像阳光下的
老鼠一样惊慌,像农具上的锈
突然爆开,没了踪影
而我内心总是空洞的
不被满足,习惯听命于那些
会流动的东西,像冬天的兔子
衰年苦病,适合
被猎人围堵,被一条狗
追得无路可逃,那就晨起
读杜甫吧,干燥的春天
制造了多少便秘者,他们那呲牙
咧嘴的痛苦,还不足以让人
怀疑人生,和广场上挥手的雕像
城市的管理者,正在大楼里
开着权力的派对,隔壁房间里
已经准备好从政府宾馆
叫来的外省服务员,等待被临幸后
得到一个宝贵的事业编,而此时
阳光照耀黄河口,只有我
捧读杜甫以为日课,只有我
因为想起杜甫而戒掉了牛肉

2012.4


森林木屋

冬天,鸟群潜伏到树林深处
我们在树林外寻找它们
当我们欢呼——鸟鸣声
像黑暗中的树枝压在了头顶
林间小路——衰草丛中石头沉默
我多么熟悉这一小片树林
多年前的劳改犯已转为油田职工
他们留下了这片农场,没有
想到有一天会变成木头餐馆
啊,我多么喜爱这种荒芜
瓦砾已清理出果园,海棠果
像童年的女伴被抛在枝头
你伸手折下几枝,由于
长了冻斑而不能成为馈赠之物

2014.12.8


杞柳林

防腐木栈道上,作为一个长头发女孩
她正在把她的脸
沉入大自然的纯净空气里

看起来,她正在想着,她自己的事情
也可能与风景有关,但显然
她不希望被打扰

当人们在远处笑起来
她又把自己的心,转交给了
那站在电线杆上一动不动的鹳鸟

她让所有人都觉着惊讶

然而她并不在意这些,比如
因诧异或担心
而直视的目光什么的

现在,她和他自顾自谈着
那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
与什么有关:你猜

那是她的一部分人生,以及
现在或将来的一两句希望

不完全是出于谦逊——
但的确是,在一个深秋的阳光明亮的下午
所能够发生的一切

你为此而感到平静和愉快


观  鸟

白鹭和灰鹭
被关在一起,它们
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各自踱步,分食着
瓷盘中少量的鱼
满足于那阻挡在
芦荻外的风声。临近傍晚
游人会陆续离去,一种
看不清的事物正在渐渐消弭
这让它们感到了安全
和与之相似的温暖。铁丝网上
落下人们因拍照而采下的
秋日里的最后一支黄色野花
由于并不代表爱情而可以放心地
等待着第二天早上,被保洁员收走。


黄  色

你的满眼都是河流。
只能这样,你的满眼都是河水。
它们已经被“流淌”这个词赋予了固定的方向。
你只能这样看待、理解、分析这一切并把手插进口袋。

在绝对的意义之下,你成为你自己。
你只能做到以自己的身份去搬动你的身体。
你纳入了一种看不见的规则并微笑着服从了它。
正如黄河在草地上流淌并不能掩盖它流过的高原的真实


湿地:核心区

面包车拐进土路
又窄,又颠簸
风已经停歇了,但芦荻
仍然刮擦着车身
一阵好听的唰唰声
你在倏然来临的瞌睡中间
犹豫着,直到
大片的鸟被惊起,从水面
飞升到天空中
并准备飞得更高:你们
全都看见了,当然
还有人发出了尖叫
不像是装的,你掏出手机
贴在车窗上,“这样”
有人告诉你:“可以防抖”
但没用,照片上
全是空白
你再次把目光投向远处
鸟,和飞走的鸟,和大片的鸟群
以及这片空旷的水域上
被惊扰了的其它东西
芦荻,等待着被收割
面包车,没有停下
我们期待中的巡游
被拐了一个弯,然后返回
就这样,渐渐驶离核心区
而对于我,这还是第一次
我记得:我看见了数不清的鸟
却没能拍下一片鸟群
这也许是隐秘的陪伴
像一种被事先拨弄的命运


春天来到殡仪馆

爸爸去世后一年
死亡才刚刚开始

不知道他带走了
多少家庭的秘密

再也没人能够打开
去告诉一个活着的人

一年多的时间
我没有梦到过他

妈妈我是否该为此
再痛哭一次

我还记得他的眼神
因为呼吸困难、疼痛

而第一次对死亡
有了恋爱般的热切

医生们也束手无策
他们既不能使生命延长

也不能让它缩短
他们已被死神诅咒过了

美丽的护士
也不能像天使一样降临到你的床上

我清洗爸爸的假牙
感觉到一阵虚无的反光

也许只有虚假的东西
才不会死去

只有爱
才让人停止生长

只是爸爸们的爱
都是秘密的

比头顶上的头发更珍贵
更值得坚持

在春天的寒冷风中
我走进空旷的殡仪馆大厅

想着爸爸在某个高高在上的
盒子里看着我

我的步履
变得像儿子一样坚定

爸爸爸爸——
春天已经来了

2017


弟弟和我

把车座放平,把四扇玻璃
落下三扇,再把自己
在车座上放平

我停在母亲楼下,由于
担心她午睡未醒
而有了片刻的休闲

此时,也许弟弟正在赶来
路上他会想到我:
是啊,再不争气也是哥哥

只是,我再也想不起,我们如何
一起度过那贫瘠的童年,比如
我们是否常常吵架,然后

在一块饼干的分享中重归于好
记得有一次,我们在路边
燃放鞭炮,我把点着的秸杆

递给他,不小心
引燃了他手中的一串,于是
在一阵噼啪炸响的

鞭炮声中,弟弟哭喊着
追赶我,他的手
被炸得又黑又红

少不了一顿打
少不了用我的泪眼
看着他的泪眼

只是已经忘记了
两个哭泣的孩子
又怎样握手言和

哦,不可能有握手
我记得
弟弟的手心肿得吓人

一阵笑声传来,车窗外
晃过弟弟的身影,他在对着我笑
一张中年人的脸上

挂着孩子气的笑容——
弟弟和我
要一起去给爸爸上坟

2017.5


一个胆小的朋友

一个胆小的朋友
不敢再与我碰面
他害怕
空气中飞舞着病毒

以前我们谈起命运
和灵魂里的不安
他的镇定让我钦佩:
一个固执的家伙

喜欢在冬天骑着
自行车飞跑
在雪后的大地上
在雪化后的大地上

起劲地蹬着
像是和神灵比赛
像一张不停拉开
又松手的大弓

他崩紧的力量
有箭头一样的愤怒
而他的不满
却常常带着同情

现在,他的胆子变小了,他害怕
那些细小的事物:病毒,流言
每个上司的目光里
都磨出一根无形的针

2021.9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3,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 川公网安备 51041102000034号 常年法律顾问:何霞

本网站是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媒体、公司、企业或个人对该部分主张知识产权,请来电或致函告之,本网站将采取适当措施,否则,与之有关的知识产权纠纷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

  • 移动端
  • App下载
  •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