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黑莫尼章 | 灵魂物语

2021-10-12 08:48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黑莫尼章 阅读

黑莫尼章,彝汉混血,狮子座。

黑莫尼章,彝汉混血,狮子座。

1灵,2魂,3肉身
是个神秘的过程
从妈妈身体里开始

肉身手指长一毫米
灵和魂也长一毫米
肉身手指疼痛
灵和魂也疼痛
——题记


1

吴晨骏在诗里描述
车把黑夜撕开一个口子
这一刻,我忘记诗歌
对生活前半部分的描述

感应到一个长半翅的
敲扣诗的肉身
语言裂缝已清晰
如果是我
我会让魂挤出去游荡一会

哪怕迷途
但老吴没有
他要守着稳定的肉身

2020.10.24 仙人洞路

2

昨天,兰戈问我
“敲扣诗的肉身”
“语言裂缝已清晰”
怎么理解

我觉得诗是上帝的孩子
她有灵肉
诗在诗中是肉身
诗逸出文字为灵

灵是诗人号码
先人后人通过号码
和诗人取得联系
(以上三句不是昨天说的)

2020.10.27   仙人洞路

3

前天夜里,忽起大风
两树扶摇直上
冲至天空
我觉得有一个地方
不对劲

根须的土没有往下掉
愣神间
对面大树连根拔起
砸向我
其他人喊快跑
我没动

我知道砸不到我
(我为什么知道)
这个我不正常
这个世界也不正常

有什么在震怒
我的魂回来
想了一天
冒着找死的风险
记录疯魔的一切

2020.10.27 仙人洞路

4

我写第13节时
扭断骨头的响脆
在屋外敲门
光透过水润的窗帘

外面有很多鸟
以前我不知道这些鸟
和我有什么联系
它们不是前夜那只
目光如炬的鸟

不能燃烧
但可以软化去掉我
1=2=3=0
虚空
我听见水响

2020.10.27 仙人洞路

5

昨天一个诗友来访
他问我你会同时写诗吗
两首长诗
我正在写

他很兴奋
我看着他长得和子空
一样的面孔
说你怎么知道

我也在写
夜晚没有点灯
我看不清他的眼晴
我看见一滴泪

从他脸颊流下
当时我谈到爱情和绝望
我怀疑他的后脑
也长着一张我的脸颊

2020.11.29  福蒂酒店

6

老想灵魂
是最近的事情

有一次张猫四马我们仨
躺在一片人工湖草皮上
望星空

四马说你们相信人有超越物质的东西吗
我不信,他说
我说,人有灵魂

我是在张猫之后说的
我记不得她原话。她说的大致意思是
没有灵魂人活着有哪样意思

四马说,证据?
我沉默了。我的眼晴限制我
就像头顶的天空限制大地

当我们谈思维
思维不在大脑里
当我们谈灵魂

灵魂不在身体
它超出自己
不在眼睛的看见里

2020.11.30  仙人洞路

7

今天中午
车子靠近一个暗弯
连续驾车三小时
我有点累

前面的面包车太慢了
我想超车
大脑跳出一条信息:

来车了!
我集中眼晴望去
什么也没有

不超了
相信她。她是谁?
对话间一辆东风车从弯道迎面驶来

2020.11.30   仙人洞路

8

我能清晰感觉
另一个我
躺在明亮里
她和我截然不同
我身轻如燕到过很多地方
她拙笨如泥
哪里也去不了
当我们争吵
她颤抖呼吸窒息
我越来越轻
恐惧向四周扩散
放松
放松
离开恐惧的唯一办法
我和她住回一起

2020.12.2  仙人洞路

9

我在朋友圈里发
最神经的事和最不神经的事
张猫说
那是量子纠缠
我知道
她试图帮助我
用科学解释
所有生活中不正常的事
我清楚
我们同根连枝
我们也有分歧

2020.12.3   仙人洞路

10

饭桌上
朋友们聊天以佐酒
我问你一个问题
马哥说
别人都说诗人大多不正常
我说,对
不正常
你想,一朵花丛中的花
怎么观察其他花
它唯有站在最边上
才能看清里面的花
和外面的无花

2020.12.3  仙人洞路

11

我又能感受到钢管落地,汽车过路,咳嗽,人和人讲话
那些嘈杂,零乱,没有秩序的物质
我把这些物质传递给你
大病后
我们都要醒着

2021.1.27  河东南路

12

赶集时后背被人碰一下
我回头
是一个戴盘盘帽的老妇人
她神秘一笑
说你的羽绒服看起来很热呼
我想摸摸
阿美说,不要让陌生女人摸你
她们会下五海
什么五海(我问)
就是把花蛇,蚂蚱,石头,铁丝
放进你肚子里
以前四川婆娘放
人家来找我,我改了
还骂过四川婆娘好几次
我想起阿美的话
对面前的老女人说,你不要碰我
看看就可以了,好吗
看看就行了

2021.1.10 河东南路

13

那天晚上
我们玩得很开心
南天竺涂着樱桃红
巧笑,露白齿
我蹲下,你爬着
我们又合拢在仰躺的身体上
把对面姑娘
拍出西域女子的妖美

2021.1.27  河东南路

14

最近在梦里遇到的风
都很大
还有雷电炸响
桌子,垃圾筒,柜子
被扯走
顺风走的人掀翻在地
他说,快转身
我没回答
风很大
我转身
会摔得更惨

2021.1.28 河东南路

15

昨天去看阿美
四川婆娘也在。我说,娘(一声,意为姨),我有问题要问你们
我认不得花树是哪样
四川婆娘说,花树,每个人都有一棵
阿美抬起国字脸说,早上来找我的那家人
她说近段时间七上八下的
心不安宁。你不知道,她儿子的花树枯死了
她家堂屋地上铺着一大块黑布
天上贴出公告,已给她儿子判刑
我插嘴,还能改么?
阿美说,幸好她家来得及时,已经改了
(我心里想,花树到底是什么树)

2021.2.4  仙人洞路

16

吴红梅有一段时间经常去看阿美
一起聊天,谈到灵魂
说来也奇怪,这次四川婆娘又在
她说,你做梦,发呆,心慌毛燥时
就是魂不在身了
我说,魂不在身,人会难受么
四川婆娘说,不好在(不舒服),会忘记很多事
你瞧这两天我扯布卖,收钱时
算不出帐,算到一半老忘记
我喊我男人,你来算一下
自己赶紧静心,念咒
我说,娘,有一段时间我老感觉火烧火燎
后背有股无名火看什么都想发火
是不是魂不在身了
四川婆娘没说话。我说,不过现在没这种感觉
是不是我的魂又回来了

2021.2.4  仙人洞路

17

我又想起初见阿美时
叫魂的场景
阿美用生鸡蛋在人前胸后背
衣服上滚过
然后坐在吴红梅对面
唱一首很好听的歌
用这首歌叫魂

我看见很多吴红梅
有的钻出草丛
有的钻出石桥
有的钻出河水
有的钻出森林
有的钻出泥土
有的钻出树杆
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回来

头上有茅草的
脚上有泥巴的
嘴上有牛屎的
袖上有马尿的
指上有碳灰的
贴到吴红梅身上
每贴一次
吴红梅就轻颤一次

后背有火焰升起
暖暖的
吴红梅发现自己变了
眼睛亮
嗅觉灵敏
大脑从未这样清醒和干净

2021.2.7仙人洞路

18

果子从树上掉下来
击中我脑袋
又一粒
掉在我脑袋上
绿色果壳从中间
分成两瓣
我的灵魂也曾经碎开过
掉下来
一分为二

2021.3.24 河东南路

19

一个不能直面自己的人
灵魂是长不拢的
白莫尼章说
灵魂在修复之前要关照自己
怎么关照
我问
安静下来
空气是镜子,呼吸是镜子,和你说话的人是镜子
你手上笔口中水眼中物耳中声
都是镜子
它们折射你的感觉声音气息
你清晰地听见自己所想所受所爱所失所悲所喜
一朵蓝花
顺应气流,飘荡和反抗

2021.3.24 河东南路

20

我说我过不去
他问
为什么过不去
那里有一道坎,不深不浅
刚好阻挡了我
就像这几日的感冒
没有做哪样
它只是让我头晕眼花失去味觉嗅觉
看见的世界还是原来的
味道不是原来的

2021.3.24 河东南路

21

有段时间,我喜欢静静地站在空气里
看着自己被一条大河亲吻拥抱漫过
河流带走我的发饰,衣服,鞋带
悄无声息
甚至你都没感觉
你能感受这河吗,白莫尼章说
我以前是看不见的
我只看见阳光在大地上移动离开
我认为这是时间
没错,这确实是时间,白莫尼章说
现在我看见时间底部还有另一条时间
我说,她柔软未知又霸道
万物在她怀里睡熟如婴儿

2021.3.31 河东南路

22

小亮说终于明白了,灵魂物语就是讲故事
在写出第20节的时候
黑莫不章说,你为什么写得这么混乱
时而口语时而抒情
时而向内时而向外
时而做观众时而是演员
你要表达什么
对啊,我要表达什么

2021.4.14 河东南路

23

谷雨,没有雨
青靛洗过的空气里,第一缕光落在叶柄上
我经过恍惚的自己
白莫尼章说,你气息紊乱很久了
你不知道吗,黑莫尼章
谁能看见自己的后背
你也如是,白莫尼章
我说

2021.4.20 河东南路

24

反复醒来
风里的蓝花楹,一棵摇动手指
一棵摇动蓝乳房
她从什么时候变得笨重
性器官露在高处
招蜂惹蝶
我们前世是同一个物种吗?
为什么我能同时感觉她的情绪
我的(虚妄)
阿美说,世间生灵有数世轮回
动物,植物,人,鬼,神
他们在另一个地方完成转换
另一个地方在哪里?
白莫尼章问
不晓得
我只晓得醒着有一种欢喜
春末的欢喜

2021.4.27 河东南路

25

三天前我炸洋芋丝
与锅铲下半身接触
烫伤右手
手掌落下一个吻痕
我关卫生间的门
夹到左脑袋
经过衣柜
碰伤左脚
放水杯
磕到左手指
晚上老张醉酒
躺沙发上
他翻身坐起又躺下
动作怪异
后来回卧室
老张悄悄附耳跟我说
有鬼
我看见一根男鬼
坐在你身边

2021.4.29 河东南路

26

吴红梅一个人在溪边走路
2021年5月3日9点10分
空荡荡的感觉又来了

她感觉身后有人跟着
吴红梅知道自己不该好奇
但她还是控制不住
向后看
什么也没有

你以为你开天眼了吗
一个声音冒出来
吴红梅没回答。从童年开始
她就和这个声音共生
受到多次嘲笑

你完了,我说
人身后有三盏灯
头顶一盏肩头各两盏
你明知回头一次
就会灭一盏

吴红啊,让我猜猜
哪盏灭了?哈哈
(黑黑她)

2021.5.8 河东南路

27

吴红梅保持冷静
竖直耳朵

每当这种危险来临
六识异常清晰。我们经常
合拢和分裂于这一共生点
一些丝线
从吴红梅身体发出
穿过雨水空气落叶树杆
感触不明物体的颤动
和叹息

黑暗开启墓门和故事
吴红梅感觉自己
又回到童年
看见倒挂背篓里的死娃娃

2021.5.8 河东南路

28

云虎兄说房子是一座坟墓
他又怕很多人不喜欢
改说成宇宙
因为支撑房子的木柱和墙
有一种平衡抓力
和宇宙构造力相似
可能吧,黑莫不章说

坟墓有平衡力么。我问
不晓得有木有
白莫尼章说
但我知道,坟墓是肉身轮回之所
肉身和房子都是魂器

那么灵魂呢。黑莫不章问

灵魂不是物
也许它靠近质
有轻微的量。白莫尼章说

2021.5.9 河东南路

29

阳光爬在食物上
吴红梅注视回忆中的白莫尼章
蓝黄紫红白脸
一张叠着一张
被风吹动

风不是外界的
脸颊也不是
(悬浮颗粒和星星不住在夜晚)
事物失去自己后
是什么样子?
癫狂,歇斯底里,争吵
在早晨都没有发生

吴红梅握住刀子的手用力
食物即将有伤口
那是阳光进来的地方
灵魂不住在这儿
它还在更深的地方

那个地方没有阳光。只有月光
豹子,蝴蝶,大马
还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迷雾
你不知道
因为我不愿意把它们译出来
白莫尼章说

2021.5.17 河东南路

30

无边大象刷刷下
大象无边刷刷下
这些大象无色无味无痕
在森林里奔跑
她们变得狂暴和难以训服

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六月布满怅惘
黑莫尼章眼睁睁
看吉克妹妹晾晒的布匹
悬空
大股紫靛顺粗麻流淌

大象啃食叶子草坪
之后像马儿一般被牵走
从哪儿来往哪儿去
这无边的无边
谁在做工
你能感受他叹息和摇头
黑莫尼章颤动着
感觉有什么流失了
在一匹新布上
这匹布还来不及绣上灵魂

2021.6.29  河东南路


创作谈

子俊兄让我写扯一点的创作谈。这个说法是我喜欢的。大凡人世间正经的严肃的认真的美好的可爱的,都植根于不正经松散邪恶丑陋讨厌的另一极。强词夺理。好吧。

写灵魂物语是无意识的,写前三节后,我才开始察觉,我需要写成一个系列,也就是长诗,才能够试着把生活与心灵撞击的投影写清楚,当然也可能永远写不清楚。

这其实是一个翻译第六感并形成语言的过程。语言,未译出前是暗物质,译出来后才是世界,这个世界包括高山、大地,水下弯曲的冰川,皮肤,太阳月亮,活跃的心脏。

生活敞开多少,就有多少未知。神秘永在。

肉身消失后,灵魂会死亡吗。你问。

微观上说,人身体里的细胞从出生就从未停止过代谢,生物的死亡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新生与死亡并存。我没有像次维塔耶娃一样,很小就有死亡先验意识,我的死亡意识是在成年后才清晰的,但我经历别人的死亡,从童年就开始了,张老师一岁不满去世的儿子,车祸丧生的陶亚,肺癌晚期外公,我自己也发生过车祸,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没有受伤,每一次死亡经历都是独特的,他们构成现在的我。这些说法等同废话。

这不是真正的死亡。除非,我经历过自己的死亡,如我死了,就都明白了,明白了又不能回来讲。悖论。好吧。

毕摩和萨满,肩负沟通神鬼人三界的任务。他们由梦和灵魂出壳获得未知信息。更多时候,信息可能是图像和物像,没有语言,需要翻译和参悟。

谬论。你说对了。

“一棵树的凉荫比真理的知识更有价值,因为一棵树的凉荫在持续中是真实的,而真理的知识即使在它最正确时也是虚假的……我们生来不知如何谈话,我们死去不知如何表达自己。我们的生命在一个不会说话的沉默者和一个不被理解的沉默者之间度过它的全程,而在它周围萦绕着一种徒然无益不可理解的命运,像一只蜜蜂飞舞在没有花朵的地方。”(摘自佩索阿文集《在爱比克泰德的花园里》)。(老佩啊,你悲观了一些)

2021.4.4 于河东南路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