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蒋雪峰的藏地诗 | 有神相伴的人爱笑

2021-09-13 09:29 来源:南方艺术 作者:蒋雪峰 阅读

蒋雪峰

蒋雪峰,生于四川江油,著有诗集《琴房》《那么多黄金 梦和老虎》《锦书》《从此以后》,散文随笔集《李白故里》《如沙》。曾获四川文学奖、《新世纪诗典》第七届NPC李白诗歌奖特别奖、中国诗歌排行榜双年度短诗奖、“磨铁诗歌奖2018年中国十佳诗人”等奖项。作品被译为英,韩,德三种文字。写诗,喝酒,痛风,手机摄影,偶尔抬头望天。现居江油。


都被自己看见
——听藏族诗人贺中唱歌

一座山跟在一座山后面
缓慢的在旷野里夜行
从云缝里漏出的天光
照亮了石头  石头停住了悲怆
不再向前滚动

风吹草低啊 所有的脸庞都是黑的
回头无岸啊 再往前走是否就是桑田
磨破膝盖的牛羊一边走一边在流泪
白云总是及时的从伤口里升起

这个世界把我们挤成一道闪电
消失前 该照亮的不该照亮的
都被自己看见

2019.4.15


在安多  听见十万头羊吃草

你见过成千上万的羊
你见过十万头以上的羊
一齐吃草
发出的咀嚼声吗?

2000年 在西藏安多
埋头苦干的羊群
牙齿扯断草茎的
断裂声在嘴里的咀嚼声
汹涌澎湃的声浪
在雪山下旡休无止
让我这个四川人
毛骨悚然

穹顶之下
天空像一个
灌满了蓝色胃液的胃

除了白云
骑马的牧人
坐在越野车的我们
玛尼石  风马旗
包括掠过头顶的鹰

那一刻 我相信
都正在被浸泡  被咀嚼
被无声无息的消化之中


白马

我从哀牢山背后
抽出一匹马
每根毛都是白的
雪染白的
我要去接你

马失前蹄
我骨折
折骨为箫
白茫茫一片
我走不动了

马眼里我在吹箫
一滴泪怎么也吹不干

2018.9.9


有神相伴的人爱笑

地平线是孤形的
地球是圆的
我相信了

在索南达杰自然保护站
我给一个队员取了一支烟
他独自留守
道别时
我看见了他眼晴里
对同类的留恋
这是青藏高原压榨出的孤独
我把剩下的烟都给了他

三块石头支口锅
朝圣的一家人
在路边熬酥油茶
雪下得那么大
他们都还在笑

在羊八井一抬头
我的天啊
好像来到葡萄园
星星又大又亮
伸手可触

大昭寺的喇嘛
对蜂涌的游客解说
“现在的人太聪明
连拜佛的酥油
也有假的了”
门口广场石板
被嗑长头的信众
嗑出了等身凹槽

布达拉宫
和一个喇嘛合影
他笑嘻嘻的放下
正啃着的鸭梨
是否有神相伴的人
总是爱笑

红宫顶上平台
那个外宾
翘着二郎腿
咪着眼晒太阳
仿佛在他的
祖国

2018.9.11


到拉萨途中

翻过一座雪山
天空变成染缸
把白云
一朵不剩
染成玫瑰红
牛啊羊啊
埋头在河边吃草
河水和红云
凝固在一起了
一动也不动

一个藏族人
単枪匹马
守着这幅画
云缝中一束光
打在他身上

我们忘了说话
在车上遥望着
这个被神
派来的人

2018.9.16


黑牦牛

低着头
认了这挨刀的命

冰雪啊 草啊 日月啊
喀嚓喀嚓嚼吧
这些黑哑巴
把该咽的
不该咽的
都咽下去

皮可寝  肉可食
毛可纺衣服织帐篷
奶可打酥油
角可做号
使劲一吹
雪山就响了

2018.9.13


有一匹马

我始终相信
不管是在西藏  在青海 在内蒙 还是在新疆
有一匹马
在等着我
100年过去也要等
不然它的草就白吃了
冰雪就白卧了
它也不叫马了

2018.9.6


藏北草原  把一万头牦牛
熬成卓玛嘴角小小的美人

朝圣者  自己把自己熬成长明灯
黄金在天上舞蹈
被天空熬成太阳
无量的白云啊
把天堂一遍又一遍擦亮

冈仁波齐 把时间熬成
环绕的群峰

旷野 熬干了我和羊群的血肉
骨头被熬成盐
此生 被熬成了无边

2018.9.6


我一直想看见一条河

没有名字  只是一条河
也没有声音
泥沙俱下后清澈见疷
在星辰下一去不回

但它保持着第一天的速度
仿佛在等我翻过
无数个自己后  赶上来
一眼就看见它—— 
啊  原来它在这里

我站在岸边
没有喝一口水
看见被淹死的一切
都浮出水面看着我
我看见它们湿漉漉的
一二三  四五
全部都在

我甚至怀疑
人类咽下去的血泪
都在这里汇聚
我血液里的千军万马
都跳进了这条河里
冷暖自知  从不咆哮
大地躺在地球上
它躺在大地的怀里

我一直想看见一条河
发源于我却奔流无止境
我是它的父亲
也是它的母亲

2020.1.15


珠穆朗玛

凌驾于众山之上
除了天空 还有谁能把它超越
除了灵魂 还有什么能在这里安息
它经过的全部是冬天
只有刺骨的凛冽 遗忘 尖锐
配得上那插入云霄的高贵

夕阳缓慢地沉入深渊
用最后的黄金 把它打造为一座金字塔
月亮吉祥 这颗吉祥痣镶嵌在它的额头
岗蓝色的天幕下
格桑和雪莲的颂歌撕云裂帛

它始终是一个静修者
在乱云中披着素洁的白袍 沉思 冥想
超度着轮回或者万劫不复的苍生

它高处不胜寒的孤独 从不融化
从不降低玉石般的圣洁
就像真理 在万马齐喑中闪光
就像明镜 高悬于瑕疵遍地的祖国

珠穆朗玛 一万座雪山成为信徒
珠穆朗玛 一万朵白云铺成哈达
一万条江河奔流到海 仍然唱着你的名字
珠穆朗玛 珠穆朗玛


拉萨河

只有我记得那个黄昏
拉萨河 用风平浪静的碎金
倒影着一对异国恋人
他们偶尔亲吻 相视而笑
看一眼远处的布达拉宫

只有我记得那个黄昏的遥远
记得他们和旁边的柳树
让我感到了另一个世界
在拉萨河 那悄无声息的降临


拉萨

那是神居住的地方
房子建在世界层脊上
人活着时是神的仆人
死了和神在一起
有的活着活着
就变成神了
他摸过的石头
都会飞起来

2000年深夜
我坐着军车来到拉萨
布达拉宫通体透明
扑面而来
我大气也不敢出
直到下车看见火锅店
和墙上的治性病小广告
心里才感到
踏实多了

2020.7.24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扫描二维码欢迎打赏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