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蒋雪峰2020年自选47首(附汪贵沿评论)

2021-01-21 08:5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蒋雪峰 阅读

蒋雪峰

2020年是不堪回首的一年。它对人类生活与命运将产生怎样天翻地覆的影响,现在还无法做出完整的评判。一切都还在发生,苦难还没有看到尽头。

2020年写了将近280首诗,从里面选了47首。自己选自己的诗,能够代表一年的创作质量的作品,不容易选准。有道是旁观者清。用旁观的眼光选,自己又难以做到。就是这些吧。

无锡的汪贵沿先生是我未谋面的诗友,他对我2020年的诗歌作了细致深入的盘点,可谓惺惺惜惺惺。在此一并发出,以示感谢,并祝他生意兴隆!祝朋友们2021年吉祥安康!

写下就是一切。活着、写着、承受、祈祷!(蒋雪峰)

三万头羊

新闻报道
蒙古给中国捐了三万头羊
从网络上视频里看  浩浩荡荡
一条白色的河流
流向二连浩特口岸
不久又被辟谣
这个视频是假的
我脑海里立马弹出
一个画面:
这条白色的河流
后队变前队  浩浩荡荡
又重新流回去了

吹哨的人

有人在雪地上写下了您的名字
雪化了  您也会被我们忘了
您在天上吹哨
看着关门闭户的大地
我们这些被惊醒的人
捂着发痛的胸口
在泪水里翻了个身
又重新睡了过去

2020.2.7

立春

只有疑似为零
确诊为零
死亡为零
只有把冠状病毒
踩在脚下
踩进地狱
永世不得翻身
这个春天才能够
战战兢兢
立起来

2020.2.4

来生 第一天相见

此世 人海茫茫 不走阳关道
此世 离经悖逆 走了另一条路
此世 风雪作袄 我们见面作揖
消融无息
此世 红梅开在心底
枯技一生 被尘世火化
所爱皆成焦土
此时 要说的太多
时间不够

这一路的奔袭 被冰封
这一路的终老 五雷轰
玉石焚 血泪洒在江河
这一路 沿途的花
该开的还没开

此世所剩无几  此世皆旷野
此世浪费到尽头
就是来生

我一直想看见一条河

没有名字  只是一条河
也没有声音
泥沙俱下后 清澈见疷
在星辰下一去不回

但它保持着第一天的速度
仿佛在等我翻过
无数个自己后  赶上来
一眼就看见它—— 
啊  原来它在这里

我站在岸边
没有喝一口水
看见被淹死的一切
都浮出水面 看着我
我看见它们湿漉漉的
一 二 三  四 五
全部都在

我甚至怀疑
人类咽下去的血泪
都在这里汇聚
我血液里的千军万马
都跳进了这条河里
冷暖自知  从不咆哮
大地躺在地球上
它躺在大地的怀里

我一直想看见一条河
发源于我 却奔流无止境
我是它的父亲
也是它的母亲

2020.1.15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陶渊明

失意时大难临头时
看见好山好水
就打算挨着  修几间房子 
住下来 如果附近有寺庙
三天两头  去找主持
谈佛论道  让山下的事情
在心里死得更干净一些
清明前 在古树上
摘些新芽  烘焙成茶
着着对面山上的云
一喝就是一天
老死不和尘世往来

这都是不可能的
绝大多数人  和我一样
憋屈久了  到山上出口恶气
采一些野花和野菜
吼几嗓子后 开始嫌山上冷
天黑之前  都会赶回山下的家
把陶渊明留在山上
继续看护  漫山遍野的寂寞
从古至今的悲伤

2020.4.7

山上

一群黄牛被赶着上山
在山腰时和我们交错
它们在山上吃草过夜长膘
挂在脖子上的铃铛
响得很沉重

它们的骨肉会在山下
化成我们的骨肉
我们的骨肉会化成灰
被埋上山 
埋在它们吃草的地方

人一世  牛一世  草木一秋
山哑口无言
风一丝不挂

2020.4.8

不可思议

他才二十多岁 独自从意大利
来到中国四川平武
一个叫土城的偏远山区
传教  是清朝还是民国
我记不清楚了
我在想他是怎么来的?
坐船 坐飞机  骑马 走路
还是坐轿子?父母就真的放心吗?
他有女朋友吗?
一个意大利人 怎么同当地山民交流?
把福音 撒播在种鸦片 虎豹咆哮的僻壤
他想家吗?
2006年冬天  我到平武古城
看见场头上一座 木结构的教堂
教民用当地土音祷告:
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
背兜锄头化肥种子口袋放在门外
旁边有一块菜地
菜地旁边是一个很小的坟墓
坟头都快没有了
里面埋着这个意大利传教士
他没有回家
从这里去见了上帝

2020.5.17

这个下午突然想起槐花

想起一串串白花瓣
打开后 有小小的蕊
用童年的牙齿  咬下花茎
唇齿间的清香 至今未散
绕开树干上的刺
继续往上爬
就能看见月亮
你发了一会呆
怀里抱着折下的槐花
小心翼翼回到地上
生怕抛洒了怀里
细碎的月光

2020.5.19

后山

后山有断碑 碑上有字 字迹模糊
它断成两截 铭文所记的人事
身首异处 躺在地上 一翻身
又趴成溪流上的小桥
我们踩过去  野花开得正好

至于老得驼背的麻柳树
如果没有苔藓包裹
骨头早就露出来了
树洞里麻雀的窝
也会露出来

两枚鸟蛋 卧在窝里
就像我们的誓言
无法见光  无法破壳

杂花野树 私搭乱建的小庙
种蔬菜的地头 立着坟
肉身到头  不过一捧泥
灵魂在葱葱蒜苗上结成霜
鸡犬相闻
烟火不断

此地甚好  可以安心
可以埋骨  白云独来独往
如果第一天就遇见
我们还能生养 会有一个孩子
如今泪分两行
人已陌路  喊疼的诗
在后山一瘸一拐
找不到家门

在后山 红土如血
漫向天边 和天空接壤
梨花吐雪
雪地上我们的脚印
深一脚 浅一脚

现在只有我的脚印

2020.5.22改

骨笛

“钢板钢钉都取出来了
有一颗钢钉滑脱
我们也取出来了”
李医生举着X光片
指给我看手术后的左腿
13颗钢钉取出后
胫骨上留下了一排
均匀的小孔
恍若一支
刚刚打磨完的骨笛

2020.5.12

卡住了

有一个词在梦里被卡住了
它是一首诗的酵母
我醒的时候
看见它还卡在
梦的喉咙里
如果是个恶梦
它早就被吐出来了

2020.5.5

胡茬一根也没有长出来

在这本城最大也是唯一的公墓里
在这万人之墓园
墓碑上父亲的遗像
不管刮风下雨
不管我们什么时候去
什么时候离开
他都微笑着
下巴上的胡茬
刮得干干净净
三年了
一根也没有
长出来

2020.5.27

六指果满

他出家的福田寺
在他晚年时  变成了学校
我在里面呱呱呱坠地
读书到小学三年级
学会了识字  加减法 
给了我全部的善

我能够说话时  就认识他
整个福田坝
都知道他的法号  叫果满
放学后  我们都喜欢去摸他
右手的第六根指头
如看外星人

从宋朝开始
主持的灵骨塔  挨在一起
斑竹林茂密  白鹤飞过了几个朝代
在斑竹林安家
桂花树 一直在香

我出生前
塔林已被平成了稻田
桂花树还在 我曾爬到末稍
后来被砍了  砍树的书记
面无愧色 继续长寿
僧人们喝水的井  我也喝过
填井的人  不知道是谁
但肯定不是果满

民国时出家的小沙弥
用六根指头给佛上香添油
被轰出门还家
无家可还
重新回到福田寺时
福田寺已经成了福田小学
他做了校工
不敲木鱼
用右手的六根指头
敲上下课的钟

钟是一截铁轨
修宝成铁路时
不知被谁顺手牵羊
铁路在福田坝尽头
果满抱着我看过火车
我帮他在庙门口
剥花生  边剥边吃

这个六根指头的人
六根清净否 只有他自已知道
这个枯瘦如一根香的人
死去的那年  存在阁楼上的
黄豆  麦子 花生 大米
让全村的人
吃了一顿饱饭

2020.5.31

拉萨

那是神居住的地方
房子修在世界层脊上
人活着时是神的仆人
死了和神在一起
有的活着活着
就变成神了
他摸过的石头
都会飞起来

2000年深夜
我坐着军车来到拉萨
布达拉宫通体透明
扑面而来
我大气也不敢出
直到下车看见火锅店
和墙上的性病小广告
心里才感到
踏实多了

2020.7.24

寒假作业

小女孩
在殡仪馆骨灰盒室
做寒假作业
妈妈是管理骨灰盒的
今天她把数学做完了
妈妈也发放了五个骨灰盒
室外飘起了雪花
再过一会
妈妈就下班了
她站在门口
雪花落在红领巾上
好像几片
偎依着取暖的骨灰

2020.7.13

仰望星空

特别要注意的是流星
别砸了贷款刚修的房子
也别砸到脚背
就是砸到花花草草
也是挺烦人的

大多数时间
星空乱成一锅粥
人们在地上疲于奔命
头也不抬
偶尔把头抬起来
不是想帮星星拉架
而是在流鼻血

2020.7.24

白云

记得初中那会儿
在别人家寄读
我常常到蒋家巷子外面
一条小溪里用皂角洗衣服
这股清亮的流水
四季都在灌溉菜地
青菜萝卜莲花白
没有施农药
都有虫啃出的一个个小洞
菜地边有个豆腐房
到了夏天
豆腐房顶上有一朵白云
一直到我把衣服洗完
开始在石缝里抓螃蟹
那朵云都还没走

2020.7.17

土路

正午 堰沟边的土路
被晒得发烫
蚂蚁停止了搬家
从村子里赤脚跑出来几个
不睡午觉的孩子
“扑通”“扑通”跳进堰沟
把青栂树下躲荫凉的两只麻鸭
吓了一跳
他们嘻嘻哈哈爬上来跳下去
爬上来跳下去
晒得跟泥鳅一样
堰沟边的土路被踩得湿漉漉地
很快就不烫脚了
两只麻鸭在下游随波逐流
和他们保持着距离

2020.7.17

“別相信他们的千年文明”

菜市场跪着一排人
脑袋即将搬家
围墙外人山人海
比过节还闹热
昨天还在鸡飞狗跳的
菜市场
成了刑场
卖起了门票
花上三文钱
可以进去看杀头

马神甫花了三文钱
马神甫就进去了

刽子手是个屠夫
行刑杀人只是兼职
砍下二个脑袋
能挣一个铜板
是杀一头牛的价钱

菜市场血流成河
十几个脑袋泡在血泊里
马神甫印象最深的是:
那些后搬家的脑袋
总是扭头看前面的同类
把自己当观众
津津有味
有的还露出讥笑
没人大哭大叫
秩序好得就像
他们在领自已的工钱

马神甫和刽子手
讨价还价
买下了他的屠刀
那把刀就挂在书房墙上
一直没取下来
马神甫用它提醒自已:
别相信他们的千年文明

2020.8.28

恒星从茶杯里一掠而过

恒星从茶杯里一掠而过
它的影子
止住了沸水

我的指纹留在茶杯上
开始是热的

后来
有人把杯子洗得干干净净
有人一失手
摔得粉身碎骨

天地间突然有了响动:
啪嚓

安静了


2020.8.29

采诗官

从死去的春天里采蜜
从消融的群峰里采雪
从野花野草里采礼
从官仓里找鼠

他骑在时间这匹马上
渡过冰河
刚上岸
马蹄又被风花雪月掩埋

他用一只桃子
换了一只李子
用七月流火
给下地的人授了一件寒衣

他是一只蜜蜂
吐出蜜

多年前 观陈冀兄弟作画

他画了一枝梅花
又画了一个古人
站在傍边
涶沫乱飞
不是赋诗
是在骂梅花

古人的涶沫
打湿了一张纸
梅花不还嘴
他一脸坏笑

找太阳借个火
找月亮借光
找长城借砖的时候
孟姜女哭了

等我把沉渔落雁捞起来
四大美女都跑光了
她们美得一干二净
连一根丝线都没留下

借不到胭脂盒
我急出了一颗朱沙痣
挂在东施脸上

借了一片苇叶
替我渡江
借了一段最危险的蜀道
当盘缠
好去私奔

牧丹是在洛阳拣的
靠着这点凝香
走完了八千里路云和月
手上都还有余香

我借古讽今
终于惹火了今天
把明天也惹火了
他们一人一脚
想把我踢回古代

古代关机了
直到现在
都没信号

2020.9.9

教师

星星教我数数
黑夜告诉我有鬼
在福田寺
每一个教室
都住过神仙
看我上唯物主义的课
现在还在把我当作业修改
避免我活成了正确答案

青蛙教我跳水
麻雀教我上树
猫狗教我与人为善
蛇教我害怕
我骑自行车从河堤上摔下来
差点敲开天国的门
从此相信
这个世界很小

台上的人教我撒谎
同类教我自相残杀不呼救
爱情教我爱干净写诗
朋友教我喝酒
把恩怨吐出来又咽下去
绝大多数人把每一天
教成瓜娃子
精打细算
把自己一生
变成一张残疾证

以上都是我的老师
我祝他们它们
教师节快乐

2020.9.10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