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李永才短诗十五首

2014-11-17 10:1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永才 阅读

李永才

  李永才,1966年出生于重庆市涪陵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星星》诗刊理事会理事。北京大学公共管理硕士。成都市高新工商局党组书记、局长。作品散见于《星星》《绿风》《山东文学》《四川文学》《边疆文学》《青年作家》《中国诗歌》《天津诗人》《文化月刊》《芙蓉锦江》《中外文艺》《中国文学》《文艺报》《四川日报》等上百种刊物,作品在全国诗歌大赛中获得“大运河杯”特等奖,第四届“曦之杯“一等奖,”“天佑德杯”优秀奖等多种奖项,并入选《中国2013年度诗歌精选》《新世纪诗选》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故乡的方向》《城市器物》《空白的色彩》。

  脚印
  
  几只木船,被江风越吹越冷
  在岸边,冻僵的红薯
  像水鸟一样颤抖
  乡亲们用一生的热情
  期待一粒米,浪花一样涌来
  这些来自乌江以北的稻香
  仿佛一场幸福的小雨
  温暖了整个冬天
  
  寒风是凄厉的,我只看见
  一种迎风的疼痛
  在那些白色的,紫色的
  沉默已久的薯类中
  像沙粒一样,肆意蔓延
  而远离稻场,幸福的谷粒
  是多么的芬芳
  
  对于沙滩,这样的告别
  一粒米与一只红薯的命运
  不过是一深一浅
  两只苦难的脚印而已
  
  箢篼
  
  那是1972年的江风
  吹过一片,废弃的稻场
  把一个少年,吹得蓝衫破败
  在母亲的身后 如枯瘦的葵花
  朝着阳光,摇头晃脑
  
  发亮的江水,从身后退去
  扑腾的水鸭子
  如母亲的脚步 局促,透明
  把水中的鱼虾惊上岸来
  在母亲的肩头上跳跃
  
  为了一个,母亲和队长的约定
  我们来了,在麻柳咀
  在公社的院墙外 母亲放下了
  肩头上跳跃的箢篼
  但始终放不下 父亲昼夜编织的
  我上学的梦
  
  队长说“你的箢篼来迟了
  别的已先到”
  母亲说“如果你像女人一样
  蹲下来撒一次尿
  我让这些箢篼,爬回去”
  
  那些沉默的竹器
  躲在角落,念着空心的竹子
  这时,老队长的脸
  被晚霞涂上红色
  像母亲的苦笑 无奈地洒在
  一朵干枯的葵花上
  
  守夜人
  
  只剩下你一人
  守着这个夜晚的黑
  像守着一件牧师的道袍
  当灯光老去 孤独
  越过栅栏 散失在风中
  而你的影子 像一只流浪的白狐
  游进月光 灰色的角落
  比楼房还从容
  
  你注定要与这样的夜晚
  一起沉浮 要么干脆吞下
  那个骄傲的广场
  像战士一样 四面突围
  巷子比广场更黑
  只剩下一级虚妄的台阶
  走廊比屋檐更黑
  只剩下一架寂寞的梯子
  
  不动声色的是风
  叮当作响的是门
  越过午夜 那道惊艳的门槛
  总有一些素不相识的树叶
  在暗中打听 他人的秘密
  
  或许 你还没有发现
  生活是另一个不可告人的暗夜
  在这里 除了你的爱人
  和猫的眼睛
  再没有多少亮色
  
  野蔷薇
  
  有时候 一朵蔷薇盛开在野外
  比花园的玫瑰更让人动心
  那是因为 从你的衣袂
  升起的月光 像一片
  打湿墙头的落红
  无风香已乱 让我在梦里
  醉了一场又一场
  
  当秋天的花园 有一夜小雨相随
  我们对坐生活的影子
  谈论空气,蝴蝶或一些小道消息
  比如怎样培养植物的礼仪
  这与爱情无关 或许只是一个由头
  
  也可能是一方击石的老鹰
  扑向母狐的诱惑 不同于一场游戏
  至于动物一样的精神与快乐
  我们都必须承受
  从这个意义上讲 时间和好恶
  都不再是分歧
  
  我不止一次,闭上眼睛
  想象你。锦瑟年华闪亮在枝头
  差不多与蔷薇的情绪有关
  这足以让我的内心
  像湖水一样璀璨
  
  我知道,中年的落叶
  是秋风踩碎的道路
  经不住一场小雨 表面的蜿蜒
  就像故乡的夕阳 一转身就是天涯
  
  那就是说 散落郊外的情色
  你可以任意涂鸦
  而我,只能在辽远中 打一声亮哨
  却无法让昨天的花事 重头再来
  
  不管是浪子,还是佳人
  马入深山,庭前一把红芳
  就像坐上爱人的天梯
  是一次不期而遇的美好
  而结局或许是一小块现实
  可以热热闹闹 格调下去
  但爱人仍在远方
  
  水鸟,穿透浑浊的流水
  
  我突然闻到一点朽鱼的气味
  从某张破网中漏出
  这是流动的府河,有人见利忘义
  
  阳光穿透尘雾,像一条狗舌
  在舔,对面的楼房
  还是一张脏乎乎的脸
  
  站在微风的暗处,我怀抱自己
  看着这一切
  高大的建筑,像一片无头的丛林
  缓缓向我接近
  
  我不得不把头埋在纸中
  变成一只纸鸢
  也许是时候了,掠过草尖
  像一只水鸟,穿透浑浊的流水
  
  桃花雨
  
  在这个蓬勃而盛大的节日
  孤独像一张纸,请允许我
  把它指认为一朵杏花
  酒家门前 除了寂静的风
  忧伤的小雨 随花瓣一起坠落
  
  与去年一样,我仍用目光
  深情地抚摸
  一地冰凉的雨水
  请不要对我说,春天
  就是桃红柳绿
  也不要说杂花生树
  那一坡草色,被几声犬吠惊醒
  阳光,显得多么不真实
  
  而我沉湎于一场桃花雨
  回味少年时的爱情
  只看见,行走三月的人
  像明灭的闪电
  他们的脚步,宁静
  如零碎的花朵
  
  火车,静静的坐着
  
  像此刻的你,一列火车
  就那样坐着
  坐在城市的记忆里,很久了
  
  一只蝴蝶,绕过一列火车
  潜入你的站台
  就在你,从杯子的边缘
  抬眼的那一刻 刚好与你对坐
  这是来接你,还是送你?
  
  很久了,没有赶去
  说再见的人 也没有了
  一双等待的目光
  这让我伤感 有那么一小会
  
  从窗外挤进来的,面馆 茶铺
  碎片一样的咖啡音乐
  浮动在你的脸上
  清凉的表情,像秋后的微风
  
  而对此,我又说不出什么
  只剩下一点贫弱的勇气
  欣赏你手掌,花边一样的纯净
  好似在阳光的影子里
  温柔地考究 明亮的胸口
  缓缓流动的,玫瑰般的气息
  
  此刻,与你相约的
  不是时空,也不是偶然
  而是不期而遇的,一列火车
  不动声色,从今生路过
  
  沉默的耳朵
  
  雨水之后 索菲亚教堂的耳朵
  洗净了昨夜的喧嚣
  阳光挤进窗户的声音
  一会儿就传过了
  锈蚀已久的十字架
  
  除了马桶的水响 杯子
  击碎空气的声音
  我还听见 民工兄弟
  追赶摩托的吆喝
  这是怎样的一种生活
  
  肯德鸡结出的水果
  像房间一样敞亮
  那些大摇大摆的麻雀
  把蘸着露水的欢呼
  撒在小区 阳台和花园的犄角
  
  只一个时辰的光景
  风修枝叶 雨浇花土
  就把街区的树木
   打扮成了 一个妖娆的女子
  我伸长耳朵 听见了这些声音
  总觉得 还差点牛羊的嗷叫
  
  秋天的云
  
  揭开水墨般的面纱,进入天空
  才知道大地的狭窄
  仅有自由和思想是不够的
  那个秋天,彩云追月
  撞上消失的河流,织女貌若天仙
  我怀抱乳白的棉花,模拟初恋
  
  慌乱,如麋鹿躲避子弹
  不知道 哪里是北方
  一簔预设的秋雨 落在唇线
  你身后的风 犹豫了半天
  如蝴蝶般的云,停在发际
  你的手势,狡猾如狐狸
  拐了个弯 气球就飞了
  
  午后发情的母马,在狮子山
  不知不觉,自在的消失
  而乌云的疼痛,越割越深
  铁路伸向远方,那冰凉的铁
  就是我前世的目光
  秋风,可以把我们吹散
  也可以,让我们重归于好
  
  其实你知道,我是那朵乌云
  早已被秋风打磨,失去了棱角
  散乱 迷茫 飘渺,头枕天空
  有阳光袭击 如潮水般,溃不成军
  腐朽的脚步 踩在潮湿的旷野
  黄叶萧萧,像日渐荒疏的头顶
  那些疲惫的星辰 在鱼的体内
  种植绝望的深井
  
  天空,有时也懒散
  总是被季节敲打
  如上个世纪的猫 醒了又睡
  秋天来了 你挂一朵云帆
  去了海边 大海如冲锋的军队
  在南方 像沙鸥一样尖叫
  所有的一切,比气球空虚
  如鱼虾涌动
  人在暗礁里 蚌病成珠
  
  初始的花园
  
  我主动接近
  那一片深陷泥淖的花朵
  他们像云一样,从我眼前飘过
  他们目光苍白,暗淡
  像被破碎的阳光
  反复翻晒的白鹭一样
  
  你看,那远离幸福的鸟
  跟随几只游戏的彩蝶
  飞过,伤痕累累的杏树
  他们就是那突然间
  从枝头上逝去的花朵
  散落在水边
  
  是什么样的风,吹乱衣衫
  从他们惨淡的梦里
  把天真的花朵,赶进书页
  当那些苦难的孩子
  从千百朵花的梦中醒来
  打开陌生的文字
  
  一个花园丢了,他们会在哪儿呢
  一个面孔丢了,会不会出现
  在一个晴朗的下午
  我相信,分享阳光的手
  也会分享这些苍白的面孔
  
  我听见那些过于成熟的讲述
  有梨花初开的气息
  何其美妙 而我并不知道
  梨花和童年的关系
  
  在这个初生的花园
  那谈笑的孩子,不忧伤
  不嗔怒,也不从容
  
  穿越沧桑
  
  告别故乡时,风声过耳
  叶上细雨,每一朵荻花的凉意
  都是与生俱来的种子
  我把它种在爱人的领土
  风吹白云,像吹散
  一段贫穷的爱情
  我把一个女人的疼痛
  带到光阴之河
  
  杏花飘落,四月越来越远
  我挥霍了一株植物
  绚烂的人生
  从此芦苇凋敝 花开虚无
  我已经看惯了山水的斑驳
  在往事的光辉里,郁郁寡欢
  
  我知道,夜半钟声
  已回不到唐朝的寺院
  我愿以空闲的左手
  抹去你自然而清朗的泪水
  在如此矮小的江湖
  再放牧一朵桃花
  在故乡的路口,结草衔环
  
  黄昏来临,我骑鹿赶往南方
  牵一只小羊,走过午夜的沼泽
  如果这叫沧桑,我乐于接受
  一万朵花落的忧伤
  时光奔波,这些茫然的村落
  在飞鸟的气息里,渐渐地
  像一片黄叶 荒疏而落
  
  雌鸟
  
  雨水像一只旧钟
  敲打玻璃一样的湖面
  这时候 母亲站在庭院
  看花落两朵
  枝头上正在生长的
  是母亲的手掌
  
  一只雌鸟 像母亲一样
  站在掌纹之间
  她的眼里闪动着 两只雏燕
  嗷嗷待哺的影子
  像两片荷叶
  是她衔来的生命
  
  隐约刚刚浮出水面
  第一次领受雨后的阳光
  风就吹乱了枝叶
  也吹乱了民间的秩序
  
  秋日消瘦 南山遥不可及
  像一枚走失的野果
  风中的鸟儿 离开秋天的枝头
  多想寻求 一分钟的归依
  
  地铁站
  
  傍晚 整个城市像一个鸟巢
  突然陷入一种苍凉
  那些潦草的影子 居无定所
  像流云 遍布异乡和天下
  
  这边三只 那边五只 像极了
  枝丫上的麻雀。
  颤栗,依偎
  等待一场小雨 打碎这些影子
  承蒙时光的宽恕 一粒桂花的暗香
  绕过喧哗的地平线
  把卑微留在一片密林
  
  独立于星辰之下
  一列地铁 伸出夜晚的柔指
  解开城市,清冷如水的衣衫
  漂浮在雾气里 那条漫长的巷子
  有一匹老马,沙沙而过
   一天的幸福,或者痛苦
   就这样删除了
  
  钉子户
  
  像几件破旧的衣服 挂在
  城市的屋檐下
  旁边一条河,流着浑浊的眼泪
  透过一层玻璃,可以看见
  那些几千年的交子,仍在流动
  
  一场夜雨之后
  他们的屋顶,跨了一角
  楼上的几扇窗户,像几片
  黄叶 被风吹走
  
  门前一棵古旧的槐树
  腰弯得,像那位走出来的老妇
  想捡一把阳光,取暖
  
  等待
  
  天空越发陈旧了
  阳光一出来,就是个谎言
  说好了等你 在潮水退去的岸边
  种下灿烂的菊花
  以流水为伍 枯坐明月
  
  这年头 风逆着水吹
  我捡拾半生,也捡不回
  你吹走的头巾
  不要把它吹得太远
  吹远了 就不再是秋天
  
  如果你是我爱人
  我希望你再坏点 如一只叫春的猫
  流淌的腥味  让我终日迷恋
  甚至担心 它会檫亮我
  萎靡成花的闲愁
  
  亲爱的人啊,阳光偏冷
  庭院里草木深深
  我早已习惯于 坐看花落的忧伤
  如三月的小雨
  把贫穷的乐器挂在墙角
  喑哑的琴声,把苦难送到山口
  岁月一再枯萎 梅花刚刚开过
  南山只剩下 唯一的兄弟
  被一阵暖风忽略
  
  亲爱的,你会不会再来
  一日三秋 我坐等日月
  等一位赏花的女子
  手拎万千湖水
  一壶小烧,清风激荡
  酒杯已越过冰河
  即将来临的日子 只想在你的掌心
  垦三千亩薄田,栽花养草
  做一个内心宁静的人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