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评论

巴塞尔总监:巴塞尔全球三角格局与亚洲之战

2015-01-20 09:01 来源:雅昌艺术网 阅读

Marc Spiegler

Marc Spiegler

黄雅君

黄雅君

  导言:新近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做出两项决定:首先,自2015年开始将举办时间调整至3月13日到17日。由于艺术盛事日程提前,使得日历刚翻到2015年,就给人一种脚步匆匆逼近的紧迫感。其次,巴塞尔宣布,委任黄雅君担任巴塞尔艺博会亚洲总监,履职自2015年1月起。消息发布一周后,巴塞尔全球总监马克-斯皮革勒(Marc Spiegler Spiegler)便携新上任的亚洲总监黄雅君来华做市场考察。近年来巴塞尔对亚洲和中国市场格外关注,在2014整个一年时间里,Marc Spiegler曾几度访华。这次行程一样铺得很满,白天见媒体,晚上见藏家,第二天还要去拜访画廊,令Marc Spiegler先生和黄雅君女士十分繁忙,此番接受雅昌记者采访便在拨冗后匆忙展开……

  王歌

  香港巴塞尔:新总监履职

  雅昌艺术网:作为巴塞尔全球的总监,您是处于何种考虑让黄雅君女士接任香港巴塞尔的总监?

  Marc Spiegler:作为香港巴塞尔总监的人选,有两点是必须慎重考虑的:首先她必须熟悉整个艺术圈,其次要熟悉香港乃至整个亚洲艺术市场。如果你不熟悉这两个领域,到了工作中再去学习,那将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基于此,我们就放眼全球去找。可以说搜寻了艺术领域中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地区的艺术圈都没有放过,我们最终选择了黄雅君女士。我认为,首先她熟悉巴塞尔博览会需要打交道的所有艺术领域——包括画廊、艺术家、藏家等等。她曾经运营过画廊,知道画廊需求是什么;她也做过策展人,也知道策展人想要什么,艺术家想要什么。她之前就曾与巴塞尔有过合作,作为我们东南亚地区的VIP经理,帮助我们开发东南亚地区的资源,因此和许多国家的藏家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因此,这也让她知道藏家的需求是什么。作为巴塞尔总监,需要去理解与我们打交道的艺术圈内所有环节人群的需求,而不仅仅是单一人群的需求。

  另一方面,还是强调地域性。尽管巴塞尔是老牌博览会,但是在香港毕竟还很年轻,严格说来只有3年,所以还处在市场发展的初级阶段。从市场角度来说,我们招揽画廊来参展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事实上大家都很热情,我们每年收到大量的申请。然而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发展并且抓准亚洲市场的脉搏,知道亚洲想要什么,并且在全球其他地区推广和发展亚洲艺术。黄雅君女士在这方面很有经验,我觉得她是最能胜任此工作的。当然了,巴塞尔博览会本身的世界网络资源就非常丰富和可以利用,但我相信,黄雅君女士能够更好地理清亚洲艺术市场成长的脉络。

  雅昌艺术网:那么黄雅君女士,巴塞尔博览会凭借着对您的无比信任向您伸出了橄榄枝,您是否觉得惊讶?加入巴塞尔对您来说的意义是什么?  黄雅君:是啊,当我接到Marc Spiegler打来的电话谈及此事时,心中确实是十分惊讶,因之前从未想过!我考虑了一阵子,Marc Spiegler也很有耐心,一直在跟我讲解,帮助我适应新职位。能够成为巴塞尔亚洲区的新总监我觉得十分荣幸,同时也有很多的东西需要去学习。这是一份既让人兴奋又非常富有挑战的工作。同时让我觉得欣喜的是,巴塞尔是一个非常棒的团队!每个人都十分擅长自己的工作,所以能够融入这个团队之中让我觉得十分荣幸。

  雅昌艺术网:我从您的简历中获知,您已经和巴塞尔有过两年时间的合作,那么之前您主要为巴塞尔做的是什么?此次加入巴塞尔并担任亚洲区的总监,您觉得自己能为香港巴塞尔带来什么?

  黄雅君:我以前是巴塞尔东南亚地区的VIP经理,主要为巴塞尔在东南亚各国例如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发掘一些客户资源,维护客户关系。所以,从这层意义上来说,我接任亚洲区的总监,也不算“空降”。当然了,VIP经理并不参与巴塞尔博览会的运作,所以整个巴塞尔博览会的运作我还是有几分陌生的。对我来说,早就知道巴塞尔博览会意味着什么,我们的身份、目标、下一步往哪里走?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等等。但是,既然身为巴塞尔亚洲区的总监,我需要更进一步地去学习巴塞尔博览会的整体是如何运作的,去参与香港巴塞尔博览会的发展。至于我将来想要做什么?首先,当然是要保持香港巴塞尔本身的高质量。刚刚Marc Spiegler也说到今年是香港巴塞尔的第三年,仅仅从这两年画廊申请的数量以及越来越多的参观者和VIP客户,我们就可以肯定地说:我们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并且要继续往好的方向发展。另外,从过去两三年的时间来看,香港画廊的发展是十分迅速的,在不断壮大。看看博览会展位每年展出的情况,你都会有以外的惊喜!你认为已经看到最好的情况了,但每年你都能发现更好的!对于西方画廊来说,他们也见识到了亚洲画廊的实力。很多人会说,亚洲画廊大多比较年轻,但是一起展出时就会发现,亚洲画廊和西方画廊也是齐头并进的。藏家也同样看到了这一点。同时,以前很多西方画廊都认为亚洲的藏家可能对西方艺术品的兴趣一般般。但是来到这里,他们会发现亚洲有很多非常好的藏家,他们不仅对西方艺术感兴趣,对一切艺术形式都感兴趣。对于我来说,我想做一个国际化的平台,促进东西艺术的交流。这是我特别想做的,既是我的切入点,也是我的目标。今年也是如此。你也知道我们将日期提前到了3月,所以准备的时间要缩短,但并不影响这次将有大批的西方藏家和画廊过来。

  评审机制:“画廊选画廊”

  雅昌艺术网:Marc Spiegler刚刚也提有非常多的画廊想要加入巴塞尔,对画廊来说最关切的就是:巴塞尔究竟是如何审核这些画廊的?

  Marc Spiegler:我们的评审机制在巴塞尔、迈阿密以及香港都是一样的。我们在瑞士已经有45年之久,迈阿密是12年,香港今年是第三年。参展画廊主要由评审委员会来筛选,我们会跟主要的评审委员坐在一起开会并且给出建议,但是我们并不投票,画廊选择的最终决定权还是在评委会。这个评审委员会是由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廊负责人组成的,这个评审团的成员都是公认的最有公信力和学术基础的画廊负责人,所以是“画廊选画廊”。同时我们也会考虑地域性,评选委员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廊,每个艺术领域都会考虑到。这个评审委员会分为好几个组,其中一组是主评审委员会,另外有两个专家评审年轻画廊,还有一个专家评审近代作品。每个地区的评委会是不一样的,在巴塞尔我们有六位专家,迈阿密有9位。而且每一年多多少少也都有些调整。

  今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遴选委员会来自世界知名画廊,其中包括新加坡泰勒版画院的余惠美(Emi Eu)、孟买Chemould Prescott Road的Shireen Gandhy、首尔Kukje Gallery的Suzie Kim、东京Scai The Bathhouse的Maho Kubota、纽约及香港立木画廊(Lehmann Maupin)的慕德伟(David Maupin)、北京及琉森的麦勒画廊(Galerie Urs Meil​​e)的Urs Meil​​e、米兰及伦敦Massimo De Carlo的Massimo De Carlo、广州及北京维他命艺术空间的张巍。艺术探新(Discoveries)展区的评选委员为东京Take Ninagawa的Atsuko Ninagawa、都柏林mother's tankstation的Finola Jones。至于苏黎世Galerie Gmurzynska的Mathias Rastorfer则为现代艺术担任评选。

  我们会保证各个地区的艺术、艺术家都有所体现,但是你会发现很有意思的是,在香港画廊的录取率大概是40%、迈阿密大概是35%、 而瑞士大概是30%。虽然三地的博览会举办时间和长短有所区别,但是在画廊竞争度上是差不多的。香港博览会今年大概有260家画廊,数量较去年减少,因为我们决定少做一些小的展位,而多做几个大的展位。瑞士也是一样,瑞士巴塞尔画廊数以前一直是305家左右,但今年将减少到285家。所以我们并不想招揽更多的画廊,我们想要减少数量,但是展位的质量有所提高。这样会加强竞争,加强竞争有助于画廊提高质量,画廊想要一直留在巴塞尔中,就必须在每一年展出高质量的作品。如果你今年做得不好,明年就可能会被排除在名单之外。

  雅昌艺术网:巴塞尔如今在三地都设有博览会,那么在打造这三地博览会的时候,有什么区别么?  Marc Spiegler:

  我们每个博览会的个性特征还是有区别的,我们的目标也是不一样的。在香港,我们要求委员会筛选上来的画廊至少要有一半是来自亚洲或者说在亚洲有分支。在迈阿密和巴塞尔我们并没有明确要求过,很自然,在迈阿密就有一半以上的画廊来自北美及拉美;在巴塞尔,我们有超过半数的画廊来自欧洲。当我们决定拿下香港的博览会,我们便开始梳理巴塞尔及迈阿密的成功经验,我们发现尽管这些都是重要和成功的国际性展会,但是对当地区域的展示还是需要特别强调的。如果你有大量来自本地区的画廊,那么不用你召唤,你自然就会吸引很多来自当地的藏家。如果我们在香港地区展示75%以上的西方画廊,那我们必定不会得到太多来自当地的支持,我们来到这里也不会那么受欢迎。我们需要让当地的画廊认为香港巴塞尔是他们自己的展览会,是亚洲的艺术盛会,这样这些当地的画廊就会尽心尽力。

  同时,刚刚说到我们的评审机制,在组建评审委员会的时候,我们也会考虑引进更多的亚洲各个区域的画廊。这也是我们组建评委会的基本原则。各个地区、各种艺术类型都要有专家。我们不仅仅需要画廊专注于西方艺术或者中国艺术,我们也需要画廊了解中东甚至是非洲艺术。

  巴塞尔的未来:不一定局限于博览会本身

  雅昌艺术网:黄雅君女士,博览会作为一个为画廊提供的平台,您是怎么看待巴塞尔博览会的平台价值?

  黄雅君:亚洲领域是个非常大的范围,从地理上来说,从土耳其以东一直到新西兰。这里包括了远东、近东、中东,文化差别也都很大。从我之前作为一个香港巴塞尔的参与者,到与巴塞尔合作成为他们的VIP经理,再到今天成为亚洲区的总监,我认为这个平台的最大价值是它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吸引来了亚洲所有或者说几乎所有与艺术相关的人士。这是非常难的一件事。平时,如果你生活在中国,你就很难了解到中东地区正在发生着什么。而在香港巴塞尔我们展现了亚洲艺术的方方面面,它让你知道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的艺术圈正在发生些什么。尽管每年所展示的画廊是不同的,画廊所展示的艺术家和作品也是不同的,但无论哪一届你都可以在这里找到亚洲艺术的方方面面。你可以知道其他地区的画廊在做什么,你同样可以知道其他地区的艺术家在做什么。这是大家了解彼此的绝佳机会。如果你是一个西方藏家,刚刚介入亚洲艺术圈,试图理解亚洲艺术是什么样的,那么香港巴塞尔就给你提供了最好的学习机会。巴塞尔博览会其实是拉近了各地区艺术圈的距离。

  Marc Spiegler: 我想补充几句。人们通常对博览会的理解是:这里是画廊集中起来展示或出售艺术品的地方。这是实话,但是更具体一点来说,或者更理想的说法是,画廊来博览会是为了出售艺术品给之前所不认识的藏家、买家。如果博览会的工作做对了,那么画廊来此的收获更多的是自己的通讯录里又多了很多有用的名单;再好一些,你已经和这些新名单上的人做成了生意。我认为用最简单的一种方式去解读香港巴塞尔——它是一个搭建中西交流的桥梁。正如黄雅君刚刚所说,亚洲是个非常大的地区,与其说是搭建中西方的桥梁,可能更多的搭建亚洲内部交流的桥梁。举个例子:日韩和西方一直有比较好的联系纽带,所以如果西方发生什么,他们会很快知道。但中亚发生什么,他们却不一定知道。他们了解英国远比了解印度要多得多!同样的道理,一些中国的藏家如今想要扩展收藏面,他们可能会去了解美国、欧洲,而不是去看澳大利亚!所以将亚洲地区都集中到了一起,你会不经意间发现一些你之前忽略的。如果不是香港巴塞尔,可能他们之间很难有交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我们经常问自己,我们到底能为画廊做什么?我们希望能够最大程度上予以画廊来自各个地区的曝光及支持。  雅昌艺术网:巴塞尔博览会如今已经成功在巴塞尔、迈阿密、香港三个地方搭建了博览会的交流平台,不知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还会去开拓其他地区么?

  Marc Spiegler:其实是这样,我们的扩张是有局限的。我们之前一直在关注亚洲艺术圈正在发生什么,非常近距离地观察。但是进驻香港,却需要等到一切条件具备。我们确信我们在这里可以找到足够优质的艺术资源,并且足够多的来支持我们的博览会。因为以巴塞尔的品牌绝对不是什么质量的艺术都可以代替的,必须是最好的。所以暂时我们还没有找到其他地区有足够数量的艺术精品来支持巴塞尔博览会。当然,我们不排除跟其他博览会的一些合作。但是除了博览会之外,其实我们也在尝试做些其他的,我们将会举办一些讲座、基金会等等活动。我和黄雅君很快就会去香港给新藏家做一个讲座,这也是我们第一次做这种尝试。所以以后的机会会越来越多,所能做的事情的可能性也是越来越大。网络时代也发展得特别迅速,使得很多东西都成为可能。所以围绕巴塞尔博览会或者说是打造艺术市场,我们有非常多的事情可以做。将来不一定局限于博览会本身,而是致力于打造一个更好的全球艺术市场。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