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2020年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行情之变

2021-01-08 10:49 来源:艺术市场 作者:马学东 阅读

2020年肯定会是艺术品市场发展史上的一个重点的时间节点。2020年1月突发的新冠疫情打乱了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往常的正常节奏。这也是继2003年非典之后艺术品拍卖市场再度遭受不可抗力的影响。因此,2020年国内艺术品拍卖公司的春拍大都是在8月上旬之后才陆续重启,秋拍则大都在11月底到12月初举行,往常春拍和秋拍间隔通常为半年,而随着全球新冠疫情的不断蔓延与恶化,使国内艺术品拍卖公司只能将征集的重点放在国内,而且必须要在市场行情不确定的情况下展开征集,而春拍和秋拍的间隔在变成三个月的情况下增加了很多拍卖公司征集难度。因此,今年国内一些艺术品拍卖公司暂停了拍卖业务,还有一些只做了春季拍卖,秋季拍卖没有提上日程。尽管从拍卖场次和拍卖的完整性来看今年会逊色于往年,但从今年拍卖市场的交易数据来看,市场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悲观,甚至在高端交易部分仍然显得很活跃,行情的发展其实要好于预期。

新变局:整体市场尚未走出调整期

2020年11月,中国拍卖行业协会发布了《2019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统计年报》(该报告未包含港澳台市场的数据,另外,统计的成交额数据是按照落槌价来计,并未将买家佣金计算在内)的数据:2019年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拍50.52万件艺术品,与2018年相比减少了10335件,成交24.8万件,与2018年相比减少了4764件,虽然上拍量和成交量都有所减少,但是2019年国内拍卖市场的成交率为49.09%,同比提升了0.06%。不过作为衡量市场整体行情最重要指标的成交额在2019年仅为229.17亿元,同比下降了6.86%。这也是拍卖协会自2012年发布该报告以来成交额最低的一次,与2011年国内拍卖市场553.53亿元的成交额相比,降幅达58.6%。

突发的新冠疫情对今年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发展产生的消极影响显而易见。我们从国内一线拍卖公司今年拍卖成交情况的数据就可以估算出今年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交易的情况。

以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德)为例,2019年嘉德春拍和秋拍共计上拍拍品12967件,成交10076件,成交率为77.7%,成交总额44亿元。2020年春、秋两季大拍上拍了10262件拍品,成交了8403件,成交率为81.88%,成交额39.13亿元。从数据上看,新冠疫情对于嘉德拍卖的影响使成交额仅有小幅下降,但上拍拍品的量仍然能够保持在1万件以上,这说明国内外藏家对于嘉德拍卖的品牌信赖度是相当高的。

北京保利2019年春、秋两季大拍共计上拍拍品11760件,成交7828件,成交率66.56%,成交额61.81亿元。2020年北京保利春、秋两季大拍上拍9522件,成交6898件,成交率72.44%,成交额总计55.69亿元。成交额同样有一定的下降,但成交率有所提升。另外,北京保利的春拍放在了10月中旬,而秋拍安排在了12月初,两者间隔仅为一个半月。显然保利拍卖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春拍——十五周年庆典拍卖会,春拍的成交额达到了41.14亿元,而秋拍的成交额则仅为14.55亿元。

从成交额上来看,嘉德和保利两家拍卖公司的成交额同比2019年均有小幅下降,再加上今年的新冠疫情使很多中小拍卖公司停拍或者延后拍卖。因此,2020年国内艺术品拍卖的上拍量、成交量和整体的成交额会继续下降,成交额的下降幅度应该不会有太大降幅,保守估计,大体会保持在190亿元至200亿元区间。反而是成交率有可能会有小幅提升,这是因为首先市场行情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委托方对于拍品的成交价的期望值有所降低,拍卖公司也会更追求拍品的质量而不是数量。所以成交率会是这四个交易指标中唯一增长的一个。

新动态:总成交额下降,分类市场有亮点

从书画、瓷器杂项以及油画和当代艺术这三大主要市场板块来看,2019年市场总体成交额的下降,主要是因为书画和油画及当代艺术这两个板块的成交额均有所下降导致的。

2019年拍卖市场上拍了21.07万件书画,同比减少21531件,成交了8.69万件,同比减少了10361件。成交率41.26%,同比下降了0.63%。成交额为123.07亿元,同比降低了8.46%。这四项指标都是自2011年以来的最低值。

中国书画——“真、精、稀”受追捧

深入到书画板块内部来看,古代书画、近现代书画和当代书画的行情走势明显分化。2019年拍卖市场上拍了29614件古代书画,减少了4556件,成交11711件,同比减少了1067件,成交率39.55%,同比增长了2.15%,成交额34.15亿元,同比增长14.52%。在市场行情不确定的情况下,藏家会转向市场中价值更具有保值增值可能性的古代书画精品,这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的国内市场中古代书画行情的升温就有所体现。因为“真、精、稀”且流传有序的古代书画是所有可交易的艺术品类中最为稀缺的。自从苏轼的《木石图》2018年在香港佳士得秋季拍卖会上以4.63亿港币(约合4.11亿元人民币)成交之后,古代书画精品价格的上限再次有较大幅度的提升。从日本回流的赵孟頫的《致郭右之二帖卷》在嘉德2019秋拍亮相,最终以2.67亿元成交。再度上拍的任仁发的手卷《五王醉归图》在香港苏富比今年的秋季拍卖会上以3.07亿港元(约合2.7亿元人民币)成交。此前这件作品2009年在香港佳士得首次上拍,当时的成交价格为4658万港元,12年价格增长了6.6倍。

傅抱石 《大涤草堂》纸本设色

傅抱石 《大涤草堂》纸本设色
中国嘉德2020年秋拍 成交价:1.38亿元

吴彬(16–17世纪)《十面灵璧图卷》

吴彬(16–17世纪)《十面灵璧图卷》
北京保利2020十五周年拍卖 成交价:5.129亿元

2020年在国内拍卖市场上最引人瞩目的成交是在北京保利上拍的吴彬的《十面灵璧图卷》,这件风格独特、流传有序的精品最终以5.129亿元人民币(约合7693.5万美元)的高价成交。不仅创出了吴彬个人作品价格的新纪录,同时也创出中国古代书画在全球拍卖的最高价。而这件作品在1989年纽约苏富比首次拍卖的成交价是121万美元。32年间,这件作品的价格增长了63.6倍。2020年其他高价成交的古代书画还有宋代著名词人朱敦儒的《睽索帖》,成交价格高达1.5亿元,这件藏品是知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教授的收藏。文同、苏轼的《墨竹图》手卷也以1.219亿元成交。

2019年近现代书画上拍127836件,同比减少了6880件,成交56728件,同比减少了3789件,成交率44.38%,同比降低了0.54%,成交额78.2亿元,同比下降13.16%。2020年近现代书画板块的亮点成交不多,主要原因在于出现在市场中的近现代书画精品的数量不足,本质上是卖家对目前近现代书画市场行情并不是很乐观。就艺术家个体行情而言,傅抱石和潘天寿的作品继续拍出高价。在嘉德2020秋季拍卖会上拍的傅抱石1942年作的《大涤草堂图》是其代表作,也是被写入美术史教材中的作品,最终以1.38亿元成交。华艺国际在北京首拍上推出的潘天寿的《耕罢》以1.79亿元成交。北京保利2020秋拍上拍的傅抱石的《二湘图》以1.05亿元成交。除了这几件成交价格过亿元的拍品之外,其他成交亮点显得乏善可陈。

潘天寿 《耕罢》 设色纸本 227×121cm 1958年作

潘天寿 《耕罢》 设色纸本 227×121cm 1958年作
华艺国际(北京)首拍 成交价:1.79亿元

从市场表现来看,当代书画是书画板块当中行情走势最弱的一个板块。2019年当代书画上拍53206件,同比减少了10095件,成交18470件,同比减少了5505件,成交率34.71%,这是自2011年以来当代书画成交率最低的一次。成交额10.72亿元,同比下降了25.97%,也创下自2011年以来的新低。成交率和成交额的双低反映出当代书画市场行情的低迷,当代书画市场有点失去了前进的方向。这实际上是卖家和藏家对于当代书画价值的判断缺少共识性。

油画及当代艺术——市场价值判断趋于学术化

2019年油画及当代艺术上拍11975件,同比减少了13392件,成交6289件,同比减少了2691件,成交率52.52%,同比增长了17.12%,成交率的回升说明在2019年藏家对于油画和当代艺术的需求有所增长。成交额19.87亿元,同比下降了9.85%,虽然成交额有所下降,但这个成交额自2011年以来的9年中排名第四。相对于书画市场行情的持续走低,油画和当代艺术年度成交始终在15亿元到20亿元的区间波动。与香港市场不同,国内嘉德拍卖、北京保利等拍卖公司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作品的专场用较为稳定和扎实的成交正在形成对于该板块的独立价值判断标准,并且这种市场的标准正逐渐回归到对中国本土艺术作品的美术史价值判断上,这种发展令人欣喜。

刘小东《战地写生——新十八罗汉像》布面油画 200×100cm×18 2004年

刘小东《战地写生——新十八罗汉像》布面油画 200×100cm×18 2004年
永乐2020全球首拍 成交价:8050万元

赵无极《04.01.79》布面油画 250×260cm 1979年

赵无极《04.01.79》布面油画 250×260cm 1979年
永乐2020全球首拍 成交价:1.748亿元

在嘉德2020年春拍的“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上拍的周春芽于1984年创作的《春天来了》以8625万元的高价成交,创出其个人作品拍卖价格的新纪录。2020年秋拍,嘉德推出了三场“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的夜场拍卖,颜文樑的代表作《南湖旭日》以2783万元成交,创出其个人作品拍卖价格的新高,刘海粟的《太湖渔舟》以2323万元成交。再度起航的永乐拍卖首拍的“现当代艺术夜场”中,赵无极1979年的《04.01.79》以1.748亿元成交,刘小东的《战地写生——新十八罗汉像》以8050万元成交,吴冠中1998年的《彩面朝天》以6900万元成交,1975年吴冠中的《乞力马扎罗山》以4370万元成交。王兴伟的《八五后标准表情》在北京保利以3162.5万元成交,创出其个人作品拍卖最高价。毛焰于1994年创作的《苏童、常进、鲁羊、李小山》以3105万元成交,赵半狄的《在那个早晨》以2875万元成交。华艺国际上拍的常玉的《红底黄菊》以8165万元成交。从这些拍出高价的名单可看出国内藏家对于油画和当代艺术的价值判断的学术化倾向越来越明确和清晰。

毛焰《苏童、常进、鲁羊、李小山》布面油画 200×300cm 1994年

毛焰《苏童、常进、鲁羊、李小山》布面油画 200×300cm 1994年
2020北京保利十五周年庆典拍卖 成交价:3105万元

瓷器杂项——市场交易重心内移

瓷器杂项板块在2019年上拍了12.4万件,同比减少了2055件,成交了6.29万件,同比增加了279件,成交率50.76%,同比增加了1.05%,成交额62.24亿元,同比增长2.98%。成交量、成交率和成交额这三项指标均呈现增长态势。因此,瓷器杂项是2019年三大板块中行情唯一增长的板块。2020年瓷器杂项板块仍然保持这种小幅增长的态势。

2020年北京保利春拍瓷器的五个专场的总成交额达到7.8亿元,占其春拍41.14亿元成交额的19%。清康熙“五彩十二月花神杯”以1.32亿元成交,清雍正粉彩六桃五蝠过枝“福寿双全”图碗以3350万元成交,清乾隆御制霁红釉火焰青描金御题诗胆式瓶以3910万元成交,“禹贡”的三个专场中成交价格超过千万元的瓷器有11件之多。在保利2020春拍有5个专场都是以十面灵璧收藏的专场,这5场的成交额达到了9.9亿元,占春拍成交额的24.06%。华艺国际春拍的“华章——古代宫廷艺术品”专场中清乾隆御制碧玉“三希堂”葫芦形宝玺以9890万元的高价成交。清乾隆御制青花灵芝纹如意耳平底葫芦瓶以1955万元成交。嘉德2020秋拍的“宸赏——明清御瓷珍玩”专场中上拍的明永乐青花折枝花果纹梅瓶以2530万元成交。其他例如古籍、明清家具等小板块的行情依然稳健。与香港市场中近两年瓷器杂项市场行情的低迷不同,瓷杂市场交易重心有往内地转移的趋势。

清乾隆 御制碧玉“三希堂”葫芦形宝玺

清乾隆 御制碧玉“三希堂”葫芦形宝玺
华艺国际(北京)首拍 成交价:9890万元

新力量:区域市场竞争激烈,北京一家独大

从区域市场来看,北京仍然是全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中心,北京这种“一家独大”的市场地位在2020年得到了进一步强化。2019年京津地区共计上拍拍品242226件,成交109865件,成交率45.36%,成交额154.64亿元,占全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总额的67.48%。其中北京艺术品市场的成交额就达到152.17亿元,占全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总额的66.4%。而2019年,长三角地区上拍176772件,成交102569件,成交率58.02%,成交额52.38亿元,占全国成交总额的22.86%,同比提升了1.13%。尽管长三角地区的交易有所活跃,但与北京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2019年,珠三角地区(广东)上拍30506件,成交14604件,成交率47.87%,成交额为15.31亿元,占全国成交总额的6.68%,同比下降了2.53%。珠三角地区成交额的下降其实与珠三角拍卖公司的“北上”有一定关系。

从1993年到2020年,国内艺术品拍卖行业的发展格局可划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1993年到1995年,这个时期以上海朵云轩、中国嘉德、北京翰海、北京荣宝、中商圣佳(后更名为中贸圣佳)的陆续成立为标志,这个阶段是国内艺术品拍卖公司成立的第一个高峰期。国内艺术品拍卖公司成立的第二个高峰期是在2005年到2006年。北京保利、北京匡时和西泠印社拍卖公司先后在这两年中成立,这三家拍卖公司的成立使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竞争格局发生了变化,北京匡时拍卖、西泠拍卖和北京保利拍卖的股东背景或是国企,或来自于证券投资领域,或是百年的文化品牌。并且这三家拍卖公司的执行者都是有多年市场交易经验的行家。因此,这三家公司后来居上。

2020年,国内拍卖公司经营格局再度发生了新的变化。华艺国际将经营的重心放到了北京。目前,华艺国际的大股东变成了美的集团。美的集团开设的企业美术馆——合美术馆于10月份在广东顺德开馆,其又入主华艺国际拍卖,美的集团在文化艺术市场领域可谓全面发力。而在2019年华艺国际就进军香港,当年在香港取得了10.49亿港元的成交额。有了美的集团的支撑,华艺国际2020年在798艺术区开设了艺术空间,另外,将经营的重心放在了北京市场。在北京的首拍就取得了20.1亿元的成交额,秋拍也取得了7.68亿元的成交额,全年在北京的成交额达到了27.78亿元,仅次于北京保利和中国嘉德。这使得华艺国际在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上显得进取心十足。由知名的行家、鉴赏家易苏昊参与创办的北京泓茂拍卖也在2020年举行了首拍。该公司的经营重点放在了书画和瓷杂领域。2020年十竹斋拍卖公司在北京成立了分公司,形成了北京和南京两地的经营模式,北京分公司引入了新东方的俞敏洪作为股东。在经营方向上,十竹斋拍卖(北京)公司主打依然在中国书画,兼顾瓷杂。北京首拍的总成交率是85.65%,取得了4.95亿元的成交额。而时隔多年再度重启的永乐拍卖由知名经纪人赵旭担任负责人,永乐拍卖也是书画、瓷杂以及油画和当代艺术的全品类经营,首拍取得了24.89亿元的成交额。

2020年新成立的这些拍卖公司云集北京,这势必使北京市场的活跃度进一步提升,同时也会使北京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对这些新成立或者新进入北京的拍卖公司而言,能够持续稳定的发展才是第一要务。这其中一个核心的衡量指标就是实收佣金,在拍卖协会发布2019年的统计年报当中,实收佣金排名前五的拍卖公司分别是中国嘉德、北京保利、西泠印社、华艺国际和中贸圣佳。这些新成立的艺术品拍卖公司想要更进一步或者改变目前的发展格局需要最终能够体现在实收佣金上。

在藏家群体及购买力方面,2020年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尤其是高端艺术品的成交依然很活跃,这是因为在目前国内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的确有新的买家参与其中,例如马云和赶集网的杨浩然这两年已经在拍卖市场购藏了不少书画精品,互联网新贵正在成为国内艺术品高端市场新的购藏力量。在国内、国际双循环的背景下,这些国内顶级财富人群的支撑就显然弥足珍贵了。

新探索:加快线上转型,寻找共赢策略

对于拍卖公司而言,2020年的新冠疫情使它们的线上化转型的步伐明显加快。国内艺术品拍卖的线上化实际上在这两年也有了明显的提速。根据拍协统计报告的数据,2019年网络拍卖由2018年的1128场增加到了1589场,同比增长了40.87%,成交额7.61亿元,同比下降了0.67亿元。2020年网络拍卖的成交额会有质的飞越。嘉德拍卖从2015年就开展了网络拍卖业务,迄今网络拍卖的成交额累积达到5亿多元,但其中有4.2亿元是在2020年完成的,占比高达84%。

《胡适留学日记》手稿一套十八册 12×22cm(每册尺寸) 1912–1918年

《胡适留学日记》手稿一套十八册 12×22cm(每册尺寸) 1912–1918年
华艺国际(北京)首拍 成交价:1.39亿元

2020年,各家拍卖公司都在开发小程序、不断升级优化自己的APP。因为云拍卖已经从概念变成了现实。藏家通过网络参与时时竞价、收看网络直播,通过拍卖公司的APP提供的照片进行竞投的筛选在2020年成为常态。以中国嘉德为例,就可看出拍卖公司线上化已经初见成效。嘉德拍卖在2015年5月份在国内率先推出了实时网络竞投;2017年12月,中国嘉德APP上线;2018年9月推出了第一个网拍专场。每次拍卖新增加的买家数量都有20%至30%的增长。2020年,嘉德拍卖的网拍涵盖了所有的拍卖品类。为了吸引更多的买家参与竞拍,嘉德利用网络拍卖降低了竞买人参与的门槛。通常参与嘉德的现场拍卖的藏家需要在拍卖之前交纳10万元的保证金。但在嘉德的APP上,买家最低只需要交5000元的保证金即可参拍。因为嘉德给予网络竞买者以1:10的保证金出价额,5000元保证金可以参与竞买价格为5万元的拍品。这显然会大大增加竞买者的人数,从而为最终的成交奠定基础。

拍卖模式的新探索方面,在华艺国际(北京)首拍的现当代艺术专场中,华艺和唐人当代艺术中心合作了“未来+华艺国际×当代唐人:陈丹青、秦琦、赵赵”作品专场,这3位艺术家未来3年的核心作品优先购藏权分别拍出了1150万元、402.5万元和460万元。这类似于出售艺术家作品的“期权”,这种拍卖方式在国内尚属全新的模式,这种新模式的后续发展和能否延续还有待观察。但这也的确成了画廊和拍卖公司合作的一种新的合作模式,也是拍卖模式的一种新的探索。另外,嘉德拍卖和佳士得拍卖原准备9月份在上海举行联合拍卖,两家拍行虽因全球范围内复杂的防疫形势将合作项目延期至2021年,但保利拍卖和富艺思拍卖于2020年在香港举行了联合拍卖,这也说明大型拍卖公司之间都在寻找能够合作共赢的切入点。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