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如何平衡藏家和艺术家之间的微妙关系?

2020-11-23 10:28 来源:Artsy官方 阅读

Andrew Stevovich.In the Clay Room, 2016.

Andrew Stevovich.In the Clay Room, 2016.
Adelson Galleries. $16,500.

“跨信仰榕树”(Ficus Interfaith)是艺术家莱恩·布什(Ryan Bush)和拉斐尔·科恩(Raphael Cohen)共同创造的艺术组合名。他们卖出去的艺术品有很多,但最令人难忘的莫过于去年夏天的一笔交易。这位买家拥有二人十分欣赏的艺术收藏,并对他们的作品表现出了经久不衰的热情。他买下了“跨信仰榕树”创作的一件水磨石作品(terrazzo),并顺利完成了文书的工作,款项也同时到位。然而在安装过程中,情况却变得越来越不乐观。

“那是一种折磨,”科恩说,“藏家接连几天都想要得到大量的关注,态度咄咄逼人,令人生畏。他一直邀请我们去吃饭,但晚餐却并非什么美宅里的佳肴。”

“他当着我们的面吃生鲨鱼肉,还告诉我们怎么一起享用这道珍馐,”布什补充道,“我可不想和你在后院吃掉一头鲨鱼。”

Danh Vō. Untitled (Les grands voyages), 13, 2014–2015. kurimanzutto Contact for price.

Danh Vō. Untitled (Les grands voyages), 13, 2014–2015. kurimanzutto Contact for price.

在购买艺术品以外与艺术家结识,首先可以帮助你更好地了解加入你生活的艺术作品;更重要的是,这样做可以让你在阶层森严的艺术界中获得更良好的沟通渠道、更高的透明度以及更多的情感共鸣。在某些情况下,这段真诚的关系甚至可以与友谊相媲美。然而,艺术交易本身所具有的微妙之处、松散的规章制度及其商业的本质——包括其中涉及的生意来往以及对价位虚高作品的所有权——常常会使双方的关系变得十分紧张。当藏家与艺术家之间的关系开始变质时,就会成为艺术市场上的“传说”。

傅丹(Danh Vō)和荷兰收藏家伯特·克鲁克(Bert Kreuk)为合同上的争端打了两年公开且激烈的官司;凯迪·诺兰(Cady Noland)曾三次试图起诉德国收藏家和前摄影师威廉·舒尔曼(Wilhelm Schürmann),因为后者在没有征求她的意见的情况下修复了她的一件作品——一间已经腐烂的木屋。

Valerie Hegarty. Frame Branch Elegy (#2), 2019.

Valerie Hegarty. Frame Branch Elegy (#2), 2019.
Malin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就像“双人舞”(pas de deux)一般,艺术家与收藏家之间的关系也可能会十分棘手。但在姿态优雅和相互理解的前提下,这种关系依然可以获得十分良好的发展。正如几位艺术家告诉 Artsy 的那样,双方可以超越单纯的艺术品买卖,建立起有意义的情感纽带。然而,急切想要将双方关系从商业伙伴提升为朋友的藏家,也应该知道何时需要后退一步。下文中,Artsy 为你整理了一些温馨提示,在与艺术家建立全新或萌动的关系时,需要牢记。

从一开始就要考虑周全

Valerie Hegarty.Flowers with Roots Elegy, 2019.

Valerie Hegarty.Flowers with Roots Elegy, 2019.
Malin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如同其他社会交往一样,收藏家也有适当和不适当的方式来“自报家门”。如果一位艺术家有画廊的代理权,最好先与画廊联系,帮助双方建立互信。“如果藏家想有更多的接触,参观工作室是一个很好的要求。”由 Malin Gallery 代理的艺术家瓦莱丽·赫加蒂(Valerie Hegarty)说,“询问艺术家的电子邮件,并表达你对作品的喜爱程度。这样,艺术家就可以在这段关系中拥有发言权。有人买了你的东西,并不意味着他们也买下了一段关系。藏家必须亲手建立起这段关系。”

建立稳固关系的关键在于“诚意”。“跨信仰榕树”的莱恩·布什说:“你很容易看出某人是否真诚。我们与那些清楚其目的与来路的人,建立起了最健康、最可持续的关系。”

Dennis Osadebe.Portrait of a Modern Man, 2020.

Dennis Osadebe.Portrait of a Modern Man, 2020.
Christopher Moller Gallery.Contact for price.

工作于拉各斯(Lagos)的艺术家丹尼斯·奥萨德贝(Dennis Osadebe)仍然记得他与第一位收藏家之间的对话。奥萨德贝说:“当他决定购买作品时,我可以感到他对作品倾注的感情。他说,‘我非常相信你’。”奥萨德贝表示,这次交流为他今后与众多藏家的互动建立起了一个框架。“我希望,藏家是在购买一整个信仰体系,进入我的故事,参与到我的成长之中。当你遇到那些只对谈论自己的收藏感兴趣,却对阐明与作品的联系兴致寥寥的人,就需要提高警惕。”

除了分享自己的购买动机,藏家在接触之前花些时间对艺术家的实践进行适当的研究,也能更好地赢得艺术家的信任。“你要向艺术家证明你已经读过了几篇关于他们的文章——不要只是说,‘我想进一步了解你的面具作品’。”奥萨德贝说,“你需要表现出你的关心。在你伸出手之前,释放诚意是十分重要的。”

尊重作品的价值

Dennis Osadebe. Self Portrait 01, 2020.

Dennis Osadebe. Self Portrait 01, 2020.
Christopher Moller Gallery. Sold.

大多数收藏家与艺术家关系的核心是交易——考虑到这一点,金钱就成为许多冲突的根源。除了炒卖艺术品之外,试图进行交易谈判也是让艺术家望而却步、破坏双方关系最快的方法之一。“不要尝试讨价还价,” 奥萨德贝说,“设想一下,你正在会见这场交易中的另一位 CEO。” 与有画廊代理权的艺术家寻求折扣,也会让他们处于尴尬的境地。“无论如何,我们都试图给老藏家一个好的价格,所以当他们要求更低的价格的时候,我的处境就很尴尬了。” 赫加蒂说,“我要么得说服我的画廊,要么就得亲自承受价格上的冲击。”

Valerie Hegarty.Vanitas with Roses Elegy, 2019.

Valerie Hegarty.Vanitas with Roses Elegy, 2019.
Malin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藏家也应该考虑如何应对超过估价的艺术品价格。有一次,“跨信仰榕树”收到了一则问询,有一位藏家想要打听委托制作水磨石天花板的价格。“我们给出了一个数字,而藏家在听到后说,‘这比我们想象中的高了许多’。”布什说,“这是一种侮辱。我觉得自己的价值被贬低了。” 科恩认为,对买家而言,更好的策略是保持预算的透明。“如果他们只是说,‘我们买不起’,那就不会给人冒犯的感觉。”他说,“曾经有另外一位买家给我们发邮件,委托我们制作一个小雕塑。信中写道:‘这是我能给出的价格,我很喜欢你们的作品’。这种行为十分直截了当,也为对话奠定了良好的基调。”

Dennis Osadebe. One Milkshake for the Saint, 2020.

Dennis Osadebe. One Milkshake for the Saint, 2020.
Christopher Moller Gallery. Sold.

如果收藏家想要保持“彬彬有礼”,那么将这种保持透明的态度延展到放弃艺术品这件事上,也显得十分必要。当藏家在拍卖会上出售她的艺术品却没有得到通知时,赫加蒂会感到十分沮丧。她说:“考虑一下拍卖对艺术家的影响并知会艺术家,并不是什么难事。”最近,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她的一位收藏家不得不离开美国,并同时放弃两件她的作品。“他们联系了我,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并表示他们感觉很糟糕。我们集思广益,想办法从他们那里把作品拿回来,这样画廊就可以代表他们进行转售。” 赫加蒂说,“如此一来,这些作品就不会被扔在拍卖会上而无人问津。艺术品是一种商品,但也是我们一生的创作,我们需要了解它们的行踪。”

购买之外的支持

Dominique Fung. Ultra-Realism, 2019.

Dominique Fung. Ultra-Realism, 2019.
Taymour Grahne Projects. $11,000.

虽然收藏家和艺术家最初可能会围绕一件艺术品开始建立起联系,但维持这段关系,并不需要买家不断地展现自己的“购买力”。藏家可以通过各种方式为艺术家提供帮助。例如,收藏家和女商人帕梅拉·乔伊纳(Pamela Joyner)在她位于加州索诺玛(Sonoma)的家附近开办了一间工作室,并提供了驻留项目。伯纳德·兰普金(Bernard Lumpkin)则在最近的巡展目录册《年轻、天才和黑人》(Young, Gifted, and Black)中扩大了艺术家的知名度,并为他们带来了积极的宣传效应。

Dominique Fung. Untitled, 2018–2019.

Dominique Fung. Untitled, 2018–2019.
Patel Brown. Contact for price.

纵观自己的艺术生涯,奥萨德贝结识了诸多不同领域的藏家:有些可以为他提供营销建议,而另一些则可以帮他排除技术故障,还有一些则会教授他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的金融知识。布鲁克林的画家多米尼克·冯(Dominique Fung)还清晰地记得,曾有一位收藏家帮她撰写了研究生申请的推荐信。最近,对她画作的需求正迅速增长,而史蒂文·亚伯拉罕(Steven Abraham)——她最亲密的收藏家之一——为她提供了必要的资源,帮助她起草了更有力的销售合同。

许多艺术家表示,买家对他们表示诚意最简单也最令人欣慰的方式,是四处宣传他们的艺术实践。冯说:“我可以很清楚地说出对我的职业生涯至关重要的几位藏家,他们甚至愿意在屋顶上大声喊出我的名字。但也有一些收藏家在买了一件或几件作品之后就销声匿迹了。虽然这些藏家在你职业生涯刚开始的时候提供了很好的帮助,但我认为,从长远来看,你想要的是那些愿意为你发声的人。”

Dominique Fung.Matrilineality, 2019.

Dominique Fung.Matrilineality, 2019.
Taymour Grahne Projects. Sold.

对于纽约的艺术家帕梅拉·康斯尔(Pamela Council)来说,在没有购买任何艺术品的情况下,买家仍可以为艺术家提供支持。她表示:“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藏家,是那些不要求作品却依旧支持我的人。”她补充道,这包括给予补助金或提供实物上的帮助,例如聘任律师就是其中之一。“你只需问问艺术家需要什么。通常来说,需求都会来自金钱、时间和空间这三个领域。”

尊重人与人的界限

Valerie Hegarty.Broken Rosebush, 2018.

Valerie Hegarty.Broken Rosebush, 2018.
Malin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尽管这些关系对双方都有好处,但作为赞助人的收藏家和作为创作者的艺术家之间的权力动态,可能会给后者带来不必要的压力——无论是交付作品,还是仅仅为藏家提供渴望的关注度。“收藏家不能因为买了作品就期待某种亲密的关系,” 赫加蒂说,“如果我们不想成为他们的朋友,也就没有义务去这么做。艺术家也很忙。”

这意味着,藏家需要要摒弃这样的假设——仅仅因为你购买了一件作品,就意味着你自动获得了频繁进入艺术家工作室,或给他们发送更多信息的机会。“有些收藏家会每天给你发信息,给你压力,”奥萨德贝说,“我是一名独立工作的艺术家,我不欠任何人五件新的作品。藏家对艺术家及其作品展现出控制的倾向,是这段关系的大忌。”

Dennis Osadebe. Nigerian Soldier With Teddy, 2018.

Dennis Osadebe. Nigerian Soldier With Teddy, 2018.
Galerie Liusa Wang. Sold.

在冯看来,“如何适度地发送信息或是要求参观工作室,是有讲究的。你当然可以问,但如果艺术家明显正忙于自己的事务,你或许应该等几个月后再试着询问。艺术家被人查问一下也是件好事。但你应该问:‘你的艺术实践怎么样?你过得如何?’而不是:‘你的下一件作品在哪里?我怎样才能买到它?’我是一个人,而不仅仅是一件产品。”

“收藏家在艺术家的生活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重要的是达到某种平衡。”奥萨德贝说,“不是所有的藏家都应该是‘股东’的身份,正如不是所有的藏家都应该是你的朋友。有些收藏家甚至更偏爱艺术家的神秘感。作为一名艺术家,我也喜欢收藏家的神秘感。”

收藏家应该明白,没有任何一种方法能保证播下健康关系的种子。与其他任何关系一样,收藏家和艺术家之间的纽带最终只有在诚实和共情的前提下才能维系下去。与钱口袋的深浅相比,真诚、尊重与关怀可以让你走得更远。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1,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