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所谓画廊“联合代理”,对艺术家意味着什么?

2020-10-23 09:31 来源:Artsy官方 阅读

Aida Muluneh.Age of Anxiety, 2016.

Aida Muluneh.Age of Anxiety, 2016.

David Krut Projects.Contact for price.

在愈发连结和线上化的艺术世界中,艺术家在特定地区与不同的画廊进行展览合作,显得像是前互联网时代的遗老遗少——似乎在艺术购买不那么全球化的时代,人们才会这样做。然而,这种做法仍然保留了下来。尽管互联网和全球化的艺博会已经部分地为艺术世界消除了地理隔阂,然而,将代理权分散给多个艺商,可以为艺术家、画廊、藏家带来多方面的好处。

Aida Muluneh. Idle Whims, 2018.

Aida Muluneh. Idle Whims, 2018.

Jenkins Johnson Gallery.Contact for price.

“在前互联网时代,寻找多个画廊进行代理的做法更多是出于地理限制的考量。”Grimm 画廊(阿姆斯特丹、纽约)的主人 Jorg Grimm 表示。Grimm 与多家画廊共享艺术家的代理权,包括与佩斯画廊共同代理 Loie Hollowell、与 Ropac 画廊共同代理 Daniel Richter、与豪瑟·沃斯共同代理 Day Jackson。“那个年代的多数情况是,譬如你在伦敦或巴黎有一家画廊,欧洲的藏家会在这里购买作品,而纽约的画廊则主要面向北美藏家。”线上销售的确让地理边界更加灵活,但联合代理艺术家有一更长远的优势:扩大与藏家的接触面。

Loie Hollowell. One opening leads to another, 2019.

Loie Hollowell. One opening leads to another, 2019.

GRIMM. Sold.

Richard Beavers 在纽约的同名画廊近来与国际画廊阿尔敏·莱希共享了画家 Genesis Tramaine 的代理权。Richard Beavers 指出,职业生涯初期阶段的艺术家难以驾驭更广的市场面:“有太多不可思议的、重要的艺术家还不为人知。有时候,蓝筹画廊无暇为艺术家的整个职业生涯进行投入,因此,小型画廊——譬如我的画廊——就起到了孵化器的作用。”

这样的机制可能会导致一种最糟糕的情况,那就是大型画廊从中小画廊那里挖墙脚。而共享代理权则是对各方都更为公平、更为可持续的方案。

Genesis Tramaine.I Have All That I Need, 2020.

Genesis Tramaine.I Have All That I Need, 2020.

Almine Rech.Contact for price.

Beavers 从2018年开始代理 Tramaine;今年9月,总部位于巴黎的画廊阿尔敏·莱希亦相中这位艺术家,并获得 Tramaine 的海外代理权。在 Beavers 的支持下,Tramaine 已然做好步入国际艺术市场的准备,且如今拥有了更为坚实的基础。阿尔敏·莱希高级总监之一 Ethan Buchsbaum 表示,莱希画廊“在推广 Genesis Tramaine 的过程中,会极力避免与 Richard Beavers 画廊的已有网络重合”,并且“将在我们拥有实体空间的地区,扩大 Genesis Tramaine 的国际曝光。”

Genesis Tramaine. Be a Big Girl, 2018.

Genesis Tramaine. Be a Big Girl, 2018.

Richard Beavers Gallery. Sold.

Buchsbaum 所说的“曝光”,不仅仅需要画廊空间,还需要更多的条件——譬如更雄厚的资金实力。“我们没有阿尔敏·莱希那样的资源和关系,”Beavers 说,“我们无法进入一些顶级的艺博会——甚至可能连参展费用都负担不起。因此,与阿尔敏·莱希这样的画廊共享代理权确有帮助,你的艺术家能够获得小机构远远无法提供的资源。”对艺术家来说,将代理权同时交付给小型的地方性画廊和大型国际画廊,不仅有助于扩展新的藏家基础,也可以使自己的作品在主流博览会上获得更多亮相。

Matthew Day Jackson. Summer, 2019.

Matthew Day Jackson. Summer, 2019.

GRIMM.Contact for price.

联合代理给艺术家带来的资源不止于此,还包括建立机构认可、拿到双年展入场券。艺术顾问 Joe Sheftel 指出:“欧洲的艺术家可能会与当地法语区、德语区的收藏机构(FRAC 或 Kunsthalle)有更紧密的联系,而美国画廊则与当地的博物馆信托更密切。”Jorg Grimm 也表达了类似的意见,Grimm 认为,画廊之间的合作不仅可以为博物馆展览共用后勤和作品资源,并且可以共同资助出版项目,以刺激对学术界对艺术家们的研究兴趣。

Matthew Day Jackson.Still Life with Flowers and Strawberries, 2019.

Matthew Day Jackson.Still Life with Flowers and Strawberries, 2019.

Hauser & Wirth.

当然,如果机构和藏家的兴趣变得更加热烈,那么艺术家的作品价格也水涨船高。“当艺术家新添一家合作机构的时候,价格会自动涨起来,因为这意味着市场扩大了。”Grimm 说,“然而,需求和机构支持也必须主动要维持价格的增长。每一次的个展、博物馆展览、专著出版、或参加双年展,这些都会影响到价格。”Beavers 则补充道,艺术家估价的增长也取决于双方画廊对其历史价格的考察,除了价格的上升曲线之外,还要保证这位艺术家“一直在市场和藏家之间建立信誉”。

Daniel Richter. NÄCHTE OHNE SCHLAF, 2019.

Daniel Richter. NÄCHTE OHNE SCHLAF, 2019.

GRIMM. Sold.

在经济利益和职业认可度之外,还有更重要的因素去考虑。正如 Beavers 指出的那样,一名艺术家——尤其是来自少数群体的艺术家——应该通过联合代理,继续维持与现有小型画廊的合作关系。

“从文化的角度来讲,这一点非常重要,少数群体出身的艺术家不可与 ta 所在的群体失去联系。ta 应该代表自己所在的群体,画出这个群体人们的生活状态。”Beavers 说,“因此艺术家们应该有良好平衡的心态,不要‘脱离群众’……现在的趋势是这样,非裔美国艺术家被追捧,但是10年后、15年后的情况会怎样呢?”

Daniel Richter. the rise of fascism, 2019.

Daniel Richter. the rise of fascism, 2019.

GRIMM. Sold.

因此,在大型国际机构之外,保留与小型本地画廊的联系,艺术家不仅会收获成功,更重要的是,这样才能保证——自己所在群体的其他艺术家有朝一日也能走上这样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