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美术

艺术品市场遭遇秋寒

2012-12-11 09:28 来源:陆家嘴 阅读

  文/曹俊杰

  拍卖市场的粗放经营已经过去,细分市场悄然走来。

  冬未至,秋已深寒。

  “拍卖现场表现很冷,藏家来得也很少,作品拍完1/3后,现场买家开始离席。”一位买家在参加完香港苏富比秋拍“当代亚洲艺术”专场后表示。 在经历了前两年由行家推升艺术品市场价格的涨幅后,2012年成为共识的“调整季”:行家压货,藏家观望,市场成交气氛凝重。

  在10月、11月结束的几场重要的拍场中,嘉德2012年秋拍成交17.4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55%,环比下降18%;香港苏富比2012年秋拍为16.73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48%,环比下降16%。

  现在,对于想要通过艺术投资来增值财富的人来说,比起去买哪一件作品更重要的是,是否还要办一张举牌号——当然,那些财大气粗、炫耀性消费的人除外。

  折戟重要拍场

  自2011年春拍起,中国嘉德推出了以中国古代及近现代名家珍品书画为主的“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拍卖。时至今日,“大观”专场已经成了“珍品”与“天价”的代名词,从2011年春拍的齐白石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到2011年秋拍齐白石1931年作《山水册》册页(十二开),再到今年春拍李可染《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每一件作品都成为了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的焦点。

  但今年秋拍大观专场中,张大千致张群《山水花卉册》册页(二十四开),估价2200万至3200万元,成交价只有2530万元。在2010年北京保利的拍卖会上,其成交价格达到了4256万元。有上一轮行情的“龙头股”之称的张大千与齐白石,在专场中表现低迷,出现一系列流拍。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10月香港苏富比秋拍“当代亚洲艺术”专场之中,几年前,这个拍场的成交额一度赶上传统书画类大项。并因此诞生了一批又一批价格昂贵的当代明星艺术家。

  不过此次秋拍则显示了鲜有的弱势。这场拍卖上拍的153件作品拍出了111件,仅仅收获1.17亿港元,市场占有率下跌至5.73%,为2009年以来的历史最低点。本次拍卖上,虽然整体估价较低,但成交率仅为72.55%,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23%。

  其中刘野的《阮玉玲2号》以254万港元成交,这件作品与2012保利春拍中上拍的《周璇》风格、尺寸相近,然而成交价却只相当于《周璇》成交价404.5万元人民币的一半;周春芽作品此次仅一件《绿狗》上拍,218万港元成交,相比去年此类作品在市场上的价位缩水也近一半。

  提及秋寒原因,香港苏富比中国书画部主管张超群把它归因为“政策性”和“市场性”。“从政策上来说,查税风波让藏家对内地交易市场产生了不信任,部分内地拍卖行转战香港,就是这一政策导向的结果。而从市场上说,投机性的收藏在不断抬高艺术品市场泡沫的同时,也积聚了大量的风险,这是风险释放的正常过程。”他说。

  事实上,从各大拍卖行的征拍行径上,就可看出端倪:不断寻找“生货”(从未或多年未在市场出现)成为拍卖行降低自身风险的一个无奈做法,“生货”的低估价也能吸引更多潜在买家。前两年在投资客的推动下,“生变熟”的周转周期越来越短,春季刚在香港拍卖市场抛头,秋季就在内地露面——或许跟上家拍卖行的尾款甚至还没有付清。

  而现在,即使是熟货,拍出超过以往价格的可能性也越来越低。比如香港市场上拍出的炉钧釉地金酱彩浮雕“夔龙拱福”图仿古铜式双耳瓶,在2010年香港苏富比的“彩华腾瑞——戴润斋清宫御瓷珍藏”专场拍卖会上,其曾经以4546万港元的天价成交,而此次的落槌价仅为3100万港元(不含买家佣金);在书画市场上,香港苏富比推出的清乾隆十八世纪初张照《张照书韩愈石鼓歌》卷以6200万港元落槌(不含买家佣金),而其2010年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的成交价达到了9026万港元。折本也没赚到什么吆喝,这也加快了艺术投资客被市场抛弃的步伐。

  细分市场引关注

  不过,在秋拍传统类书画、瓷杂、当代艺术都相对走弱的时候,一些诸如烟斗、相机、地图等小众把玩藏品却开始越来越多地受到重视。

  在今年春拍的时候,北京荣宝首次推出了烟斗专场拍卖,其中18件标的成交12件,总成交额为312.82万元。其中,泰迪·克努森的星期斗一套(七支)以156.8万成交。

  在今年中国嘉德的秋季拍卖会上,梁思成、林徽因等摄中国营造学社考察古建筑照片集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不仅是其估价高达125万至150万元,更是因为这是梁思成、林徽因等在1932~1939年中国营造学社期间考察古建筑的照片。

  北京保利在今年的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将首次推出“科技古董”的专场,其中的德国莱卡(Leica)相机精品无疑是近年来在内地市场上少见的。香港邦瀚斯在今年秋拍,也推出莱卡相机专拍。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头轻脚重”的情况,是因为市场不景气的弱势,造成藏家或行家难在此时放水手中的重量级拍品,因为这不仅难以获得极大的资金追捧,同时会影响其他同类藏货的价格走势——譬如齐白石、张大千行情走好之时,市场就已经开始提前透支,而今年众多齐白石、张大千作品的流拍和低价,也说明市场观望情绪的浓厚。

  而市场一旦缺乏精品、珍品等可能破天价的拍品,则整体成交额和高价艺术品就显得缺失,这样又开始进行恶性循环。

  事实上,在人人都可以是市场“预测专员”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论涨跌已没有太大的意义,艺术品定值的不可量化决定着它不能以供求来决定价格。影响它的因素,可能还包括货币政策、市场心理、投资环境等。更多时候,市场所谓“共识”的心理导演了涨跌的现象。

  在12月即将举行的北京秋拍中,有许多共同点值得关注,像北京匡时推出的“南长街 54号”藏梁氏重要档案专场和北京保利推出的“广韵楼”藏珍贵古籍善本专场,无疑折射出目前以文化为主导已经成为拍卖市场的趋势,特别是在北京匡时成功举行“过云楼”专场之后,这种势头就更加明显。

  在谈及过云楼藏书拍卖时,总经理董国强认为这是匡时的一次重要转型,“在市场发展初期,收藏以资金为主导。发展到下一个阶段应该是以专业为主导。最终,还是要以文化为主导。文化将成为艺术品拍卖业的灵魂。” 文化成为今年拍卖行业的风向标。业界人士认为,拍卖市场的粗放经营已经过去,细分市场悄然走来。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