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林兆华:在艺术上说真话是很难的,人艺也有烂戏

2012-09-28 14:42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阅读

\

  【简介】林兆华,1936年生于天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导演,1984-1998年任北京人艺副院长。现任北京大学戏剧研究所所长。执导话剧《绝对信号》开创小剧场话剧先河,随后创作《哈姆雷特》《窝头会馆》《建筑大师》等60多部戏剧,艺术价值极高。

    林兆华:戏剧愤青75岁

  【先锋语录】

  ★在艺术上说真话是很难的,人艺也有充场次的烂戏。

  ★如果要想表达的东西,别人不让表达,我就耍一点狡猾,打一点擦边球。

  ★我觉得我们现在的舞台太像“戏剧”了,我们的戏剧太像“戏剧”了。

  【作者】《国际先驱导报》记者 陈雪莲 发自北京

  “大导”林兆华摔了一跤。

  这出人意料的一幕,就发生在首都剧场的舞台上——《哈姆雷特1990》20年后重演,他上台谢幕,就那样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主演濮存昕赶紧从背后抱着扶起他,打圆场说:“他已经70多岁了。”此时,台下观众的掌声更响亮热烈。

  林兆华74岁了,他导过的话剧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他是“戏剧忠臣”,是不服老的老头,“活到老排(戏)到老”的话,当然也说过,并且,做到了。

  他早已退休,却又被人艺返聘,去年不仅推出新作《回家》和《说客》,还在年底举办首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建筑大师》《说客》《哈姆雷特1990》等6部本土剧加1部外国戏的组合,给北京的戏剧舞台带来惊喜和温暖。接下来,他还将跟中文起点网合作寻找网络写手,将《三言二拍》化为现代醒世录,搬上舞台。

  对自己的批判

  作为中国排演莎士比亚作品最多的话剧导演,林兆华在1990年代导演的《哈姆雷特》创造了购票队伍长达数百米的演出纪录。20年后,他成立的林兆华戏剧工作室不仅重演这一经典,而且第一次以民间戏剧机构身份邀请德国版《哈姆雷特》来京演出。林兆华女儿林丛告诉《国际先驱导报》,父亲认为官方请来的戏不够有水准,不能让观众了解现在国外戏剧真正的发展水平。这次希望观众能从对同一个剧目的中德不同演绎的对比中领略戏剧的魅力。他甚至说,自己邀请德国的版本,实际上是对自己的批判。

  《国际先驱导报》:这次举行首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林兆华:有一个历史的关系,1987年我去德国汉堡的塔利亚剧院演出高行健编剧、我执导的话剧《野人》,当时很少有亚洲导演在欧洲排戏,我跟这个剧院建立了友好的关系,我曾邀请塔利亚剧院的导演弗立姆来北京人艺排演过德国作家格奥尔格·毕希纳的《Woyzeck》(沃采克)。现在,我邀请鲁克·帕瑟瓦尔的《哈姆雷特》来人艺演出,2011年初,我会去塔利亚剧院演两场我的新戏《说客》。我希望即使我不在了,这个戏剧邀请展能一直继续办下去。

  隔了这么多年,今天才把德国版的《哈姆雷特》引到国内,这是很不容易的。中德文化合作应该是国家干的事儿。我们国家请的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到北京演出有三台节目,我做了调查,有两家都不是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这次之所以将《哈姆雷特》请来,其实我就是一个思想,中国戏剧界只是完成戏剧解读,不去搞舞台艺术,所以导演对于戏剧的理解都一一展示在舞台上,特别可贵。我们的戏剧专家们,我们的戏剧博士们,我们的戏剧教授们,希望你们来看一看。这台《哈姆雷特》非常好,鲁克在其间放置的那个唱歌的声音,我第一次在汉堡看的时候,感觉是天上的声音。

  Q:举行这次邀请展,是不是也有推你的徒弟的意思?

  A:一个是搞表演的濮存昕,一个是搞舞台美术的易立明,无所谓徒弟,艺术创造教不出来。我自己都是靠直觉排戏,我不是勤奋的人,我排戏时,理性思维只是起调节作用,直觉对我很管用。

  Q:你的《哈姆雷特》和德国的版本有何不同?

  A:我已经看了两次鲁克的《哈姆雷特》了,这个戏很刺激我,所以我把他请来,刺激中国的戏剧界。虽然我不懂德语,但我感觉鲁克比我当代和先锋,我的版本还比较传统。我的不是演莎士比亚的戏,而是当代戏,演员没服装也没化妆,平时什么样,上舞台就什么样。

  Q:你对《说客》到德国演出的期望是什么?

  A:我当然期望成功,我也有信心。这个戏很有意思,讲的是孔子的学生子贡出于自己国家利益去游说别国不要攻打自己国家,他本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结果竟以三寸不烂之舌引发四国大战。这部戏不是那种严肃的历史剧,服装也是把古代的服装当代化一点,不是纯古代的,加上民俗化的表演和滑稽的音乐,希望能在斗嘴调侃引人发笑的同时也留给人们更多思考的空间。这部戏具有世界性的主题,不仅对中国人有意义,也对德国人有意义。

  Q:1989年,你成功排演《哈姆雷特》,德国慕尼黑艺术节给中国文化部打电话,邀请你携戏参加,但因为这个戏属于“个体户”制作而被官方拒绝。而这次你的工作室成为首个邀请外国话剧单位的民间话剧工作室,对这种历史的呼应你有何感想?

  A:我没有什么对历史的感觉,我就是做这个事情就完了。当初被拒绝是必然的,进一步交流也是必然的,现在是一个必然战胜另一个必然,交流是阻挡不住的。但是世间偶然性也是很多的,很多事情都是偶然间促成的,最早也是文化部说《说客》这个题材很好,同时德国那边也看中了这部戏。   永远的怪味豆

  林兆华一直以善于颠覆传统,勇于标新立异的姿态为中外戏剧人所敬仰。影评人周黎明认为,他的作品拥有非常现代的风格,但跟中国古典戏剧又有着精神上的承接。专业话剧演员濮存昕也形容林兆华的戏:“不去讨好,不去献计,不去卖弄,像禅一样,是一种原本。”

  1982年,他导演的《绝对信号》打破了统治中国多年的“现实主义”美学,被认为是中国当代先锋话剧出现的标志,这部戏也引领了中国小剧场演出的潮流。《绝对信号》在人艺一楼小排练厅“内部演出”结束后,八九分钟没有人讲话,林兆华紧张得透不过气来。这时,老演员田冲说,北京人喜欢吃一种铁蚕豆,甜酥蹦豆;四川有一种怪味豆。我们就把这部戏当怪味豆吃,其实也不错。林兆华至今对这句话印象极深。事实上,在许多人艺的人看来,林兆华永远是一颗怪味豆。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2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