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柏桦:西藏书

2012-09-28 13:3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柏桦 阅读

  无常(一)
  
  押往刑场的人、网里挣扎的鱼、乡间待宰的猪……
  你的身体是一件行李,暂寄于此生。
  
  他们对于死,没有准备。
  莲花生大士说:“临终那一刻才准备死亡,
  这不是已经太晚了吗?”
  
  Milarepa 说:我的宗教是生死无悔,“这个我们如此害怕,
  所谓的尸体,此时此地就跟我们住在一起。”
  我们何时才能有恃无恐?熟悉你的心性!
  
  Montaigne说:“我们不知道死亡在哪儿等待着我们,
  因此让我们处处等待死亡。
  学会怎么死亡的人,就学会怎么不做奴隶。”
  
  我们将在何时死去? 临死的样子呢?
  他不怕死,只怕痛——
  重病或灾难真能让我们惊醒过来吗?
  
  病危时,他说,人最要紧的是养性保命。
  全愈时,他又说,人最快时间恢复的是恶习(吃烟、吃酒)
  而人生,死是一种开示,如此迫切。
  
  活过一百岁,就是不可言说的永恒……何必呢
  “谁晓得明天晚上我是否还能够活着睡在这里?”
  记住老母牛的榜样,安于睡在谷仓里。
  
  前一天,他还好好的,第二天,他就死了
  请想想他飘浮不定的死期……
  我知道你总在新年为他人哭泣。
  
  时时刻刻,你也会想到那注定的第二天,
  如是,前一夜,你会把杯口朝下,放在床边。
  天真的人、懒惰的人、无用的人啊,
  
  佛陀说:在一切足迹中,大象的足迹最为尊贵;
  在一切正念禅中,念死最为尊贵。
  
  无常(二)
  
  阅读这本书时,
  室内的光线已变暗。这一页翻过,
  
  我开始幻想尼泊尔寺院上空的秋云……
  如此短暂;
  我那微细的毛发呀,它在变。
  那些卑贱的人或高贵的人终将死去……
  
  记忆——
  
  急流冲泄、一滑而过
  
  一位身材高大的上师在那里讲经。
  
  2010年11月22日
  
  逝去,逝去……
  
  天空迎面扑来,初冬宛如初夏
  黄昏里,那幢楼房、那间病室
  
  她
  无法以一颗欢乐心进入哀歌
  
  她日里问夜里问,每隔一会儿都要问:
  我死时会是什么样子呢?
  
  凡心是风口的灯火,无法稳定
  困难——超过那只浮在水面的乌龟
  
  注意:
  一只小昆虫正把你的小手指看成伟大的山水呢
  
  逝去,逝去……
  让我们的心在寺院。
  
  2010-11-29

  这一刻
  
  一

  每当我们打开电视机,就看见阿修罗和饿鬼的世界
  但在天道里,金发碧眼的冲浪人正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谁说死亡的一刻是一个强力时刻,最后的心绪
  将影响你立刻的未来。听听:在这黑暗年代里,
  普贤王如来的“心要”将像火焰般照耀。
  
  但“现在我已获人身,没有时间让心在道上彷徨。”
  
  二
                                  
  透过闻、思、修三慧,他对我谈起精神的远景:
  完成大圆满法。死时,你将如新生的婴儿,了无牵挂。
  
  贝珠仁波切说:我的孩子,过来躺在这里。
  纽舒龙德静静地躺下,挨着他的上师。
  
  你看到天上的星星吗?
  看到。
  你听到左钦寺的狗叫声吗?
  听到。
  你听到我正在对你讲什么吗?
  听到。
  好极了,大圆满就是这样,如此而已。
  
  “就在那一刻,我心里笃定地开悟了。我体悟到本初的智慧。”

  2010-11-29

  索南南杰的虹光身
  
  “我惟一的要求是,死后一周内不要动我的身体。”
  1952年,西藏东部,79岁的索南南杰说出这临终语。
  这位年轻时曾短暂当过猎人的“密行者”,
  这位终生以在石头上雕刻咒文和经文维生的人
  现在,他的遗体已被家人包裹起来,放入幽暗的小屋。
  微光渐渐,恨快,眩目的彩虹光照亮房间,
  接着消失……如电似幻……
  这位曾经爱独坐山顶仰望天空的歌唱者呀
  这位平凡的忘光了所有教法且身材伟岸的人呀
  他正在一点一点地变轻、变小。
  第八天清晨,当抬尸人揭开包裹时,索南南杰已无终影
  里面只剩下些许毛发和指甲。
  
  2010-11-29
  
  无著
  
  四世纪的印度佛徒无著老是朝思暮想着一件事
  ——某一天能亲见弥勒菩萨。
  为此,他一次又一次去山中闭关、观想
  前后十二年过去了,菩萨从未出现,
  无著也死了心,决定再不闭关。
  
  一日午后,无著在道旁逢着一只老狗,
  它的下半身全腐烂了,上面尽是蠕动的蛆虫。
  无著二话不说,当场就从身上剜下一块肉
  递给狗吃。并同时决定帮狗除蛆。“不对!”
  他转念一想,“用手捉蛆,不小心,会伤害蛆。
  那就用舌头去舔、去吮。”
  
  无著匍伏在地,倾身向狗,闭上双目,伸出舌头
  ……似有沙土被卷入嘴里,无著睁开眼睛,
  从地面略略抬起头来:
  狗已消逝。弥勒菩萨正微笑着挨在他的身边;
  温柔的光辉,在无著的周遭,熠熠降临、闪耀。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