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海氏2016年诗选

2020-08-05 09:2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海氏 阅读

海氏

海氏,1965年生,八十年代开始在民刊、网络写作,2000年后一直坚持自媒体自在写作,居住南京。

新年杂谈

1

有时候过于严谨的言辞会使空气干燥
偶尔抒情便可以逃脱文字狱
一个人加一台笔记本足以支撑
一个空间里的所有时间
无论最后坍塌的是人心还是其他什么
总之没有多余的声音会被饶舌左右

2

我们生来就是文字后面的隐身者
让语言的玩偶与他人鱼水交欢
只要现实的兴奋点没有极限
心灵的尺度大于肉体的
我们便是他们孤单时道德的免疫疫苗

3

一个权力的铁腕可以改变大众
十年以上的宿命感
以及流行词和善于盘点时事的文笔
如今读到“封建迷信”四字尤为滑稽
其实量子就在他们的细胞中自由飞翔
嘲笑和漠视外面的脑满肠肥

4

没有细节的哲学在冬天里是白色的
一场雪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不是所有人都需要被救济或被救赎
最好的结果是关上窗和过去对饮
让年届不惑在镜中展现一种运道
远离工地切割石板的粉尘和渣土车的鸣笛
至少可以睡前怀旧一张黑白照
体会往日呼吸的清澈

5

隔岸观火
不是要你像一头狮子伺机而动
股指永远只是一组数字
熔断了还会再生
只要背熟了乘法口诀
你会在死气沉沉的谋生中突发光芒
燃烧并且厌倦
这就是明心见性的法门

6

无奈的智慧是距离
打发你们时间的流量
交情需要坐下来静养
然后声音就会发出同一种唱腔
不解释就多用“如果”
不然呢
多少言不清道不明的是非
会一语成谶

7

大圣就要归来
去繁就简的日子
该剃发了

2016年1月4日

人世间

人世间有很多人和事
其实与人和事没有一点毛关系
发生的时候
他们不是早走了就是没来
不信你双手食指和拇指正反摆一个框
看见的一定是你最想要的风景

人世间有很多美丽的颜色
美到你想哭
想占有
想和同时看到的人打一架
然后满脸伤痛的躺在一起
因为这才是兄弟

人世间有很多的遗憾味道刺鼻
每次想到就会心酸
就会四周巡视找一个封闭的场所
这不过是人的一种本能
只是再也没有机会在肚脐上插一根管子
重新选择胎死腹中

人世间有很多苦难会成为另一个苦难的
良药或麻醉品
我们的肉体和心灵就是这么轻贱
苦吃多了
就会觉得甜
就会觉得我们社会当然在文明和进步

人世间有很多爱是无可奈何的恨
就像没有无缘无故的因果
乘我们心猿意马的时候
突然,让人汗毛肃立
脚趾痉挛地大喝一声
我靠

2016年2月20日

梅花祭

1

你可以把时间拨到正午
这样光线可以透视花瓣的纹理
放大栗色执迷的瞳孔
除了你内心正在同步柔嫩的焦点
其他一切都是可以模糊的
一个人的不切实际对他人是模糊的
然而务实的生活一定会褪色
会把你带到陈旧不堪中死不瞑目
生命就是反反复复地夺目和诀别
然后在暮色中遗失
你曾经看见盛开的花季只是那年三月的往事
枯萎的花径会麻木你对来年的憧憬
同样的地方和同样的一群高举镜头的人
他们自我感觉可以留住花期
如同你从某个角度的花影看到某日赤裸的下午
把所有对艺术的感官悬挂在腰间
闭上眼画面就会成为回忆的邻居
你不过就是自己的一段焦距
由近拉远以后
在模糊中祭奠着消失的清晰

2

你最不善长的就是生出翅膀停在梅枝上
尽管这个场景时常出现在梦境
你越过梅花谷和那段修复的城墙
声音沙哑如鸦
可你飞不出前湖的水影
和所有与你息息相关的视野
做人只能活在自己眼见为实的世界
也是一种伤悲

这时你会选择别人踩出的小路
选择一种无色的花蕾
想象一片开出桃色的花海
你就是某棵树下作茧自缚的醉者
就是若干年前有过一绿的叶子
枯黄并腐烂在泥土中
守候花瓣凋零的一天

3

那天早晨
你醒来突然觉得这是过去经历过的一天
念头闪过某本小说里三花聚顶的瞬间
其中一朵梅花似被你拈在了手中
这只不过是梦魇迷惑你面对现实前的延时部分
你大可以当作这是一种怀旧的思想
然后衣冠楚楚
开始陪儿子一起快乐地虚度时光

2016年2月26日

花农、悼词和其他

1

我代表所有三月剩余的精力成全你
让你从绿色的纤维上凝聚花红
我除了剪枝
就是看着落日在雾霾里再一次昏暗

2

会有什么样的身不由己
能使众生放弃一个打盹的休息日
猝死在等候高铁的站台上
对你是一种解脱
对你留下的却是各种各样因果开始的苦难

3

春天是植物复苏生长的季节
我看到是人类的倒春寒、春要焐和即将到来的清明节

4

我们其实和生命不共戴天
我们终将被它的某个借口杀死
机会好还有高阶轮回
但多数终将在某世蝼蚁的寂静中魂飞魄散
除非你通开玄窍
在漫长的空寂中退居成一粒与时间无关的沙尘

5

这是我一直坚持在泥沙中孕育生命的理由
收获一朵可以改变黑白的颜色
一轮接着一轮绽放
如果没有意外
梅花谢,樱花开

2016年3月7日

往事就是一些最白话的句子

1

得了中耳炎才知道听而不闻有多奢侈
在梦里疼痛会经历很多戏剧成分
有时惊醒一身冷汗
仍然带着英雄主义过后才滋生的
那种无奈心态
我们已经安逸到了
和病痛一起杜撰人生的年龄

2

正好我把家养的梅花移了花圃
听说某人本命年辞了职
这是冥冥偶然中的必然
就像给过去的自己写一段文字
曾经的你也会觉得
肯定是这样
还会是怎样呢

3

多数人抒情是因为别离
别离是因为有往事铺垫
其实往事会有很多种演绎
不同维度的你做着不同的事情
都是为了一个终将别离的结局
早些晚些而已
那就应该告诉自己一直应该快乐
这与过程和结局毫无关系

4

我们有一天还会坐在一起
料想有一半人会沉默地玩着手机
其实这和1991年我们坐在一起没有区别
那时的场景不过是
有一半人看着邻座的姑娘

5

1985年我走进你们的校园
从教室窗外用口哨引起你们注意
逃课是最常见的记忆
每人手里有一本《那风》
各自读着别人的句子
有些句子的主人
如今我早已经忘记

2016年3月26日

雨后杂感

1

我的情绪在原地打转
以为眼高手低也是境界初始
昨夜电闪雷鸣
掌心灼热
沿手少阳三焦经感触到一颗热心
这个淅淅沥沥的四月无外乎是
几处寻春
几处剥离了三分念想
四分睡意的呼吸

2

亲爱的老友
我记得你所有莫名其妙的悲观
无非是和夜晚过不去
这是一道从鼓楼到巴塞罗那的坎
因为时差不同

3

一次劫机毁了我四月的迪拜之旅
沙漠也许要吹到七月
才能使我的仰角
置于墨镜之下
突然发现周围全是
台湾人的文字
农历是一部活着的三叶草
这是我
来自八十年代的强迫症

4

每天起床
总是擦擦某片花叶
松松某盆泥土
剪剪某节枯枝
哼哼某段小曲
这时我二十年后的孙女醒了
小手后面透进了阳光

5

睡在我右边的女人
是从原子到量子的虚无
梦境里的人际关系永远也
解释不了这人世间的长情
其实就是生日到清明的距离
漫长、漫长、漫长得足以
模糊了自我
 
2016年4月16日

日子的风景

我喜欢呆萌的东西蹑手蹑脚地靠近
它们容易轻盈地带来温暖
为了生存,动摇潜在的暴力者们
把控制欲稀释成爱意
不是这样吗
这也是我们多数对待孩子的过程
有一天这种表述开始沙哑
一个力不从心的下午
发现成长的不只是子女
也是父母

陪儿子看岛国心灵鸡汤《垫底辣妹》
这让我想起年轻时爱看的小鹿纯子
每次她弹跳起来的时候
就会出现一次早搏
压弯一次深长的呼吸

我们语言是建立在沉默的基础上
尤其是父子之间
每个句子都会伸出翅膀
把临时的尴尬打破
气氛会凝聚成默契的意象
代表我们生来就属于
构思与被构思的执念
这执念里有家
家里也有执念

我总想着有人可以交换梦境
甚至交换彼此的生命
这样才会有一种亲人的纽带
把狗日的无聊日子打发成
一路风景

2016年4月30日

客官,做个梦吧

客官,你走错了吊唁厅
夜晚的梦里便有了陌生人
坐在你的床头排练起二重唱
你意识到这不是你的床
他们讨论着你和女主人的关系
当你匆匆逃离到机场时
因机票上姓名字母错误被拒绝登机
于是你的人生出现了黑白的无奈场景
直到被迫醒来

客官,五天前弗洛伊德诞辰160年
你看到一位姑娘留言“生日快乐”
活着原本就是一种嗜好
它可以混淆死亡带来的对立面
让你在死后溜进别人的梦境存活
这是一种不计成本的社会交际
这样的社会根本没有什么主义

客官,你身处一个精神荒凉的国家
到处都是古迹和古玩收藏者
他们身体的器官已经开始衰退
需要做一场生机勃勃的好梦
梦里有美好的理想和童年的唱诗班
还有一个官方发言人正在披露
下个年度即将产生的代表性谎言

客官,再来碗汪家馄钝
今儿个吃饱了要去梦里与伪军比试刀法
周公曰遍身红血是大吉

2016年5月11日

给儿子订了一份报纸

1

当年不知道油墨有害
用人民日报包裹了一个童年的早点
那时候还没有新闻联播
早餐后油油的报纸
是我所有的政治生涯
可惜一个孩子有致命的粗心
一次大事件后把老师布置的抄词“大快人心”
写成“不快人心”
差点没有成为小学生反革命的我
在社会主义的国家结婚生子了
张口还会两句英文
中年以后的恶习改掉了吐一口痰
用鞋底一抹
像抹去了所有的政治觉悟

2

互联网早晚把旧报纸弄成收藏品
但仍然是中学生可怕的敌人
在智能的围攻下
给儿子订了一份报纸
如同订了一张继续在这国家航行的船票
彼岸永远是虚构的
儿子的政治分数却是一个现实

3

年轻的时候以为理所当然的老年
是躺在摇椅上看报纸
像我那个国民党太太的姥姥一样
现实是如今年迈的父亲沉迷在网游
支付无限流量包年的费用
是我幸福的预防他老年痴呆的开支
感谢党,还没有和谐英特网
感谢人民,集体提高了文革后的智商

2016年6月27日

给我一把枪
(注孟秋词,孟冬曲的摇滚歌名)

那年孟冬唱着孟秋的怒放
青春就应该是被老师赶下舞台
就应该是我们狠狠扔在鼓楼广场的啤酒瓶
和我自行车前杠的姑娘
就应该是被她长发挠痒的脸庞

从我的文字里是否听到了歌声
没听过冷击乐队的软摇滚吧
那时我还不知道民谣这个流行词
我说有一天我们如同几只乌鸦
在云雀群聚的地方流浪
孟冬只会《对着星星独自地唱》
(注:孟冬获奖摇滚歌曲)
带着不假思索的爱情
和满头满发满脸满腮的春芽
走着忽快忽慢忽进忽退的步伐
我多么愿意我仍是当年的观众
从没离开

我猜想一个失眠的夜总好过
一个耳鸣的孟秋
独自在一个虚无的地方白话生活
从他脱发的皮屑里
我要忍耐多久的时间
才能回想起他年轻时叼着烟头的样子
我们在乐队排练场外
我们就像詹姆斯·乔伊斯那样
有一搭没一搭
看落日变成了彩云
看彩云变成了姑娘的背影

青春是罗鸣侵略了海明威的诗句
记得他留在竹躺椅上往下流淌的鲜血
和遗憾时咂吧咂吧嘴
咽着唾液
那永远是浓浓的烟味
额……女人味
他小说里的需要晒太阳的被子味
酒精味以及拿下眼镜哈一下
的泡菜味

如今城市的上空有各不相干的乌云
它们早晚摩擦出雷电
会闪亮我们念头里昏暗下去的画面
那些画面虽然泛黄
差一点让我觉得我正在另一个国家
和儿子谈论一段剧本
曾经熟悉的人原本就是撞脸的演员们
声情并茂的台词
我用半生才打发了厚厚一本的台词
可以唱
也可以一目十行
即便闭上眼睛
捂着心跳和早搏
语言还是那个样子
年轻时的样子
靠在我肩膀上温柔的样子

2016年7月9日

每天坚持写一点年轻的句子

每天坚持写一点年轻的句子
神经末梢会散发出代谢的味道
会让自己在一个小城市自然醒来
把旅途过的少一点方向感
多一点人情味
有时候不是我们狭隘
是那些曾经光荣的东西
在数得过来的大地方弥漫着臭味

听过自己一脸严肃的演讲
端坐在舞台上
心里却想慌了嘲笑那些鼓掌的众人
如同成千上万盯着网红的无聊胚
你们还能再寂寞点吗
如此这般群居在空调下
一群生来就是拿着
冈本003吹泡泡的打气筒
嘴唇含着凋零的日子
蠕动在集体主义咽炎
和日益闪光近视的宿命里
可悲的蝼蚁

除了爬行在我的祖国
那还能怎么样?

2016年7月13日

几段句子

你们痛得像海鲜煮熟一样弯下了腰

总想写点东西可以吓唬到小资们
这可不像倒一杯梅多克红酒那么简单
因为我们的街道上没有冷清的枪声
也没有来不及处理的血迹
和酒醉的士兵给你一幅文学里的南美
所有人不会去留意周围的生命是否流逝了
比如避热的蚯蚓等着被晒干
我不能摆脱自己
做一个表情陌生的他人
成为你们的地狱

里约热内卢的感冒也会流行一句广告
我需要药物远离弱者
体育精神不过是紫色的天气里燃烧的内脏
各种新网红曝光着冠军的隐私
竞走中谁踩掉你的鞋子
是京剧脸谱昨晚吓尿了巴西小偷
一路横冲直撞
你们痛得像海鲜煮熟一样弯下了腰
让我翻开几本藏书
魔幻的角色本来就喜欢出其不意

他们说嫩模裸拍调戏男篮的时候
我差点笑出了声
 
如果我们再相见

如果我们再相见
我会原地坐下来
抬头注视逆光的你
即便看不清任何表情
这也足够了
因为你身后的阳光
刺的我泪眼模糊

2016年8月14日

秋天三则

秋天的鸟儿都有点肥

总有人约我请客吃饭
杨黎说一起吃饭的人他们并没有一起睡觉
这是一个问题还是一对矛盾
比如宝宝的宝宝和隔壁老宋一样
每逢八月总有一些情事会传出鼓声
让空气都震荡出翠绿
等到下半月会有许多小鸟从体内飞出
收获整个秋天

南京的天空蓝几天就会浑浊
心情随之也会吊儿郎当
人们开始忧虑食欲会不会背叛自己
纷纷相约下午茶
忘了甜点和脂肪之间的父子关系
把自己的胃口变成了子宫
如果大家都这样
我觉得我在自己的长短句里温养几只小鸟
有何荒谬

秋天是立碑的季节

罗鸣说他的小说是中国最好的几个之一
然后就去邻桌陌生姑娘那儿递烟了
我听着老歌,觉得歌词里有东西爬出来
驮着一块碑
勾出我行草一番的热情
汉字书法的诗韵总觉得好过语言
笔锋能擦出雷电
闻到秋雨来临的气息
 
突然有霸王别姬的心情
不知是耳鸣还是秋叶在尖叫
还有谁能从果实里咬到我
满脸羞红

秋天里的纠结

孟秋劝我出书给自己一个交代
当年拒绝了安徽文艺如何再委身江苏文艺
姑娘卖身尚能颐养家乡父母
我等这是情何以堪呐重归襁褓吗
自白的唱腔不如太平歌词
哪怕京韵大鼓也能吐露一二哦呀
天上的云雀叽叽喳喳
流水里的鲤鱼腰身真是那个细
我把秋风当阶梯
踩到云端梦一场戏

2016年8月16日

腹泻随想

1

如果你想理解庸俗一词
就在蹲坑的时候写写诗
阿摩尼亚听上去像一个姑娘
但是被缠上了是会窒息的
手机的好处就是随时随地输入句子
贴身放着
便有了人的味道
也有了味道里的一望无垠

想去布达拉宫蹲一次坑
净空腹腔去听一段可以流泪的经文
学几句藏文吟诵仓央嘉措的情歌
这种流浪在生死之间的感觉
三步两步就能登上天堂

2

我不是野百合
没有生物碱来医治你们心里的毒瘤
更不是恶之花
催眠你们贪婪的意念
把男欢女爱描绘成道德禁忌
我只不过从应天高架下来以后
停在路边傻了吧唧等人

3

来世愿做一棵扎根在水里的树
模仿着水流一起摇摆
枯水的时候等到了貌似自由的你
留下了几行环绕的脚印
终于了结我俩今生的恩怨
从此以后阳光照在我俩身上
和照在雨露禾苗万物生长一样
再没有任何区别

4

传说喝一罐红牛再炒股
你的心里头会有一头公牛
高傲地站在山坡
俯瞰着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2016年8月25日

绝望的玩具(民谣歌词)

玩具玩具,你也逃不过死亡
无论是跳跃的安静的还是旁观的他们啊
这城市就是一条腐烂的沉船
生活再还原不了原来的模样

玩具玩具,你还来不及补妆
无论是群居的落单的沉迷爱欲的群众啊
逃不过天上一颗落地的光芒
生命却脆弱如同吟诵的那样

玩具玩具,你从不唠叨希望
无论是记忆的遗忘的貌似重要的角色啊
都各自躺在断墙残垣的中央
生存只不过一句可笑的奢望

我们都知道迪伦唱到他们躲在墙后
制造枪制造飞机制造炸弹
还好意思聚在一个名叫杭州的地方
还好意思怀疑我们把水果刀带上了高铁
那不过是要去北方的北方
削一个秋天降燥的梨啊
让我们的咽喉还能说唱
还能像生产线包装的玩具们那样
重复着哇哇哭声
心里却感不到悲伤

我们都知道迪伦唱到他们躲在墙后
制造枪制造飞机制造炸弹
还好意思聚在一个名叫杭州的地方

2016年9月3日

日常琐趣

1

今天很想闻闻你的皮肤
闻闻你的汗毛
然后用一把剪刀把你剪成缩影
像细软一样藏进首饰盒
为你泄露天机
害得老夫我股票大跌

2

每次和你聊天12小时内
我会不知不觉闯一次红灯
罚款200元
看来我的命运已经为你亮起红灯
我却不以为然
盘算着把你的后半生
扎成蝴蝶结

3

小学的时候前桌的妹子
喜欢把双脚伸到我桌下
扮成油门和刹车
我很知趣踩上去左右踏板
配合默契共开小差
害得我如今习惯性动作
踩完油门就踩刹
常常被跟车几乎追尾闪灯抗议
所以我一直严肃教育儿子
坏习惯一定要在童年改正掉

4

最近学会烧菜
才明白人类的胃口太淫荡
比陈世美和潘金莲三心二意狠多了

5

当众生都开始阅读迪伦的诗
我仿佛看到小孩子们摇晃的脑袋朗诵
我儿嗓门突然滑音
于是被众学子鄙视没有文化
这是多好的一个文化盛世呀
我偷偷安慰他
你就用京剧唱腔朗诵
踩死那帮丫的

2016年10月21日

其实荒诞的不是思想而是生活

1

看你把一幅画挂到阳光晒到的墙上
我就知道你喜欢暖色
而我只会把花搬到阳光下
对着她们拍照
甚至选用了冷色调
是不是我们内心都需要增加曝光度
那只有流逝的日子才会知道

2

年轻的时候喜欢和孟秋讨论穿墙而过
尤其是玄学的理论基础
于是我家的墙上总有那么点哲学的裂纹
一日复一日地伸长
直到有一天雨水渗透进来
潮湿的印迹呈现出人脸
还是一副深思的表情
我才得出一个结果
其实荒诞的不是思想而是生活

3

一切虚妄都有表达的权力
用色彩、音符或者文字
你可以冒犯我的神识
但生活终会使你落荒而逃

4

学会欺骗自己的人一定长寿
只会欺骗别人的人一定短命
这个事实被信仰利用以后
反而不信的人多了
这就是生活面具荒诞的起源
你如果坐在我对面画眉
我八成会想象你低头剃毛时的性感
然后会渴望爱情

5

你曾到过那人的心海放浪裸奔吗
这不一定和你有关
只要那人坦诚

2016年12月5日

0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