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雪迪:人与海(组章)

2019-04-25 09:3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雪迪 阅读

雪迪在加利福尼亚

雪迪在加利福尼亚

  雪迪,出版诗集《梦呓》《颤栗》《徒步旅行者》《家信》,著有诗歌评论集《骰子滚动:中国大陆当代诗歌分析与批评》;出版英文和中英文双语诗集9本。作品被译成英、德、法、日本、荷兰、西班牙、意大利文等。

海滩

  ……涨潮,那样宁静,那样柔和。夕阳在海面上点燃起巨大的火柱,海水平静地一点一点浸吞沙滩,发出悦耳的有节奏的浪声……。我,一个孤独的徘徊者,在被海的舌头舔湿的牙床上走着,沿着一条浪线向前走着,脚下的沙滩柔软、平和。尽管不久我踩下的脚印将被海潮抹去,这行脚印划出的区域将被海水占领,但沙滩对这一切默默接受。

  脚印。脚印。难道我对生活也抱如此的态度吗?默默地接受。接受一切不公平的挑战, 接受也许是命中注定的折磨,接受巨大的火柱在我心中燃烧后遗留的狭长的伤口,发着焦臭的味道。让命运像一只猫一样蹲在台阶上,对着我挠首挤眼。脚下的沙滩无比柔和而温顺……。海水已经冲着我的脚了。像一个又一个节拍,打在我的记忆上。她,也是这样柔和,这样宁静、秀美。可是在一个星光明亮的晚上,她却走了,连告别的话都没说。她几乎把我的生命也带走,把我交织着全部痛苦与欢乐的岁月像纸一样叠起来,带走……。脚下的沙滩默默接受一切,换来宁静与存在的保证。夕阳燃烧的光柱,象征着一种无法抵挡的力,烧疼了我的眼睛和我的心灵。你看这些站在我旁边用牛铃一般的眼睛钉着我看的人们,当一个人真正思想时他反倒像一个展览品。他们用油纸包好自己流动的思想放在抽屉的角上,再加一道暗锁。用审判官一样的神情注视,小贩一样的动作扒拉着,暴露在他们面前在痛苦、欲望中抽搐的像鲜鱼一样的灵魂。难道他们没有自己活生生的思想?难道他们只是像一条海带被机会冲到生命的海滩上,毫无知觉地摊在那里? 对这一切,使心灵激怒的一切,挑逗着人的感情神经的红布—那种麻木,对这一切都无言地接受吗?脚印……脚印。海,我生来就喜欢海。喜欢它的变幻无常,喜欢坐在它的对面产生无数的暇想,喜欢它的痛苦,阴郁和狂怒,喜欢它的宁静和温柔。因为海像我,我也像海,我有海的全部变幻无常的品性以及宽荡的没有遮拦的海平面。对于沙滩,我却从来没想过。没想过它难言的隐私,它的艰难以及它浸透泪水的生命。难道我还要等待一个奇迹的发现吗?我从北方向着海洋一路走来,承担脚步的孤独和心灵流过血的苍白。难道那些脚印只是像钱币一样码在沙滩的集市上,而我背负而去的却是茫然和沉重?低下头来,看吧!那些冷漠的石柱把目光像火把一样投到地上,“绝望”那海鸟一群群落在我肩上,羽毛抖落一片,看吧!你只要从迷茫中睁开眼睛,不用四处寻觅,看那海,我最喜爱的海。—海水开始退潮,就像幕布一点点拉起,露出后面一块神秘空旷的场景。沙滩一点一点裸露出来,还是那样无声。海水柔和地拍击,发出一种有如鸟群飞离森林时忧伤又动听的歌浪,又好像母亲从摇篮前略带疲倦而快乐地站起来,脚步轻柔地滑开。退潮,海水开始退潮。我不知道它是不是成功后的失败者。海,那是我最喜欢的海。……沙滩一点点裸露出来,承担海所抛下的大量遗物,只是顺着它的额头,顺着身体伤裂的缝痕,苦涩的泪往下流着。它的心灵平坦光亮,没有一丝迷乱。对于退去的海水,曾经把它全部生命窒息的海水,注视它一步步退去,它仍然默默接受,默默献出。我不知道海滩是不是失败后的成功者,但我知道了一个秘密,知道了一个写在黄昏里的秘密。

  还有什么可留恋的?我寻找丢失的却得到收获。也许他们揭示的根本就无所谓成功或失败,而是一个默契,一个自然或者人类生存的永恒的默契。那里没有成功或失败,只是一个瞬间与另一个瞬间的比较,那里也没有痛苦或者狂妄,只是一个旅程接替另一个旅程。这自然与生命的周而复始的运转,不断变幻着组合的完成生命的过程,是秘密的全部答案。所以,永远不要问,你成功了?失败了?永远不要问,你痛苦还是欢乐?这一切 都像牡蛎与海藻一样牢牢粘附在生命的船板上,这一切都是你奔向生命全程的脚步的前一脚。只有当你走完全部旅程,你才能站在那个终点,缓缓地转过身,面对生命低声地说:你是痛苦,还是欢乐。

  ……涨潮,那样宁静,那样柔和。夕阳在海面上点燃起巨大的火柱,海水平静地一点一点浸吞沙滩,发出悦耳的有节奏的浪声……。

  ……天渐渐地黑下来。好像一个杯子巨大的阴影遮盖一切。一切生命的液体都在这个杯子中晃动,组成一条神秘的五彩斑斓的链带。我无法离开这里,我的意识和生命象无数铁粒射向这块巨大的磁铁!我独自留下,海滩上没有其它人迹。这里有一种召唤的声音,有一种魅力。海潮不断冲击海岸,发出喧响。黄昏在远处的海平面上一动不动地蹲着。铅色的海挂在那里,被海风把边角掀动。天色越来越暗,而海也越来越阴沉,看去显得深奥、神秘。我朦胧地站在沙滩上,长久的,没有移动。我总是觉得从海的腹部传出呼唤我名字的声音,像鱼群一样向我游过来。它熟悉得使我浑身颤栗,使我回想起死去已久的爷爷在最后一瞬间凝视我的目光!我无法离开这里,黑夜的孤独,黑夜的痛苦,这一切在我身上积压的太长久了。做为一个人的全部悲哀与艰难,成为辉煌荣耀的全部代价,如今都像一个索债者迎面向我走来,像我背负一个不能丢弃的孩子,在硕长的没有桥的河谷间行走。鱼群在海面上露出鳍翅向我游过来。这是一个飘满星星的夜晚,一个睡满夜晚的白天。……海潮继续拍打海岸的脊背,远处有几只船懒洋洋地躺在水面上,礁石总是竭力踮起脚尖,把头伸出水面,仿佛在凝视什幺,等待什么。一个浪头向我脚下冲来,粉碎,又退回……这里的一切都在互相撞击,孕含巨大的骚动,但这里的一切都有一种宁静、深远的气氛,使你的身心在产生一种英雄般的感觉后无比平静和安详。我再也不能离开这里了!我无法逃避那种召唤的声音,我无法在我脑海中抹掉海浪撞击海岸的喧响,我再一次产生奇妙的感觉,我消散了,象一个浪头一样地粉碎,融流在海中;我的身体起伏抖动不停,一股清澈的流向四面扩散。海聚集,化成我的形象,走上海滩,站立在那里!……我不知道天是不是黑了,我不知道区分白天和夜晩的标志是什么。生活是可爱的,我永远无法背弃它。它像一只船,与我交融,与我共存。于是,我成为一个象征,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在这个充满神秘感觉的海滩上。我又看见那个爱过我的女人,我又回忆起我吻她时那种感觉。因为我看见在海的深处,在消失一切痛苦、邪恶,消失一切心灵挣扎的地方,在充满和平与安谧的云状的珊瑚岛上,通向我,通向我安祥的精神体,由鱼群搭出一条白光闪闪的路;我看见在海平线的上空,缓缓飘来一个巨大的,散射着红光的,柔软的—环。

  已是早晨。我坐在海滩上,让阳光用她温暖、迸明的皮肤摩擦我,使我在这个明朗的海滨产生无数欲望。我坐在海滩上,像礁石座落在海底,黑色、沉静。海,我仍旧不能把你舍弃,我无法对你说吿别,然后启程而去。在我耳边充满你巨大、庄严的喧响。浪花犹如一排骑兵,挥舞阳光的马刀,在铅色的地面激起无数白色的马蹄花,然后在接近海岸的瞬间骑手纷纷坠地,另一排骑兵又呼喊而来!海,在你冷峻的身体里我看见一种伟大,这种伟大足以使无数在海滩上拾拣贝壳的人瞠目结舌,足以使无数庸碌之辈魂飞魄散。这种伟大就是你无所不在的“交融”!欲望与凝重的交融;光荣与耻辱的交融;礼拜与诅咒的交融;狂暴与温顺的交融。你交融的足迹布满每个角落,就像命运向着流浪汉在每个山峰上招手,你交融了你自己。你被激情撕得粉碎,又被激情召唤,就像海浪与沙滩,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无论是在哪一个瞬间,都不休止地唱出它自己的歌!

  海,你的伟大再一次深深地震憾我!无数葬身于你手掌翻动之中的船只,无数像石头一样沉入海底,又被你推上来的遇难的人群,多少个家毁人亡的悲剧,都成为你动兴的游戏。那些盘旋的海鸟,享受爱情游戏,在阳光下驾一叶小舟,躺在你柔软臂弯里的情侣,像花瓣一样怒放在海面上的沐浴的人群,在你温柔的爱情里度过多少美妙的光阴!海啊,我不需要你回答我什么!我知道那些渔夫为什么听着妻子的哀哭,看着孩子惶惑的面孔,怀着对你阴影的恐惧,仍旧挽起裤腿,升起一张张渔帆向你的心中漂去。我知道无数歌者为何选你做为他们的眠床,一世的英才为何被人类选择了你的怀抱为他的终身囚禁地!海,我也同样知道,在你面前,阳光为何会产生奇妙的感觉,任何一种心灵为何在你面前都感到一种坦然、净化和威慑。让人类接受你的温柔又同时接受你的残暴!让人类恐惧你又感觉到不可抗拒的召唤!你用死亡和幸福教会人们顽强地谋生;你不分善恶,让每一个人认识自己的为量并学会掌握,你与人类的生存永远不可分割!海啊,你的一切都是旋转的,交融的,正因为如此你才无比的神秘,你才无比的伟大!

  站在你面前,注视你,海,我一动不动。海浪打湿裤腿,淹没脚踝,也打湿我的心。当我启程而去的时候,那个远离你的世界,海,那里也有你孪生的一个兄弟,和你一样,神秘而伟大;和你一样,有着不可抗拒的召唤。你就是他,他就是你。只是在你面前,我流出眼泪;而在他的面前,我咬紧牙关!

  海,我说过,你的伟大就是交融!

小木船

  人们总在退潮的时候放上一只小船,让它随流向远方飘去,像一只蝴蝶渐渐消失在阳光的视野里。而我却在涨潮时做了一只小木船,放在海面,看着它在海潮的推动中一次又一次向着海岸冲击。它会搁浅吗?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是在阳光中永远静静地躺在那里?还是被一只手拣起?是一个老人?还是一个孩子?或者,是一个少女?这只小船今后的命运将如何?是被当做玩具一样摆放在家中,还是又被放进海水里,在退潮时开始漫长的旅行?……小木船继续向着海岸一次次冲击,我走了,毫不犹豫地走了。在阳光直射海面,把我的脸涂上一层金黄的时候。也许小木船终归要搁浅,被一个不知名字的浪头直抛到沙滩上,或者,在退潮时,把它孤零零的遗留在海滩上。但小木船已完成它的使命,它曾在涨潮的海水中充满生命,顽强地向着海岸冲击;它曾经在它的行动中体现生命的全部意义,全部内在价值。至于未来,谁都不可预料。可把握的只有当时,只有现在,只有这永恒的一瞬!它搏斗过,如今安宁了,这就足够了!谁能判定恒常无定的机会呢?是的,小木船不遗憾,我,也不遗憾!

  但那木船,如果又被一只青春的手拣起,如果阳光下黑密的头发直泻到它的船身上,伴随一声惊奇的呼喊,伴随一个深情的祝愿,又被放进海水里,缓缓启动。海风与阳光苏醒它的梦,手掌的温馨温暖它的心,象一条痕迹一样微斜着飘摇而去,退潮的海水,那海流把它带到天涯海角。它象鸽子一样掠过人们的目光,给心灵带来一种颤动。那样,如果那样的话,谁还愿意诅咒命运的不公呢?

  我笑了,真的,坐在隆隆北去的列车里,我笑了。我吿别了海,终于离它而去。但我给还要到达那里的人们,给络绎不绝的人流,给阳光,给海滩,给生命和爱情,留下一个交流的信物。那个拣到小木船的人,接受了我的祝福!我与海,与神秘而伟大的自然,与人类,勾通了!我爱海,我祝福海!我也爱你们,衷心地祝福你们—人呵!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9-04-2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