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江雪:诸神的语法

2018-10-23 09:2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江雪 阅读

江雪

江雪(1970— ):当代诗人、批评家、艺术家。出生于湖北蕲春,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1979年开始学习书法、绘画,1987年开始发表诗歌作品,1990年开始学习篆刻。1987年创办荷西诗社及《荷西诗刊》,2005年创办《后天》杂志,同年创立“中国·后天双年度文化艺术奖”,迄今举办七届。多次受邀参加国内、国际诗歌节、艺术节。著有诗集《汉族的果园》《江雪诗选》《牧羊者说》,评论集《后来者的命运》《抒情的监狱》,摄影集《饥饿艺术家》等。现供职于黄石市艺术创作研究所、黄石书画院。

 

◎诸神的语法


我终于在走投无路时
选择一个孤僻而荒诞的避难所
荒村僻野的避难所
我开始习惯用方言诵读诗篇
在黑暗中窥视诸神的眼睛
窥视,其实是怀想
我还怀想幼年时期的自然语法
它纯真,美好,赤裸而
性感,包括幻想中的少女和她的乳露
诸神的语法,对我而言
或许是另一种法律
充斥虚胖的色情自治
诸神的天空
悬挂充满蛊惑的亚洲铜月亮
我发现一个秘密
诸神的殿堂,摆设很多空椅子
整体向左微微倾斜
某日正午,诸神长久地凝视
他们的女王
拖提着长长的裙子
从右侧城门,缓缓步入长生殿

 

◎贫穷伟大的黄昏之星


这句话,里尔克说的
今夜我继续默念
或者说,这个春天重新铭记
一个诗人的教诲
关于贫穷
关于伟大
关于黄昏
关于星星
目前,我仅仅拥有
第一个
其他三个
还是那么遥远
就像我们毕生的理想

 

◎他劈开了新木头


他一直在布满灰尘的书籍中
清理死者的亡灵
清理黑斑,褐色的血斑
他不想一直把自己关在铁皮屋里
他走出户外,劈木头
不仅为了取暖
也是为了活动四肢
劈木头的声音,惊动
树上的麻雀,树下一只受伤的狗
麻雀受到惊吓飞走了
而那只狗跛着脚向他走来
它摇着尾巴,认真地看着主人
认真地劈木头
他劈开了新木头
它突然欢快地叫着
那叫声,像是在赞美
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赞美,像极了
可是,又像是一只狗
对主人的批判,为何要把
还活着的木头劈开
然后放进炉子里,把它烧掉

 

◎在霍乱时期


阴郁的亚热带,平原上的印第安人,玛雅人
把母语埋在桉树林里
南方,蒸汽机搜寻躁动中的压抑
海啸把他们送进大海
霍乱时期来临
疯癫的人们,书写先知的叙事诗

同样的一群人,冲上大街,波浪式的身体
告别色情实验室
告别年轻母亲的收容院
当然,我们不能把疯癫者排除在外

一群粗砺的食肉者,永远向着北方劳动
过着肮脏无序的生活

 

◎自由考


在树叶的吹拂中,夜莺
见证月亮的影子。
洁白中,暗藏的浑浊
并不能影响它的残缺与完美。

而在风中,我感触到的,会有疼痛
会有虚空,亦有麻木
甚至我想放弃伪善的修辞
在空中挖一口井,一个黑洞
漫长而扭曲,可它正是自由的出处。

这是我仅仅能赋予它的
最可靠的想象,或史前的记忆。

 

◎除夕的抒情方式


木色书架上的青藤
遮蔽、纠缠哲学家的窗口
那些来自德国和法兰西的
大师,在岁末问候一个中国诗人
问候土地的屈辱
问候人们在星光下的沉默
寒冷,早已成为节日的幽暗传统
温良,呈现遁世者的本性
除夕降临,抒情的鬼神
在哀思中激活僵硬的祈祷词
我们围坐在餐桌旁
说谎者继续说谎,饕餮者继续
饕餮,疯癫者继续
疯癫
我们围坐在墓碑旁
观察、抚摸那些失传的碑铭
一股青烟从墓孔冒出
那一刻,我们回溯一个王朝的简史
包括墓中人,灵魂出窍的
绝响……

 

◎夜行人


午夜,我们穿过螃蟹岬
穿过武昌,去往
陌生城市
旧式火车的轰鸣
在颤栗中穿越梦境
而我们的梦境
又在穿越近代的
枯水寒山
一群夜行人
和火车一道冲出隧道
冲入丛林
午夜,阅读坦克的诗学
仿佛迟到的理想
火车哮喘
在一个小站突然咯噔一下
漫长的记忆
漫长的肉身
在黑暗中
获得片刻安宁

 

◎炮灰


我们仅剩的,残存的手掌
捧住这黑色炮灰
泪水凝固它们,就像被稀释的水泥
我们有哀思吗?
我们甚至分不清炮灰的成分
炮灰从天而降
像一场雪
鬼神为了惩罚我们
抹脏我们的脸
让我们在镜前看清自己
所以我们需要沐浴
需要清洗
却洗不净我们的记忆
它们藏污纳垢
它们四分五裂
它们就像我们身上遍布的神经
抑或无数条河流
开始吸纳我们的呼喊:
 
炮灰,炮灰。
 
我们开始滚雪球一样
滚炮灰
炮灰球越滚越大
不断地卷起我们丢弃的物什
它庞大的恐惧
已经超越我们仅存的
想象与静默
这炮灰球大得
像一座随时坍塌的纪念碑:
 
灰暗,虚弱的沉重。

 

◎剩余的一天


两个失业男人,在街道拐角处
抽烟,他们衣衫褴褛
其中一个给另一个点火
与其说点火,不如说是借火
差火男人一边哭
一边抽着劣质香烟,偶尔也会被
另一个男人逗出很大的笑声
甚至鼻孔里
突然冒出巨大的鼻涕泡
他们夸张的笑声和外省口音
惊动街头所有的行人
当行人纷纷扭头注视这两个男人的时候
差火男人不小心掉进没有井盖的
下水道里,他的同伴一边大笑
一边使劲把差火男人拉出
脏污的下水道

 

◎待死者


作为待死者,我与亡魂一起
继续我们的表演:
卑微的生,卑屈的死

仿佛这就是我们的宿命
用自己的血汗
在广场上建造巨大而冰凉的凶器
高高耸立的凶器

我们,即是这样的待死者
自己埋葬自己
或者等待利维坦的吞噬

漫长的赭石
铺进待死者的眼睛
我们注定客死他乡
我们省下殉葬的剩余物
省下一块碑铭——
梦的戳印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10-2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