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少数民族诗展】║原散羊:我是那么的不统一

2018-10-10 09:2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原散羊 阅读

原散羊


原散羊(1981— ),原名刘永,蒙古族,内蒙古通辽市扎鲁特旗人,吉林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硕士,现为内蒙古民族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作品散见于《星星》《诗歌月刊》《中国诗人》《中国诗歌》《世界诗人》《草原》《新诗》《非非》等十余种公开刊物或民间刊物,入选《21世纪中国文学大系·2010年诗歌》《中国诗典1978—2008》《中国当代汉诗年鉴》《2009年选最适合中学生阅读——诗歌》《2010年度中国网络诗歌精选》等出版物,2011年湛江师范学院张德明教授出版的《新诗话·21世纪诗歌初论》把原散羊列为专节进行研究。著有诗集《在羊毛和蓝天之间》(2011年,中国文化出版社)。

 

◎天蓝的真可怕


万物是蓝
在我缺席时那么蓝
——杨炼《面具与鳄鱼·序》

你必须是蓝色的
才能进入生命的北方
那邪恶的心脏里
白天鹅被自己困得太久
阳光照不进来
弯曲的草叶生长不开

在那些蓝色之中
必死的,是偏北的蓝色
边缘,漂移,播撒
万物各领其欢
人言空赘
成为一些过时的咒语
虚弱,像责任。被质疑

“111个词条,111条秘径”
第九种落叶
人类的落叶
是妥协和剔除
第九十九种指向天空
敲打偏北的蓝色
腹部鼓胀,诞生巨大石磨

巨大石磨升起
鸟群向极地掠去
影子,河流,以及巨大的收缩
推动暴虐的司南指针
每次都指向自身的迷雾
无边的惊讶散尽
风把天空吹的越来越薄

此刻,天蓝的可怕
希望你能理解
蓝色的不得已
蓝色偏移,推动世界旋转的时候
太阳并不统一,大地在低处堕落
尚未死去的声音
把羊群赶向远方

那些孤悬野外的事物
肤色黯淡的孩子
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生长
它们活着,就是对世界最大的打击
——世界性的和解
趁天蓝的可怕
我们一起去给世界一个惊喜
没有任何条件的拯救

 

◎失眠多么单一


身上长满月光的人
内心不断流失,塌陷,或泛滥
以适应浑浊的人世
足够成熟,也足够后退

把木房子翻修一遍
为鸟雀欢喜,也为灰尘
烧掉所有试图云游的鞋子
然后睡去,并告诫自己不要醒来

唉,这个时候失眠的灯亮了
痛痒结合的意义铺洒一地
寂静叫醒所有的衣服
阴暗的身体收回全部的可能性

 

◎荒原上的交通信号灯


我是自由的,那就是我迷失的原因。
——卡夫卡

荒原无路
亦无迹可循
树一杆交通信号灯
遂成高耸的秩序

无论鸟兽人车
途径无垠荒原
都要停一停,左右看看
等得心焦就吃些干粮

奉劝你不要冒险绕行
计时器和监控摄像头
异常灵敏和清晰
覆盖这片荒原上所有的行走

 

◎萨拉旗人工降雨事件


七月,萨拉旗大旱
农牧民,牛马,草和庄稼
对着太阳默不作声
心里都苦苦的
偶尔有只没心没肺的青蛙
喊两声。空旷地像一群青蛙在合唱

八月,有一大片积雨云过境
气象局胡副局长
像伟人一样叉着腰
指示防汛抗旱大队:
不管你用飞机还是大炮
把它给老子打下来

下午三点多
天时地利人和
几声炮响,积雨云吓一哆嗦
天降甘露,大地止渴
碘化银立了大功

下雨的时候
胡副局长刚陪完市里领导
红扑扑地从酒店里出来
坚持要在自己与天斗
争得的大雨中,豪气冲天的漫步

一个巴掌大的不明物体从天而降
砸中胡副局长的头
形成一个约12厘米深的坑
经鉴定,是人工降雨炮弹炸散的壳
炮弹壳上刻有一行字:
人雨 5-04-12

晚上六点多
胡副局长经抢救无效死亡
他妻子悲痛之余
坚持索赔90万
她说:因公殉职哩

目前,有关部门已经
对该事件采取了有效措施
家属情绪稳定,事件
已经得到了妥善处置

 

◎过敏


母亲在草原上生活了
六十七年。
养牛羊,种庄稼
每天都和草打交道
但她对青草过敏

每晚睡觉前,母亲
让父亲帮着擦皮炎宁酊
试图与青草对她的恨
达成和解
尽管有的草,她能叫上名字
有的她认识,但不知道怎么称呼它们

有的时候
我嘲笑母亲
你这是怎么当的人民啊
青草过敏就相当于是劳动人民
破坏劳动工具

正在看电视新闻的母亲
头也不回地说:
我是过敏的人民不假
那也比卖假疫苗的,抢棺砸棺的
还有那什么,记不得了那么多了
——反正比那些对人民过敏的人强

 

◎和纪委的朋友吃饭


和纪委的朋友吃饭
酒桌上气氛很好,尽兴
都挺激动
纪委的老大哥说
你是诗人,今天咱们这种真挚的情感
值得写出来。
我也喝多了
当场拍板,没问题!

纪委的朋友转念又说
但是,要把时间写成昨天,也就是周日。
把地点改在我们的家里。
家庭聚会,是不是?
我随声附和:
本来嘛,文学就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看来我们都是文学家呀
于是我们互相加了微信
大家的酒,也醒的差不多了

 

◎成熟的味道


一群
毛茸茸的小鸡
围观
一枚与石头冲撞的鸡蛋
它们说:
太不成熟了,况且
开肠破肚的,也不雅观

一群
毛茸茸的小鸡
围观
一枚平底锅内的煎蛋
一部分说:
味道还不错
一部分
毛茸茸的小鸡和煎蛋
一起成熟了

 

◎最软的骨头


把爸妈的房子卖了
收拾收拾,抹去部分生活的痕迹
不食人间烟火的房子空旷起来
让买房子的人觉得很值得

晚上八点多
我的两个儿子,大小山羊
相继睡去。
老两口执意要去看看
不无惋惜地唠叨
刚装修完,没住上几天就卖了

我开着车,忽明忽暗的
这房一年就赚了十来万
有啥可惜的
老太太说,那也有感情啊
我爸说你妈就这样
眼窝子浅
之前每次卖牛不也是哭

让我记起小时候
每次家里急用钱
就卖牛
每次卖牛,母亲都要哭着问
是养主还是杀主啊
杀主可不能卖
爸和买牛的老客
都不耐烦的说:养养养!

母亲还要哭着抱每头牛
叮嘱小牛犊以后要多吃草
别总惦记吃奶,要不长不大
母亲的牛,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
用鼻子和舌头抚慰母亲
草原上所有的生灵都知道感恩啊

多少年了
母亲和牛流着眼泪互相道别的样子
成了我身上最软的骨头,哪怕是轻轻一碰
我的一生就会扑倒在地

 

◎错过天津


那不算是欢迎吧
来到天津的时候下雨了
知道的街道只有那么几条
在手机地图和生活烟雾之间
漫长地,迷失着,那几条街

在快捷酒店里尽量避开
人类非季节性脱落的毛发
它们见证了一场场没有体温的爱情,或战争
对一座城市的陌生不过如此
对一座城市的熟悉不过如此

调整了几次输入法
也没搜到悬浮在时间缝隙中的信号
手机一下子轻薄了许多
蚂蚁爬过蜿蜒的灵魂
被腐败的胃一再劝阻:停止那一部分吧

于是从卫津路出发,经过南开大学
把奔波错落为休憩,行色匆匆近乎观察
身体里的大海,却始终没有遇到一只海鸥的辽阔
天津城外,恍惚传来巨轮沉没的声音

在徒劳的瞬间里
我的一生成了迫不得已的远方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10-1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