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少数民族诗展】║白玛曲真:再见,理塘

2018-09-14 09:2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白玛曲真 阅读

白玛曲真


白玛曲真,藏族女诗人。1973年11月生于四川省凉山州甘洛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洛县文联主席等。

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散见于全国各地各类报刊。已出版诗歌集《叶落晚秋》《格桑花的心事》《彩色高原》《在低处行走》和电子书《我的高原》等。获四川省第五届少数民族创作奖。

 

◎心中的高原


离开你好多年了,一直以来
未曾,忘记你的容颜
我在低处,仰望你纯蓝的天空
把乡愁,镶嵌在云朵之上
一次次在远方,让风带着思念回归高原
 
白塔,顶起高原的时光
五彩斑斓的经幡,拉起吉祥的日子
风过一次,我听见六字真言穿越时空的声音
如母亲的呼唤,把黎明唤醒后
让金色的阳光,穿越山坡
落在黑帐篷的寂寞里,父亲的酒杯里
 
那些酥油般的云朵,散发着清香
莲花灯,燃烧冷暖的岁月
委婉的山峰,是父亲的脊梁
绛红色的大地,是母亲温柔的摇篮
我是你流落异乡的,那一枚被世人称着
蒲公英的种子,回来时
请你在龙达飞舞时刻,原谅我迟来的祈福

 

◎梭莫河


流水的声音没有变,就像
马尔康人说的话,带着浓浓的乡音
从九曲黄河草原来,到大渡河去
梭磨河的脚步,踩过窄窄的城市
像一道闪电,轻轻而去
 
路过,藏寨人家的渡口
路过,荒滩黑夜里蒹葭的寂寞
带着奔腾的时光,一路欢歌
留下诗,留下远方
留下爱情的病,留下蓦然回首的刹那
 
 
尘埃落定的河岸上,没有谁
认真读过,河底下沉淀千年的岁月
流走的,不止是一部史诗
更是那嘉绒人,丢失的在时光里的
山的柔情,月的烂漫
 
承载梭磨河的脚步,一直在走
以母亲的慈悲,把奶茶般的乳汁
留给两岸青山,留给白夜
当阳光抵达,风雨飘摇
你依旧在我的梦里,缓缓流过思念的村落

 

◎观音桥


龙达,洒落的在风里
吉祥的云朵,绕过头顶的阳光落在山顶
在神山之下,那个叫观音桥的地方
风调雨顺,每一寸土地
都是清凉的味道,深深呼吸
吐出内心太多的欲望,在干净的天空下
仰望观音山,双手合十
 
大象与蟒蛇还在守望,金鱼悬挂的山坡上
白塔在左,系挂着五彩的经幡
转经筒在右,俯瞰着奔腾的大渡河
没有迷茫,没有忧愁
在这个年轻纯净的小镇上,自由行走
让风,吹过耳际
对每一个遇见的老人,微笑致意
 
鬼谷的烟火,慢慢地绕过人间
悬崖上,修行者
把一座花园,建在野棉花开的缝隙里
心无杂念,不闻不问来去的日子
无忧,无惧
放下所有悲欢,日月星辰为伴
与寂寞的岩石一道,念经修行一生
 
我借观音桥,渡过慈悲为怀的岸
沿着起伏的天路而上,仿佛是寻求安慰
还是在放逐内心的迷茫,每一个来的人
都会有一丝杂念,在观音堂上
无休止的祈求,索取观音菩萨的庇护
唯有六字真言的龙达,绕过经幡飘落后
在我身旁,说出了真言

 

◎马尔邦的古碉


就这样站着,千百年来
顶着蓝天白云,俯瞰着奔腾不息的金川河
以嘉绒人的德性一样,昂首挺胸
不屈于任何风雨,甚至雷电
学会了独立,习惯长夜的寂寞
以脚下的泥土为伴,见证马尔邦沧桑岁月
 
你坚硬的身体,每一块肌肤是石头
甚至血液,隐含着一方水土的血性
雪鹰飞过,与你相望
日月轮回,与你相依
热烈的阳光,在八月最火红的日子里
以致命的光焰,燃烧你的岁月
 
那些人,来到你身旁
他们一次次,试图将你屈服于脚下
你大山的臂弯,铁铮铮的骨架
让那些失神的炮火,熄灭在你的指尖
苍白的送葬者,转山的母亲
雨过后的彩虹,绕着你走过慈悲为怀的日子
你不语,就那样站着
  
对面青山绿水,头顶蓝天白云
清风徐来,月色朦胧
你如此淡定的日子,没有任何理由
让你倒下,让你流泪
多少年了,碉楼的颜色未改
坚持坚持坚持,栖息在你头顶的乌鸦说
 
马尔邦的碉楼,在孤寂中
依然充满生命之火,黑夜里的呼啸
自耳畔穿过,或许
在下一个千年,它依旧以大山的姿势
站立在金川河畔,守望生生不息的时光
对身旁自开的花朵,颔首微笑

 

◎再见,理塘


终是要走的,来的那天就想过
想过,理塘黑夜里的温度
理塘的时光里,我能遇见谁
甚至他的海拔与信仰,他宽厚的土地上
种植的春夏秋冬,是否
在这个青稞饱满的八月,接受我的到来
 
在父亲一张发黄的相片里,我知道理塘
那个文静的女子,是理塘的女儿
她牙白如雪,头发微卷
一串白珍珠项链,在细长的脖子上发光
相片背面,娟秀的字体
以同志的称呼,留作纪念
 
父亲,一生没有来过理塘
却每一个时节,都在关注理塘的天空
冬月大雪,秋月的霜降
是否覆盖理塘草原上,有人回家的路
那个同桌的,叫娜姆的藏族女孩
她是否结婚生子,过着幸福的生活
 
老了后,父亲经常翻看往事
看那个阳光明媚的女子,微笑不语
有一天,父亲问我
你有机会去理塘,帮我打听一下她的消息
知道她的状况,她的生活就好
 
我来不及走理塘,父亲却突然走了
九年来,我一直想着
父亲魂牵梦绕的理塘,他的初恋
他仰望的山水,是什么模样
而今站在天空之城,如此美好而纯净的地方
我相信天堂的父亲,早已回来了
 
父亲一介凡夫,却与仓央嘉措一样
在理塘,相遇纯洁的爱情
他们思念的心上人,都在遥远的理塘
天涯路长,只能托洁白的仙鹤穿越时空而来
而如今,我带着父亲
走一次爱情隧道,了一场多年的夙愿
 
终是要走的,在凌晨写下这些字
一定是父亲的意思,冥冥之中来去自有预见
纵有一丝不舍,我还是挥挥手
在一朵云里,留下我仓促的背影
终是要走的,留不住的不止是匆忙的人生
今夜,我在梦里告诉父亲
你美丽的娜姆哦,还健在人世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9-1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