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少数民族诗展】║严雅楠:九月辞(长诗节选)

2018-09-13 09:0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严雅楠 阅读

严雅楠

严雅楠,男,回族。1986年11月生,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青海省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作品散见《诗刊》《文学月刊》《回族文学》《诗江南》《美国新大陆诗刊》《青海湖》《雪莲》《意林文汇》《青海日报》《民族日报》等。偶获小奖,入选相关选集。著有诗集《命运的休止符》。

 

九月三日:面对粮食

从未有过此刻这样
真实强烈的感觉
浸润血管,催生骨骼的壮举
被赋予得如此精致而美妙

就在莱麦丹月
每天凌晨三四点
面对光下的蒸汽,喉咙和胃
将真切地软下来
使我迟疑地盯着
盛放秋天和丰收的杯盘
迎接一阵阵食欲的消亡

仿佛你在我身体里完成旅行
我在时间的河岸淘洗罪恶的沙粒
可从来没有忘记
那一瞬间凝望之时
被天使打翻的香味
在人间分娩出
比星空更浩瀚的
恩典的光芒

 

九月五日:天空与清晨

从欲望膨胀的台阶走下
荡在一团棉花云上
轻轻的身体,均匀起伏
不要以为之前做过的普通小事
都是理所应当,对庞杂就该怨天尤人
现在,我的呼吸
回环往复的血液,翻滚的微尘
甚至病毒生长,污垢结痂
一切都处于自身的花期
这享受第一次站在荣耀的高处
成为夜晚小小的缺口,却斑斓似星光
累计长了32年的毒
在空间狭小的墙壁还原罂粟的胚种
虔敬关闭心扉。默念天使的名字
向坚硬的大地聆听教诲,俯身叩首
这薄薄的夜里
不忍发射世俗而暴力的语弹
每一个黎明,记得睁开眼睛
让心跳摆开言字旁,木字旁,草字头
尽量剔除掉金字旁,火字旁,病字旁
拜访世界花园
串起酸涩的乐谱
只需轻轻推开内心的清晨
那里,朴素依旧是
天空和人间的主要构成

 

九月七日:挪用公词

是的。词语从来都不是私人化的物品
即便《汉谟拉比法典》或者《金字塔文本》
比如赦宥,感赞,慈悯
甚至薄命,健忘,清高
这些被无数次教化、启示和疗伤救命的词
不知道今年高寿
请容晚辈今夜将你们一一请出
将揉皱的脸庞反复清洗擦油
目的,并非要让这首诗发光发亮
而要让你们再次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让蒸笼似的能量和内力冲破
围困其中的政治、经济和外交
把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最能代表苍生的部分
通过这个小场合
公布于众
让此次重出江湖保持极端的真实和辛辣
让挪用复活最初的职业道德

 

九月八日:有些诗,只适合在深夜完成

泥饼散着土香
面饼飘着麦香
它们都来自大地

如果饥饿能消除尖叫
如果死亡能增加甜度
欲望啊,也不过是只虱子

疼痛将留给更少的月光洗白。
有些诗,只适合在深夜完成

 

九月十日:无题

当黎明来临,信道者打开夜的缺口
向西而立。鸽群压低声音,光线认领微尘

白云在花园翻滚
石头在苍穹闪耀

孤独巨大的安静啊
横在我和天使中间
默默生儿育女,相夫教子

 

九月十一日:短章

每一个晴朗的日子,春风都会被辜负
人们像沙丁鱼聚集在断流的河床
狠狠挤捏时间臃肿的脚后跟

闲暇时睡眠变得宽阔开来
你看,在天空游动的鱼儿暗恋大地的石头
那秋风送走的白骨,向尘世寻觅水草

摘下一小块月光
做成岁月的书签
让不安的情绪消肿退烧,返回田园和边塞

大地体温渐凉
刺梅打着呼噜
死亡诞下新生

日子,就从夕阳的边缘开始燃成灰烬
梨花飞往天国。虚度是周末最大的主题

生活转过身,毫不客气地
留下一份悲伤的罚单。

深夜,总有那么几个不安分的词语
和披着月色搬运生活垃圾的小职员
含情脉脉。心跳,在纸上遭遇雪崩

不远处:一团团光线把头埋进了黑暗
一排排街灯莫名地脸色通红

 

九月十三日:和生活谈判

静下来
揉皱一天的琐碎、尖叫、怒吼和
唇齿相依的眼神

生活啊,只剩下分拣

神留下口谕:
宽恕即精神沸腾的源头。

 

九月十四日:在长宁

正是五月,大地盛装
万物生长,浩浩荡荡

乡间小路还在,草地和马莲花还在
两千多岁的文物还在

贲哇沟1988年的那两片蛙鸣啊
可为何已经和我,阴阳两隔

 

九月十八日:记事

公园少人,偌大把荒芜泄露了出来
我和儿子被围困在一场暴雨的中心

正和一些个性突出的词和谈
蚊子在左手腕纹出了一朵花

雨水不管不顾,披头散发地抵达
准备开窗请进屋的苍蝇不知去向

这河流啊,连手机屏幕都有点湿漉漉的
幸好,经典在暗夜涤净了叩首者的赞词

仿佛时间持续打盹,天使睡意正浓
仿佛除了自由沦陷什么都没有发生

 

九月十九日:诗歌或者心底的水流

那些被时间慢慢风干的词
如今已然变得灰头土脸
大部分时候
不被人记起

一些被泥土裹得严实的
被考古专家耐心地
一层一层剥掉柔软的故乡
直到它完全醒来
发出最纯净的原声

(有些涵义早在词语
怀胎十月前就已夭折糜烂)

可以叫它钻石、蓝天、火焰
黄金、大海、孤烟
或者遥远的盛唐

大多数时候
我们默默无闻
我们心照不宣

星空那一汪汪清澈如水啊
一遍遍锻造信仰者的骨头

 

九月二十一日:斋戒

现在是凌晨三点三十分九秒
小麦、蔬菜和奶茶睡眼朦胧

心扉清澈透明肠胃善解人意
世间种种门窗都将持续关闭

一首诗的最后一个词
将奉命抵达平安归位

掐灭对(主创造的)神圣词语所犯之罪恶
直到二十点三十五分心灵救赎完美结束

 

九月二十二日:握着希望的衣角

 月光往乡间挪了挪屁股
一块童年被夕阳氧化还原
这正是我们所热爱熟悉的世界

取走灯盏里的光鲜亮丽
抵抗究竟还剩多少真情实意

别骂我。别嘲讽我
恶心和打压,也请先停一停
六月,这冰冷的盛夏呵
词语的花种是主赐予我
深夜里唯一抱团取暖的火焰

 

九月二十三日:买鞋

脚小,鞋不好买
即便是金佰川也找不见
万里鞋城店主一见我
就说你穿的鞋在特大特小号专柜
最后,买了双36码的老人头

明明记得鞋码一直是37
这回脚难道变小了?

哦,原来这是夏天
脚在不断节衣缩食
以此减少对鸟鸣和青草的磨损伤害
而冬天,脚要释放洁白纯净的自由
要深深地在梨花和棉朵的大冷库
留下热烈并且硕大的一枚枚印痕

店主说我这儿的鞋码很正规
你以前的那些鞋码都是假的
是的,我对尘世的看法也很正规
要不怎么总能穿着不同码的鞋奔波与流浪?

 

九月二十四日:一切都是主的安排

赶不走的孤独
是内心荒废的老宅
走进去就不想离开
像一颗离群的葡萄
把渺小的怪异无限放大
让大地更加平展地实施魔法

果洛大雪,海晏大雪
哦,贲哇沟有冰雹悄然出没
除了同情庄稼,担心牦牛和书包
对这些偷渡者也没什么好稀奇

因为:死亡在歌声中迎娶新娘
天黑之前,夏天注定要被秋天接走
冬天也只是提前生下了饥渴的宝宝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9-1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