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少数民族诗展】║帕男:香艳的逻辑

2018-09-06 09:0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帕男 阅读

帕男


帕男,本名吴玉华,瑶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学会会员,《37度诗刊》总编辑。有作品在《中国作家》《诗刊》《诗选刊》《中国诗人》《海外文摘》《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当代文学》《人民日报》《云南日报》发表。著有诗集、散文集、长卷散文、长篇报告文学、报告文学集《男性高原》《高原潮》《阳光地带》《落叶与鸟》《天地之孕》《多情的火把花》《裂地惊天》《穿过神话之门》《魂牵五台》《帕男诗选》《一个皇帝出家的地方》《落花,正是一个旧时代的禅让》《一抹秋红》《俚语湘南》《芳泽无加》《火之韵》《等我驾到》《第37只兽的阵亡》等二十余部。《帕男诗选》获第十九届鲁黎诗歌奖、第十九届柔刚诗歌奖提名奖;2015年获首届“中国城市文学”诗刊奖;第四届“中华大地之光”征文特等奖;云南省报纸副刊好作品奖若干。

 

◎与火把节无关的舞曲


一桌围坐的人  突然想起
在盘中的三只螃蟹  三只斑鸠  三条三文鱼
唱支歌跳曲舞
这样的话
那些支离破碎的
还得重拾
就像我们  曾在纸上
重拾
旧山河一样

让它们的世界喑哑一点  可否
它们在昨天
还为生计奔波
它们不想再大鸣大放  那时候是为了应景
有些折了翅膀有些破了头
那时候我们绝对
服从  歌唱
做一个纯粹的喇叭

看清楚没有  在盘中
无论头­  还是脚手  翅膀  都是那么安静和从容
像铜铸的几个字
或像脚手架
尤其松绑后的螃蟹
显得儒雅
好似等待
一个人的到来

下筷  举杯
迅疾歌起舞起  它们的世界被围坐的人荫罩着
一派歌舞升平

 

◎六月


每一块金属都苦难重生  之所以每每谈及金属
都泪流满面
金属的童年  盛年  晚年
和我的父亲极其相似

远远望去  我常误以为就是我的父亲
父亲锈迹斑斑那年
恰巧六月
我说  这可能就是宿命

埋了父亲  也埋了镰刀
以为和六月就无关了
但金属  不时不在啮食所剩不多的记忆  因此一掷千金  买下一把镰刀
不过  现在的六月有所不同

 

◎四季花语


他设计将自己跌倒  让整个计划蒙在鼓里
确有可能
村庄大多数诞生在
凤凰落草之前  那高亢的赞美声  定数是要羞辱他的此次出生
像是一场
旷世阴谋

他的出生还是泾渭分明的
而且悉数还完了
旧的债  两袖清风地  只是比石头落地
还要脆响的声音
导致了
四季的觞

从此  春兰  夏荷  秋菊  冬梅
都会当着各自季节的面  褪去衣装  这样一丝不挂
让暧昧花  也开始悸动
不但蚰蜓来了
蝎子也来了
他仍执迷不悟  不知是花败坏了季节 
还是季节败坏了花

 

◎杯子又叫无名氏


折磨它好多年了  被注满又抽空
它不止是我的工具
还是同伙
也可以说  沆瀣一气

一屋子被注满的情形  必然会导致爆炸的后果
没有想要留下的
空阒才是最丰满的
除了我这样理解

如果再给它施加影响  则只有佯装不渴
或渴
到极致
像意外落水的海绵

和它  多半时间无话可说
其实看一眼
就够了
看多了  会导引出妖言  继续蕃衍下去  就有可能成涝

漫漶的不但是
名字  还有过往  我必需提醒
还要不要
和他相依为命

 

◎狼行


起风的时候  我正在放马
我想跑出自己设定的圈子  再向北
那里没有水草
只有我所知的诟病  下马  撒网  整套动作都按之前设定的
我要网住
那匹狼

五千年来
一直让我放心不下
怕它吞噬了来之不易的薪火
以及带血的
那些脚印

东边  我还顾及得了  我揣测  不是所有的人
都喜欢东边
那我向北  这样就可以网罗
一些异己分子
犹如
我五千年前
收养了  过继给我的那匹狼  我一直把它开放在视野之外

不要任何情况下
都要套上缰绳  否则给每粒尘埃也
套上  怪不得  此后
就再没有半粒尘埃向北  去涉险一步

向北  向北  这还不是我唯一笃定的方向
也许陡然转变
看五千年的主流
或继续向东  与一条大河同向
再携手那匹狼
一起续说
我命理中的五行

 

◎行走间遇到一片叶


横陈的一片叶子  没有让我想起什么
也没有必要
给一片叶子那么多的含义
其实就像老死的人  或许是灵魂伪装不下去了  就只想着要抽身逃离

 
秋这个东西  而且是晚秋  早就奄奄一息了  但未必
像鸟之将死  其鸣也哀
叶的离析
也只不过是在营造秋天崩殂的舆论

行走着  如果遇到了这片叶  根本不用惋惜
由他
但也有个别的叶子
是含恨离去

 

◎他乡是你唯一的可以奔赴


风带你走  也许是你真的期冀
但这风
成了你来世敌人
风到了你的地步  比你的选择多了  既可以委身  也可以强迫自己掉头
做一回上帝
也未必好  就只有做一次野兽
惩戒一下
那些死到临头
还在逞恶的人

风带走你  带走的也只是你的肉体
就由得风
让风  从此背上骂名
我还是想为你筑下一座坟  并镌下你的名字  还是想为你披上黑衣  呈上鲜花
为你选择
风带走你的那天
当是佳日
让你的灵魂远嫁  到现在只剩下他乡了 你可以奔赴

后记 ——“我不想在泥土中腐烂,不想我的双眼或我年轻的心脏变成灰尘,所以请安排在我被问吊后,心脏、肾脏、眼睛、骨骼和任何一切可移植的移离我的身体,送给有需要的人。我不想受助者知道我的名字,不要送花或为我祈祷。请不要为我筑坟,我不想你到坟上哀悼和承受苦痛,不要为我穿黑衣,尽力忘记我艰难的日子,让风把我带走!希望能抱着你,直到我死去。” 

这是26岁的贾巴里(Reyhaneh Jabbari)在2014年4月给妈妈的信,也是她的遗书。贾巴里被指是有预谋杀人,当局又拒绝接纳她遭企图强奸的说法。由于收到国际联署签名抗议,贾巴里的死期一拖再拖。当局原选定上月底将她问吊,其后应社运人士要求,再延缓10日执行。

在10天期限内,由于死者萨巴迪(Moreteza Abdolai Sarbandi)的家人拒绝原谅贾巴里或接受赔偿金,贾巴里终难逃死劫。贾巴里妈妈上星期五接获通知,到监狱见女儿最后一面。

 

◎路灯


望一下窗外  只和一盏路灯对视聊一眼  看得出它已经疲惫
神似我
这些天  我就像一只鞋子
被不幸地套在了一个瘸腿人的脚上
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别扭
可还是那条路
不管怎么走
都觉得它在和我对着干

平时  我不会望路灯一眼  以至于少了一组
行走夜路的诗歌  还有
特熟悉的路
不但会漫不经心  还有可能会感到厌倦
像厌倦假装熟悉的自己
对一盏本来就特别陌生的路灯的
耿耿于怀

偶尔或小有  这样的耿耿于怀
就会疲惫  像暗恋
一只苍蝇暗恋着一坨即将变味的肉上  尽管它可以拯救一群
像路灯一样愚忠的食客
用这样的胜算打发着自己
倒不如跟扫帚多学  多结交些醉的人
但不要轻易问人家

 

◎不还秋色


又过了拾穗的季节  我还在高高的山上
我企图打消
我的所有念头
包括和你幽会

江南和冬
就像心照不宣的儿女亲家
早就在互致问候了
这样的问候  肯定不是初次

我最担心  还不是江南和冬的联袂
而是  你借的秋色
如若不还
秋会裸死

绝不能再和我  高谈谈稼穑了
我只剩下打扮
还像个农人
在这山上

 

◎金属脾气


我就这金属脾气  除此而外
水  我向往过多年
对星系里
连不知名姓的星星也曾经抱过幻想
天空是天空
和我的流浪无关
有关的只是切入点

我知道我要去的地方  要去的地方固然很多
但不是海边
高山之巅的雪
怎么如此沉着
像一个人的理想
我都看在眼里

流浪多好  比如金沙江上的浪木
搁浅是多么不幸的事情
我也看在眼里
我就这金属的脾气  除此而外
没有人领会我
也没有人愿意承认
豢养的金鱼
是痛苦的
一点点荣耀  往往可以置人于死地
我就这金属脾气  除此而外
我最向往的
假如我就是名副其实的金属

 

◎旧事物


轻尘  流光  一并归于
旧的事物
几把交椅  几张纸币  也一并归于
旧的事物
如果旧的
还不去 

不需要摒弃  所有
旧的手法
有的已经旧得很亘古了  旧的  如果难以簇新
才可以重新覆盖

不是  连昨天  也覆盖上
一无是处的
墨汁  让每一次血腥的场面都香气扑鼻
那更危害

新的事物和新的事物之间
又如果不是血缘关系
那一定会造成  彼此敌视
一个缺乏关注度的新事物  很难说服旧事物
除非以旧的事物为例

 

◎化敌为友


锅热了  硬要将蚂蚁置于死地
很简单
蚂蚁
把生命看得抽象一些
就像走到某个地方

大哭一场  多数人都想到过
想到过报复
想到过安静
天亮时候就开始向往
要抵达晚上
 
看到了自己的出身  也看到了自己在蜕变
但看不到自己的睡眠
不要浮夸
梦里会有变数
要顾全自己

不是蚂蚁  不问青红皂白
先要忘记  有一口锅
不是想忘记就可以忘记的
除非隐瞒真相
一边骂街  一边化敌为友

 

◎香艳的逻辑


开始和结束其实是一码事
如果看到了的路的端点  其实那只是另一段路的开始
误以为  悬崖是恶意的
其实恶意的是那些推手
风在波澜的面前  风
从未承认过  与波澜的必然联系
而是恶语中伤
波诡云谲

风的行情似乎看涨了
这与大路货被人亲睐有关
一些香艳的逻辑
也一纸风行   凡与风有染的都被视为风情万种
波澜  随之化作
满城风雨
悬崖的硬朗形象
正是行者的标志  可以饕餮
也正好给丧失了信仰的风一记耳光

拒绝和接受
相辅相成
尊敬与卑微
相辅相成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9-0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