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少数民族诗展】║德乾恒美:安第斯山来客

2018-08-22 09:1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德乾恒美 阅读

德乾恒美

 

德乾恒美(Dechen Pakme),男,70后藏族诗人。作品散见于《十月》《诗建设》《先锋诗》《诗选刊》《诗潮》《民族文学》《西藏文学》《青海湖》《中西诗歌》《江南时报》《椰城》《联合文学》(台湾)及《读诗》《葵》《个》《九月诗刊》《广场诗刊》《漆》《火种》《独立》《地下》《新大陆》(美国)等杂志民刊。诗作入选《2008-2009中国诗歌双年巡礼》《1991年以来的中国诗歌》《给孩子们的诗》《新世纪诗典》《当代诗经》《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藏族卷》《2014中国新诗排行榜》《2015中国诗歌年选》《2016中国诗歌年选》《放牧的多罗姆女神——青海当代诗歌36家》《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17卷》《DIE ERDE SPRICHT MIT GOTT》(德国)等诗歌选本。有作品被翻译成英、德、韩、蒙古、朝鲜、哈萨克等文,著有个人诗集《吐伯特群岛》和《身体的宫殿》。居青唐,闲来涂鸦,把玩吉他,偶得诗章。

 

◎7月12日,安第斯山来客


我当下的执念,不着现实
全然是追忆。我拒绝所有伪善的赠与——
那些拱手相送的低劣的仿制品

幻象在依旧,山和湖曾秘谋于此
在众神沐浴爱河的夜晚
流连忘返。我离开黄金谷地

班车开动,大地的齿轮开始咬合分离
它缓缓试过玛曲大桥
因为阴雨,因为忧悒,所有人沦为梦境

各种梦,各种气息,各种节奏的呼吸
包括各种细微的响动,构成一辆车的全部内容
汽油浸入耳膜,发动机甚嚣尘上

盘桓的班车,被完全孤立在群山之间
雾霭和梦境互相挤压

一路上,连只鸟的影子都不见
我应该遇见一只麻雀,或者喜鹊
或者盘旋在山顶的鹰,至少是一片口舌聒噪的乌鸦

这高地上贫乏的物种,集体噤声——
梦在群山间游荡,浓雾笼罩住茂密松林
湿漉漉的巨石夹在梦的倒影里回溯时间的流水

松树之下的一切事物隐约,不可知
汽车消失在群山万壑之间
多像上个世纪,茂密丛林里列队的运货车

 

◎续梦


熄灯,静心,沉住气
感受汪洋的黑夜

寒鸦在北方聒噪不停
雪野茫茫,朔风狂野

整整一个夜晚
强烈的黑暗照射我的脸

打开身子,仰面黑暗
万双眼睛翕合纷乱

潜入具体的夜晚
是沉寂深处的喧哗

一千张蟒皮的鼓
侵入我们的身体

像一场漫长的疾病,唠唠叨叨
整个夜晚都是它的声音

那本该属于南方湿地
舔舐鬃毛,畅饮雨水的猛兽,穷途末路

身边的树叶纷纷燃烧起来
力大无比的象群,踩过我的肩

两根粗壮的低音弦
密密麻麻,缠住倒下的阔叶林

猛兽,紧盯风的去向
铃声微末,金属在碰撞石头

一张血盆大口,空空荡荡
鬣狗和鳄鱼占满了荒原

 

◎古代祭祀都搬到了现代的露天舞台


神职人员
被长相雷同
身高相仿的
舞者和歌手顶替
古代圣贤
手持麦克风
脸色煞白
面对稳坐于沙发上
子民乱糟糟的
照相机摄像机闪光灯
不带眨眼
他声音洪亮
像晚间新闻的播音员
这朝野骛趋的
文艺晚会——
百年之前
在深山老林
才可唤出的乡野之曲
如今,旋律残存
风骨散尽
方士的炼丹炉被踢翻
又被修葺一新
道士被赶上山头
食客作鸟兽散
他们隐匿于朝廷
市井和野外
荣辱皆忘,把酒临风
岁月被遮蔽了神秘
朝廷杀人的武器和盔甲
流入民间,直指宫殿
愚民用它挡住脸
以为同时挡住了苦难
将它束之高阁
五体投地
以为可以远离苦厄
露天舞台一片漆黑
咒师模样的主持人
接过古老的火把
照亮舞台
帷幕渐渐拉开
锦旗招展,干戈大动
诸神腹背受敌。

 

◎宇宙


大半夜口渴
从床头爬起
打开冰箱门
像在黑暗中打开了天堂之门
里面堆满新鲜的果蔬、乳肉、鸡蛋、蜂蜜、干果和美酒
我关上门,天空逐之昏暗
整个房间,只有电器在运作
像是天体在洪荒中滚动的神秘脚步

时间在分秒不差地耗尽江河和煤矿的汹涌和烈焰
我拿起搁在饭桌上的一杯白开水
一饮而尽
河水从胸口汩汩而下

 

◎深夜的一粒薄荷味口香糖


1

它被人类设定了一个简单的名号
而我一直以为它只是个空白

2

盯视它良久,眼睛酸涩,身体疲乏
然后合眼,念叨:它到底是什么?

3

它是一粒幽暗灯光下洁白的牙齿
大海深处的海螺,飞鹰的利齿

4

它是欲望的身体,恐怖的致幻剂,清理伤口的舌头
——让我们之间爱欲的形式愈发简单、强烈、紧张

5

用丰富的想象力制造出越来越多的新年的空气
屠戮梦境里的大象,犀牛,鬣蜥

 

◎镇静剂


马戏团的印度象被激怒了
几个驯兽师
手持碗口粗的铁链围着它团团乱转
看台上的达官贵妇发出连连嘘声
嘲笑狼狈不堪的驯兽师
也为发了疯的象有如此漫长的
不依不饶的反抗而虚惊一场
这头象似乎已经忘记
像数不清的上一次一样
被皮鞭抽打得血痕累累的记忆
 
马戏团的铁链差不多
都捆绑在它孔武有力的四肢上
耷拉下来的耳朵和树一样粗的鼻子
也被链子一匝又一匝密密捆绑
算上团里的伙夫和洗衣工
杂七杂八十来人也没能驯服住
这头满身是血的畜生
人们嘘声不断,孩童的尖叫声
快要把篷顶掀翻
 
慌乱之际
在观众席的斜梯上
跑下来一行保安模样的矮子
他们欠身端着来复枪
在人群的最前面站成一排
颤巍巍地朝向舞台的中央
扣动扳机
砰砰砰……
几声枪响
那头刚刚发了疯的印度象应声倒地
 
广播里传来节目司仪
慷慨激昂的声音:
“大象已经被麻醉枪击倒
请各位观众遵守会场秩序
文明有序地依次退出
对今天带来的失误
我谨代表团长表示由衷的歉意
我们发誓,下次为大家带来
更为美妙的来自南亚丛林的
巨象风采
场外我们还为每一位观众
准备了一份精美的礼品
是的!一盒精雕细琢的象牙饰品
那是我们不远万里从南亚热带丛林带给你们的
希望你们喜欢,谢谢!”
 
说完话,人群渐去
男司仪在舞台的中央
礼貌性地环顾四周,并一一鞠躬

 

◎西藏的大象


我所有的对大地(西藏)的亲近来自于梦境
——不止于纯然的骨头和血脉使然

梦里已无人居住,惟有一幅荒诞的卷轴
里面的动物,踏入大地,大约因为寒苦
集体蜷缩下来,让人无法靠近——

那来自梦境深处的象呵!巨大无比
孔武有力的四肢,稳稳地踩踏于荒原之上

我深知,它只是一幅画,却无法靠近
它被我们反复描摹、着色,密密勾勒细纹

有时它会愤怒,我们会极力控制握笔的力度
当它温顺下来时,像一尊佛,慈眉善目

站在葱茏的原野——
那是一头力大无比的象

 

◎它带着歌声,钻出草丛  

1

在古代废墟的忧郁面前
我们的房子更像是一滩稀泥  

2

高处的河,流过星空,流过雪线
它黑暗中的美丽,无可挑剔  

3

它是我最真诚最可靠的情绪
是我阴暗处思考的­骨  

4

阳光初照万物,我推门而入
花园里干活的农人已烂醉如泥  

5

起风了,它带着歌声,钻出草丛
时而沉寂,时而嚣张  

6

那棵巨树,在理想之地
绝望中疼痛、生长  

7

负轭时间,饮光吸月
穿过冰渍泥泞,推动沉重的车轮  

8

这些偶尔的墙壁和任意的虎狼
是我们真正的敌人  

9

八方巨石堆砌的宫殿—— 
被外来物装饰的宏大空洞  

10

废墟中流年的风沙,圣贤的手印
远古巨兽的碎骨,和牠结块的毛发皮肤  

11

金刚忿怒,粗质黑发系在假面兽头
甩开长发,脑后是一撮细软的辫子  

12

哦!波罗蜜多,舌头插入刀鞘
欲望的身子反复擦拭圣杯,她闻到了烟草的香味  

13

因为触碰、挤压、剐蹭,她变得伤痕累累
清规戒律三四八条,煨桑止念,复又起念  

2018/7/10


◎繁殖
 
题记:他们的危险,具有从共生客体的“视角”得才能看得出的悖论特质和矛盾性。
 
1
 
他们过度繁育
不同的物种
起初是番茄洋葱胡萝卜
后来还可能是
棉花大豆和鸦片
 
2
 
面对越来越多的
五花八门的动植物
鬼和精灵
他们选择山羊小麦
和倾斜的风
把对黑夜和高山的
敬畏与恐惧
通通堆积在
某个物种的体内
对它膜拜
甚至
另辟蹊径
抟造出
人魔鬼样的偶像
 
3
 
他们按照
密令般的标准
繁衍的后代
被疾病和无休止的意外所困扰
直到发现家庭——
精神的原乡
身体的庙宇
宗教的种子
道德的嫩芽
这人类受困于
现代重重雾霾里的和风雨露
它有它的地方标准
也有国家标准

4
 
混沌之后
他们开始自觉地进化
他们身体的
不同器官
在不同时代
不同程度的
变得硕大
或藐小
人类上万年的
思考和多虑
带来了
为盛满脑浆
胀得肿大的
脑袋和生殖器
他们厌倦劳作的四肢
枯藤一般
徒有其表
 
5
 
因为拒绝生育
她们腾出阔绰的时间
开始学习
熬制草药
缝制衣服
纳鞋底
炖老母鸡汤
读经习字
临摹文人画
再豢养一群猫狗
还有——
她们越来越老
就会越来越记不清的事儿
 
6
 
古代的星河
盖住孤零零的屋子
一条绿鬣蜥
夜色下爬行
它发现自己的眼球
被移植在
闪烁不停的房间死角
 
7
 
大湖泛滟
柏油路滚烫
铁丝网被拆得稀巴烂
 
骨瘦的欧拉羊
低头啃草,它们不时抬起头­
望向远处,眼神孤恐
 
风吹草低
一条南美鬣蜥爬出高地草丛
伺机划入湖岸浅水
 
2018/4/6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8-22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