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安石榴:一滴水安抚不了河流的哽咽

2018-06-19 08:45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安石榴 阅读

安石榴

安石榴,1972年生于广西藤县石榴村,现居广州与南海之间,主持南风台文艺空间。

20世纪80年代末开始写作及发表作品,出版诗集、散文集、地方文化旅游专著多部。

 

◎旱灾(或泪水)


在土地深处我听不到哭泣
泪水远不能涌到泥土的眼眶
悬浮的植物,在天空般的大地
被败落的枝杈或钢筋扎伤
那么多隐匿的缺口
打开母体上的疤痕
在多年不事种植之后
我们疏远了农事和气候,泥土
不再培育泪水和收成
迷失了道路的水,水
不知流向了何方

失收的不仅仅是人类
还有世界。贫病交加的大地
在失守的田园和庄稼面前
挤不出一滴眼泪
濒临死亡的生长
无力追究疾病的源头
更说不出肇事者的去向
如同挥霍者无力追讨的青春
土地一生衰败的秘密
无法依靠泥土来偿还

雨水不再浇灌地面与作物
不断打痛房屋和村庄
冲开肤浅的树木、杂草
引发蓄谋已久的泥石流
导出城市的污水,地底的垃圾
威胁转入防空洞中的人类
我们抓不牢一场春雨的喜悦
更收束不住一场暴雨的肆虐

我还有什么资格流下泪水
一滴水安抚不了河流的哽咽
一场忏悔并不能清除灵魂的污染
大地被蹂躏中脆弱的身体
如同醉生梦死中怀病的人群
药物不足以维持世界的健康
仅可苛延衰亡的命运
在哭泣终至衰竭的一页
我仅能写下这个词汇:旱灾
大地呜咽,泪水全无

 

◎暴雨(或淹没)


暴雨中逃跑的地面
将大水的记忆淹没
我来不及收拾雨具和船只
就在堂皇光洁的城市中
坠入措手不及的混乱及泥泞

天空与云朵失去了预示
雨来路不明,水从地下涌出
让大地蒙受慌乱和屈辱
从持久的旱灾到瞬间的洪涝
暴雨淹没了气候,浸坏了常识
使季节彻底丧失防备
摧毁人类的判断和盼望
一场比一场漫高的洪水
越过了内心的水位
心理的防洪堤和
理智的闸口
我已无力在暴雨中奔跑
绑牢拴住家园的栅栏

大地像一只失灵的贮水器
总是无法安置雨水的容量
暴雨的刻度,在锈掉的基准线
泄漏的饥渴,贪婪的酗饮
和枯竭的源头面前
成为一道失衡的摆设
如同酒后无度的放纵
使享尽愉悦的身体
沦为一具干瘪的皮囊
我们失去了水,水
又被如其来的水,水
在橙色和黄色的交替中
像一场睡眠被耗梦淹没

又一场不期而至的暴雨
倾倒在我栖居的城市
我来不及想起故乡和远方
就被逼近的惊恐淹没
我还有什么力量探出头­
一根稻草挽救不了世界的腐朽
一次逃脱承载不起灵魂的负荷
在命运濒临没顶的一刻
我仅能写下这个词汇:暴雨
大地沉沦,淹没归途

 

◎修安谷


从山水中取出词汇
或者为山水注入词汇
如果天空还剩下一小片蔚蓝
还有一朵蕴藏着雨水的白云
要有一个山谷,与之对称
在大地被遗忘的角落
要有一个洞穴,接受自然的馈赠
这个春天,我要与群峰和溪涧一起
为一个从未获得过名字的山谷加冕
我要与开花的芦荟结盟
与一片竹林合谋,选择一处田野
向天空和雨水举起欢呼的手臂
诞生于春天的修安谷
使一个随遇而安的人
成为修安者,从山水的回声
掌握词语失传的奥秘

 

◎灯塔


有一道光,在消失中闪耀
仿佛旧灶膛里不时窜起的火苗
此刻,突如其来的雾气
将灯塔隐藏。我似乎陷入
一片瘴气涌动的沼泽地
白昼散失了光,夜抖落了漆黑
大海匿没了涛声和蔚蓝
我知道这就是目前世界的样子
燃放梦想与方向的灯塔废弃已久
沙滩上堆积着事物的残骸
礁石被焚烧成坚硬的黑炭
我知道所有的遮蔽都努力重现
石面化出莲花的图像
石底成为牡蛎的温床
浪尖如火焰跃出水面
我知道有一座灯塔己嵌入记忆
再遥远的海角也有岛屿和来访者
再静寂的滩涂也有生命爬行的印迹
此刻,在大陆最南端的白茅海
我看到一座弃置的旧灯塔
发出沉埋在岁月中的光

 

◎风雨中登南岳


风雨酝酿已久
如同我上山的念头
我携带着太多的炎热
和焦躁。注定遭受冷遇
进入山门,天色就暗了下来
南岳在我的奔赴中
收起了晴朗与辽阔
在忠烈祠,下起了小雨
历史及台阶上泻落的风
绊住我的脚步和想像
我衣衫单薄,思想肤浅
看不见磨镜台两个
沉默的和尚。只看到风雨
阻挡在我的前面
藏经殿下面的树林
晃荡着迷雾和不明的
水滴。越往上走
四周越是苍茫和寒冷
除了更大的风雨和仓皇的人群
在南天门,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当我不得不从山上退下
发现风雨已悄然停息

 

◎隐山记
(悼翟文熙)


少年出平原
青年赴江海
中年去隐山
这一隐,取消了
“未用完的时间”

我们这一代人
被时代和世界驱赶
生命尚未衰老
便已无处可遁
隐山是一座空山
还是最后的修持之所
你不断敲打石头
“手指间冒出火星”

寒冷的群山之夜
你用冰流替代血液
随一块圆石走向深山
睡眠在身体内停止
你想到过的死亡
“像石头。接近真理”

中年去隐山
寒流无法冻结崩塌
你听到冰雹敲落屋顶
从朋友和诗歌中间
沿着梦境的方向
悄然撤离。穿过时间软壳
我读到你未确定的留言
“把位置和游戏让给后来者”

(“隐山”引自翟文熙创办的隐山书院,每节末尾引句均出自他的诗集《时间软壳》)

 

◎红的漆、黑的漆、白的漆……


红的漆、黑的漆、白的漆……
漆有多种颜色
生活有不同的腐朽面

你选择哪一种颜色的漆
A、红色  B、黑色  C、白色  D、其它
请在英文字母前打√
你试图指出哪一种不朽
请打开诗歌练习册
在相应位置上作记号

红代表了什么
好似热烈、革命、媚俗……
黑具备哪方面的象征
比如黑暗、反动、混淆……
白充满着隐喻
就像纯洁、徒劳、轻视……
等等。其它依此类推
以上这些仅仅是举例说明
请在( )内填上你的答案

在这镀金的时代
我看到一群
大地的油漆工
用蘸满油漆的刷子
打扫着世界的灰尘

 

◎少年与发条


机械的少年
被乡村贫瘠的发条拧紧
大地脑门上的机械钟
在成长的擦洗中锈得发绿

我还记得出生的齿轮
与教育的链条一再错位
少年把握不准的发条
使松驰的思想出现偏差
我秘密设置的梦想
被一阵措手不及的响铃
毫不保留地卸除

钟盘上的青苔
使生命在旋转中打滑
我游走冲突的念头
碰落指针上的未来
拦截时间河流的手指
被少年决堤的烦恼
长久泛滥和缠绕

还有脚底的发条
泄露出走的怯懦
时代的一下打盹
损坏命运的机械钟
在错过的传导面前
我内心黯淡的齿轮
需要怎样的生活
才能获得润滑与带动

 

◎眺望


条木屋檐将眺望
圧低在一片风景之上
像一幅反挂上去的画作
底框和格子
占据了画布的正面
线条与轮廓
超越了画面的构造
突出的思想被玻璃蒙蔽
散漫的光影
取代了光圈和色调

寂静遮住了天空及屋顶
书籍接受自然的光芒
当四周暗下来
中间依然保持着明亮
幕布坚持收起的姿势
想像从未被闹剧遮掩

瞧,万物在流逝
只有眺望看到了不朽

 

◎旧照片:乐队


在时光的黑白照片上
一支乐队正在演出
一具复活的骷髅
在熄灭的钢琴上舞蹈
一排沉静的椅子
守候颓废的进场

墙壁上文字的残渍
年代与生活的标语
广场上飘散的灰烬
水泥地面的投影
郊外的树木和铁轨
看不见的火车
将一场无人发现的同谋
在梦境中昼夜排练

往事离开身体和地点
堵塞不住记忆的嘴唇
最初向世界表白的姿式
难以维持内心的坍塌
在时间涂改的旧照片中
音乐脱离了喉咙和耳朵
乐队丢失了乐器和同伴
歌手挑衅的呐喊
涣散成午夜的喘息

还有城市发黄的道路
学校走廊上的青苔
窗外开花的年月
雨水阻隔的爱
写给自己的唱词
在旧照片上没有痕迹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6-1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