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黄东明:一支箫的前世今生

2018-03-21 08:3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黄东明 阅读

黄东明

黄东明,70年生,中江人,现居江油,江油作协会员。爱文字,尤爱诗歌,有近百篇故事,小说,诗歌在《故事会》,《今古传奇》,《上海故事》,《意林》,《小小说选刊》等各大报刊网站刊发,有作品入选《2009年中国微型小说年选》,《天下阅读》等丛书。


醉仙楼

三十年,窗外
李白举杯邀月的姿势
没变
 
三十年,我的胡须
如果不天天剃
估计该有三千丈吧
秋浦歌,我该求秋霜么?
 
我不是长安的人
也不是青莲的人
在唐朝的微雨中
牵着牛车,我带你从草堂穿过
 

 
明天立春
一塘的藕,你们睡醒了没
 
明天,一路花朵
走向城市
披着薄纱,纤指怒放
我确定,每一次顿足都是春天
 
阳光正好,阳光很好
不过,明天才是立春
这杯冬天的酒,干了
 

 
一棵树,再一棵树
已经确定:榕树
再一步确定:大榕树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
三十年前没问过你
三十年后,我也没问过你
 
我为我的矜持道歉
你该为你的沉默道歉么
其实,我的不问
你的不说
我们便已错过三十年
 

◎孔子云
 
一粒雪,被一只乌鸦衔着
从山上到山下
最终吞下了肚,踏云而去
 
不远的私塾,一个孩童
一边看着乌鸦
一边心不在焉地读着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还没想透,那只乌鸦
到底是君子,还是小人
天便暮黑,雪又纷纷上路
走在孔子经过的路上
 

◎函谷关
 
雪下在函谷关的城楼
经年不化
被一头青牛反复咀嚼
 
向西的大道,一路莲花
驮着一支羌笛飞行
所谓凡间,神界?
只是后人的臆想罢了
同时,臆想的还有
下了一夜又一夜的大雪
 
雪渐渐淹没青牛的四蹄
以及老人的长须
此处,不宜久留
“尹喜,打锅造饭。最好再来
一坛老酒,喝了西去。”
 
最后的夜,明月醒着
雪醒着,而青牛却睡了
老人醉了,终究一切成谜
 

◎葭萌关
 
五头石牛,雄踞关上
带着子孙啃食一川烟雨
今天雨水,雨没来
而我却来了,站在关楼
插满旌旗,遍点灯火
 
三槌鼓过
张飞和马超,一黑一白
从长安而来,向洛阳而去
他们却不是主角
千年的风,早洗净关楼的色彩
也呵护渐渐老去的马蹄
 
最后,它们都统统隐去
留一杯残酒,端陈于费祎墓前
于竹林一隅,一撇一捺
把志虑忠纯四字,反复临摹
 

◎一支箫的前世今生

一丛竹林,几树梅花
在溪水两岸扎营
阳光下,彼此心照不宣
惟手与手紧握
 
其实,它们不是重点
我是在等一支箫
在竹林深处,一处草庐
等三千年前的更声
把它从民间的酒碗唤醒
 
然后,我要把它
插在腰上,让八孔的风声
尽收天下明月
挂在边关的烽楼
指引长旗,铁骑,暮雪,狼烟
 
暗夜,我抚摸这一支箫
用它的光把血液煮沸
再砌一壶茶
喂养明日上路的马
 

◎在星巴克
 
下午,在星巴克
我用一张椅子
把自己种植进去
等,生根发芽
 
小号,还有钢琴
音乐不停浇灌
每一个过往的人
携着善意和阳光
也与我不远不近
 
这个场景让我想念秋天
想起远方
和女儿,在遥远的海滩
拾捡浪花遗留的时光
 
而星巴克在不远处
和夕阳一起,慢慢划向大海
 

◎看雪
 
昨夜的雪还下着
煮一杯酒,等雪停的时刻
晚云,迟迟不来
不知南山的钟声生锈了没
 
上山看雪的人都是我的亲人
向阳的山路
一步一个脚印,谁也不能替代
包括每一朵雪花
都只能自己扛在肩上
 
雪与雪一起,山与山一起
脚印也和脚印一起
而我,也要和你们在一起
 

◎立春
 
有雨,从西窗而来
一路烟云
谢了庭后多少梅花
 
只可划舟,划蚱蜢舟
切记,不可惊动一塘陈藕
邻家箫笛,远山寒柳
惟你,一笔一捺
划掉前朝多少王侯
 
向晚,挑灯煮酒
等夜归人,一身蓑衣
半亩霜花,闲话塬上好个秋
 

◎腊月
 
腊月的雪是厚重的
飘在家的方向
腊月的吆喝是大声的
天涯的娃都能听见
 
谁说要牵头牛回家
谁又说,要戴一朵花回家
家,熬成一锅醇香的乡音
站在村庄的路口
让空气稀薄,心更紧张
每一根血管都跌宕起伏
 
最幸福的路是回家的路
最忐忑的路也是回家的路
一路白的雪花,白的霜花
不要染白爸妈的黑发
还有门前一树核桃花
 
所谓腊月,也即年关
三步一跪九步一叩
搜尽天下最吉祥的词
把岁月好好款待
留住烟火尽头一坛老酒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3-2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