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泉子:鄙陋从来是我们的命运

2018-03-16 08:2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泉子 阅读

泉子

泉子,男,1973年10月出生,浙江淳安人,著有诗集《雨夜的写作》《与一只鸟分享的时辰》《秘密规则的执行者》《杂事诗》《湖山集》《空无的蜜》,诗学笔记《诗之思》,诗画对话录《从两个世界爱一个女人》《雨淋墙头月移壁》,作品被翻译成英、法、韩、日等多种语言,现居杭州。


◎笨拙之力

南辕北辙作为一个笑话,是我们依然没有拥有一个支点,
以在俯视中
获得“地球是圆的”这样的真实,
就像愚公移山,对应于诗人的想象与洞察,
以及那化腐朽为神奇的笨拙之力。


◎因信而获救的心

有时,你从壁画上的阎罗王、判官,
以及更多凶神恶煞的脸庞与眼眸中读到
一种慈悲与庄严,
并因这慈悲与庄严
从心中一次次激起了欢喜。
而这欢喜
同样属于一双一千多年前的眼睛,
一双一千多年前的手,
同样属于一颗一千多年前
因信而获救的心。


◎醒目的弧度

2013年冬天,在韩国,
从首尔到釜山的高速公路服务区的
公共厕所,
一位六或七岁的男孩
紧贴着小便池,
他的身体因此获得一个醒目的弧度。
多年之后,在我每次看到“向前一小步,
文明一大步”时,
我都会想起那小小的身影,
那道醒目的弧度,
以及一种深深的感动。


◎大地之寂静

不是在寻一首诗,
而是我听见了
大地之寂静。


◎你在哪里

在送葬的队伍中,我看见了爸爸,
姐姐、阿朱,
我看见了秀秀、果果,
而有那么一个恍惚的刹那,
我疑惑于妈妈在哪里?
直到我再一次意识到
这是一次因你,
因一种彻骨的荒凉
而得以聚拢来的喧哗。


◎烟岚深处的起伏

一段刻骨铭心友谊的烟消云散,
是因为这友谊依然没能熔铸出
那烟岚深处的起伏。


◎消融一瞬

文学上一种最微小的进展
都伴随于生命深处巨大困境的
持续、缓慢而艰难地化解—
以及那终于得以迎来的
消融一瞬。


◎试金石

诗人可以与官员、商人发生关系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而诗人与官员、商人之间的相处之道又作为自由、独立最好的试金石,
并帮助一首诗终于成为一首诗,一个诗人终于成为了一个诗人。


◎伟大的沮丧

所有的言说都是成立的,
在各自所是的层面上。
譬如嵇康的“声无哀乐”。
声包括万物在本质处是无“哀乐”的,
而“哀乐”又是声音终于成为声音
你终于成为你的
那些伟大的沮丧或标识。


◎本质

诗歌必须与音乐、绘画一起坚定地站在本质的一边,
以与这个荒凉而又如此丰盈的人世相称。


◎鄙陋从来是我们的命运

文学的想象力从来不是为粉饰现实。
或许,鄙陋从来是我们的命运,
而我们又必须积攒出那超越之力。


◎密林深处的穿行

在密林深处的穿行中,
我的脸被一张蜘蛛网所捕获。
那从我心底升腾起的
一缕不快,
很快让位于一种深深的不安与羞愧,
当我在继续的前行中,
从脸庞上卸下了
一只蜘蛛,
那曾经如此坚固的家园。


◎自由

诗,以及万物在至高处都是无意义的,
是一种无为终于企及的自由。


◎诗的意义

诗的意义是自由的意义,是独立的意义,
是万物初始之前,那浑浑噩噩中无始无终的意义。


◎道之凯旋

相对于空间,我更信赖于时间的甄别,
就像空间对物质的考验可能会更严苛,
而时间对应的是精神,
是道之凯旋,
是人心在千年变迁中终于得以保全下来的永恒。


◎大同只在道中

大同只在道中,
在所有心灵
那共同的至深处。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