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喻言:我口袋里放着无数张脸谱

2018-02-09 09:1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喻言 阅读

喻言

喻言,当代诗人,1967年生于重庆,现居北京。1986年开始诗歌写作,90年代初封笔,近年恢复写作。先后在《中国作家》、《人民文学》、《十月》、《诗刊》、《钟山》、《作家》、《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等文学刊物发表诗作数百首,入选国内外数十种诗歌选本。著有个人诗集《批评与自我批评》。《成都商报》读者口碑榜2016年中国年度诗人。

◎我赶着一群石头上山

我赶着一群石头上山
就像牧羊人赶着羊群
云层越堆越厚
天空压得低低的
就快砸着头顶
我接到指令
必须在天黑之前
把这群石头赶上山顶
这群纯洁的石头
像千年积雪一样白
我们刚刚走到山腰
天就完全黑下来
我一遍一遍打着胡哨
这群石头再也挪不动脚步
我说:我们反了吧!
话音刚落
这群石头一哄而散
纷纷滚落山脚

2017-11-28

◎向天空学习

向天空学习
收殓白云的尸体
一阵风把它们转移
我们抬头
看不见死亡的阴影
天空的化妆师
把大海的底色铺在天上
让阳光一点点灿烂
我们走在大地上
像一群幸福的绵羊

2018-1-16

◎上帝也在插秧

春天到了,上帝也在插秧
他挽起裤管打着赤脚
站在肥肥的云端
弯着腰,把秧苗插遍天空
我们隔着厚厚的云层
什么也看不见
只有在夜晚,所有的人都睡了
世界颠倒过来
我站在高高的地球上
远远俯瞰他
这位不知疲倦的老农
一遍一遍弯下腰身
把整个宇宙都插满星星
我喊了一声:
“老同志,辛苦了!
歇一歇,喝碗水。”
只是我的声音还没抵达
地球又翻转过来
回到白天
天空上那些厚厚的云层
突然下起雨

2017-6-8 凌晨 爱丁堡

◎落日

草坪上悠闲散步的狗
地铁出口处匆匆的脚步
玻璃房子里面对面喝咖啡的男女
坐在帝国黄昏时光里
享受太阳最后的温度
格林威治子午线从脚下穿过
我左临东半球右临西半球
一只脚踩着昨天一只脚踩着明天
像一根鱼刺卡在时间的喉管里
卡在两个世界之间
我一动也不敢动
只要一转身
夜晚的墨汁就要漫过来
把天空最后的留白浸染

2017-2-5 伦敦

◎脸谱

我口袋里放着
无数张脸谱
根据需要
我会掏出一张按在脸上
我认识很多人
但很多人只认识
我众多脸谱中的一张
有时候我与熟悉的人
擦肩而过
我认出他们
他们却没有认出我
这让我暗自得意
有一种天下大势
尽在掌握的感觉
直到某一天
我发现一个熟悉的朋友
也暗藏着好多脸谱
当我与一些陌生人擦肩而过的时候
我就暗自嘀咕:
这个家伙会是谁?
他有没有认出我?

2018元月3日

◎催眠

惊恐不安的人
兴奋难抑的人
幸福满怀的人
彻夜不眠的人
都被集中一起
催眠师掏出一只古典的怀表
拎着黄金链条
表盘轻轻摆动
“安静下来,盯着这只表
你们很快就有一个好梦”
他平缓而温和的声音
带着一股特殊的魔力

第二天醒来
太阳刚刚跃出地平线
我们彼此打量
发现每个人
都躺在一只火药桶上

2017-11-19

◎我眼睛里射出两枚导弹

一打开世界地图
就启动点火程序
我的目光从亚洲东北部
一路向西移动到波斯湾
这些地方形势严峻、风云莫测
地球上的炸药库
一点火星子就灰飞烟灭
往南,越过阿拉伯沙漠
亚丁湾再往南
在非洲北部一角停留了几秒钟
最贫穷的艾塞俄比亚
和盛产海盗的索马里
继续往东,越过印度洋和太平洋
顺着安第斯山脉往北
哦,加勒比海、墨西哥湾
卡斯特罗、哈瓦拉雪茄
我的眼神游移不定
两枚夺眶而出的导弹
悬驻空中,引而不发
我不敢长时间专注于某一处
我知道,整个世界
都无法承受我的怒火

2017-10-24

◎退役军人老许

我的同事老许
五十多岁
腰板挺直
二目炯炯有神
一看就知道他当过军人
还有一些同事
也当过军人
但他们腰板没有老许直
眼睛也没有老许有神
有一次酒后
老许说,我与他们不一样
我上过战场
杀过人
说到杀人的时候
老许的右手抬起来
挥了一下
仿佛正拿着一把刺刀
捅进一个人的身体

2018-1-7

◎菜刀

我有一把菜刀
用它剁猪肉
把一大块猪肉
剁成肉泥
肉中的脂肪
让刀刃保持了锋利
平时它就插在厨房的刀架上
走在大街上
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我会不由自主想起它
这么锋利一把刀
还可以剁点别的什么
这样想的时候
它还插在厨房的刀架上
只是我的想法
把自己吓了一跳

2017-11-3

◎喊

我大喊一声
隔了一会儿
又喊一声
接着再喊一声
这样
一声接一声

一声比一声
用力
一声比一声
响亮
我没喊醒别人
却喊着让自己
从梦中站起

2017-10-21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8-02-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