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文佳君:在龙王乡,我把光阴垂钓(组诗)

2017-10-16 09:0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文佳君 阅读

文佳君

文佳君(1971—),当代实力诗人,成都文学院签约作家。都江堰聚源镇人。上世纪九零年代开始自娱自乐写作至今,不曾想过停止。“首届天府文学奖单篇作品奖”得主。20余次获得四川省新闻和报刊副刊奖。出版有诗集《果然》、《黎明的河流校正夜的黑》。现供职都江堰新闻中心。

在龙王乡垂钓乡风或渔

青白江曾经的化工还可以
它使桉树歪着脖子生长
使更远的人离这条并不清白的江更远

而今,这片被叫做内陆港的小城
还可以,让我把钓杆放下   品味
一条鱼跳进一片风吹草动的黄昏

在龙王乡,我认为这就是青白江的面容
乡村的小路条条在为我放行,放下一切
就是绿水和浩浩荡荡

我必须澄清,前世你不知道我
我还要说明,今生的美景是全部
在龙王乡,我钓起的不是鱼而是渔

把自己画入一方鱼溏
我也不欠遥水近山了
在龙王乡,我把前世今生的光阴垂钓

龙王乡的鱼与渔

龙王,龙殿,龙王乡的红树林
其实我不想幻化地说出一片海

龙王不是杜撰的
旧人不是杜撰的

那个在布雨的人
给鱼恩惠了一眼泉

故里,故里
我把时间布施

故人,故人
谁又被钟情抛弃

鱼和渔
用客家话摆着龙门阵

时间在尘埃里废掉了夜行人
龙王乡的乡风吹来人世的答案

龙王乡,鱼用客语说出来生

饵是众鱼的欲望
钩当然是禅师的谶语

在龙王乡,水是三百年的釉彩
陆地和鱼构建了这里瓷

在龙王乡,水成就鱼自由的来生时
鱼会用客语和饵谈判

在龙王乡,垂钓者也是执饵人
旁观的我是光阴里的回望之人

八月刚过,秋天来时
我在想鱼会不会成为最后的谢幕人呢

八月时我来过龙王乡,学会一些客语
我用这些当地的方言和鱼的尖叫交流

鱼是我们自由的来生
我努力做好执饵人的旁观者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0-1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