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泉子:诗之思900——1006

2016-07-21 09:2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泉子 阅读

900

任何一个时代都不会是寂静的,

但寂静又是被镌刻在万物至深处的标尺,

它说出了每一个人,每一种生命的光荣,

它说出了你以及任何一个时代的羞耻。

901

对李白、杜甫与苏轼们来说,真理是不言自明的,道在每一个人的心中,诗人只需要通过他的所见所闻,通过他眼中的一草一木,通过命运带给他的起伏与皱褶来确认,来说出他的感动与惊悸。

而作为一个现代诗人,我们必须一次次地通过,与自我,与他人,与时代的争辩,来为真理,为道赢得它的必然与合法性。

903

诗歌与艺术,甚至宗教都必须是我们的生活,然后才是一种创造与发明,然后才是我们仰望或俯视中的幽暗与寂静。

904

优胜劣汰是一条比我们自身坚固得多的自然法则。

但这一法则又必须建立在更深的自然之上,那就是众生平等,或万物同源。

唯有这里,我们才能真正地与自然相契合,我们才能顺应自然,而又不落入弱肉强食这人性的沼泽。

905

一个整天提着杀虫剂而不可一世的人,他终于发现他同样是一只可怜的虫子。

906

诗人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失败者吗?我愿意说,真正的诗人一定是生命深处的凯旋者。或者说,他是那愿意以世俗意义的少来换得生命深处之丰腴的人,他是一个愿意在不断地后撤中,感受因生命对无处又无所不在的局限与羁绊的克服,而重获自由与喜悦的人。

907

在一个世俗国家中,最显赫的成功者莫过于国王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佛陀作为一个王位的继承人,他最终放弃了这最显赫的成功,正是对生命深处共同沮丧的辨认。这辨认的意义如此重大。它最终使佛陀成为了佛陀,而不是一个逝去王国的主人,不是我们必须借助一截截残垣断壁,或是一些腐烂的竹简才得以想象与虚构的那些历史的鸡零狗碎。

908

一种深刻而伟大的怀疑,必须在信仰中找到出口。

而那些仅仅止于怀疑的怀疑,不过是一些根深蒂固的浅薄带给我们的,一种如此古老而常新的敌意。

909

最远的地方必在你身体的至深处。

910

没有彼岸,只有这里,只有此刻,

只有这必须在一种持续的俯视中得以重逢的蔚蓝与无边无际。

911

在春天,那慢慢鼓胀开来的山丘,多么像一个个漫溢的池塘。

它们在同一根疯狂的鞭子的抽打下,幻化为你、我耳闻目睹的尘世。

912

“不知之知”与“无用之用”作为同一事物的两个侧面,作为哲学与诗歌至深处那共同的秘密与使命。

913

哲学与艺术都并非源于对知识的反动,而是对任何知的不满足。

914

所有能被堆砌的注定是微小的,哪怕是珠穆朗玛峰,哪怕整个宇宙。

915

“不知”是那从知识的废墟上一跃而下的,一个并不存在的瞬间。

916

只有知悉自身以及万物之局限性的人,才不会被任何的智识将他限制在此时此地的幻象所蛊惑。

917

一颗本来的心,以及从这本来之心生发出的一种单纯的力量将帮助我们洞穿历史以及未来绵延而成的厚厚的岩层。

918

单纯不是简单,而是世事洞察之后的清澈,是在阅人无数之后的烛照于心。

919

诗必须是一种同情,一种感同身受的体验,诗还必须成为一种启示,一种同时向未知与往昔之深处的敞开与发明。

920

诗是一次自我完善的契机,是又一次地成全。

921

自我是所有认知的一个坚固的起点,是有与无、真理与凡尘、你与万物的一个必需而可靠的连接。

或者说,那个将整个世界与自我等同起来的人,是一个智慧初开的人。而他必须通过一次对自我的弃绝来获取智慧再一次地开启。但这样的智慧依然是微不足道的,如果他最终没能在自我之重大与自我在整个宇宙中几近于无的微小之间重获一个比这个尘世的任何坚固之物更为可靠之联接的话。

922

常人往往恃不可恃之物,而圣人因对不可恃之物的弃绝,而终于无所不恃。

923

唯有不恃才能使诗人重获那最初的自由,才能使诗人不再为外物所役。

924

要像珍惜你的脸一样珍惜你写下的每一个字。要像珍惜你的脸一样珍惜你的一言一行。要像珍惜你的脸一样珍惜与你相遇,或永不相遇的每一个人。

925

如果不了解恶,那么,我们就永远无法真正理解善。

926

真正的浪漫无关风月,而是不再拘泥于尘俗。

927

相对于各方面都达到均衡的一种“好”的写作,我更欣赏一种偏执的,并能在他所执着的一侧成功触及了幽暗之境的写作。

928

这样的成功又终将再一次帮助他放下曾经的执着,直到那曾经属于佛陀或是默罕默德的道路再一次显现。

929

读一首好诗,就像在一个密闭而被黑暗充满的屋子里,一块砖石松动或脱落,而光芒从罅隙间涌入的一瞬。

930

终究是一群人的,终究是一个人的孤独成就了这个时代,终究是我们每一个人生命深处的羞愧成就了这伟大的尘世。

931

多少人羡慕李白、杜甫的名声,而不知道这些所谓的名声不过是他们的生命体验与因各自修行,因与道与真理秘密契合而在时间深处得以挽留的见证。

而这样的挽留依然是短暂的,相对于真理与道的万古常新。

932

对“自我”的不同理解构建出了东西方两大文明的重大分野。

西方文明是建立在对个体或“自我”的极度强调之上的。

但任何的个体或自我又都是短暂而终归虚幻的。

这也是西方文学艺术更倾心于一种痛苦而绝望的经验的原因。

或者说,西方文明在今天的危机并非始于今日,

它的痛苦与绝望早已成为它那绵长传统的一部分,

甚至作为一种密码与胎记。

933

东方文明更具有标识性的人物可能不是孔子,而是老庄或释迦牟尼。

相对于释道两家,儒家在认知方法上与基督教要更为接近些。它们更注重于当下,也因此与俗世的互动要密切得多。

如果说儒家与基督教更多地呈现了一种民间立场的话,那么,释道两家在最精微中呈现出的精英意识要强烈得多。

934

释道在中国历史上高度融合是建立在两者在至深处的极度呼应中的,这就是对“自我”弃绝,并通过这样的弃绝而得以触及为这尘世所禁绝的幽暗与寂静。

935

或许,这幽暗的光芒过于强烈了。它几乎不可能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尘世中完好地显现与留存。

936

一种致命的诱惑仍在世世代代地考验着东方文明,那就是试图越过个体或自我,直接触及“无我”之境,而构筑出的一种新的,更大的虚幻。

937

没有比不真实或不自然能带给我们更深的羞辱了,

那在摄影师的指挥下惟妙惟肖地模仿着王子与公主的坐或行走的姿态的青年男女,

他们并没有看见,我在这一刻的羞愧与无地自容。

938

局限性作为所有生命的标识,甚至可以说,正是一种致命的局限性最终促成了生命在这一刻的发生与到来。

939

叙事在西方文明中的强盛,以及在东方文明中更大程度地被搁置,有着更为深远而隐秘的渊源。就像《圣经》作为一个民族的叙事,它试图完成的是对这个坚固而庸常之尘世的超越。而《金刚经》与《道德经》,显然是一种冥想与静思的产物,它们分别因一种如此浓烈的思,而终于分泌出诗的芬芳。

940

西方文明是以限制为出发点的,这限制隐含在上帝的诫命中,它消融为了西方文明的标识与胎记。所以西方文明在对自身命运的逼视中,通过一代代的人们持续地努力,最终发明出了自由在这尘世的意义。

相反,东方文明恰恰是建构在对绝对自由的隐秘体验之上的,他们因对尘世的自由之局限的洞悉,并在世代相续的辨认中呈现了对限制的深刻理解,以及一种如此古老的误读。

941

你永远无法写出一首昨日之诗,

你同样不能写出一行明日的文字,

你必须在今日,在此刻,

你必须每时每刻,

你必须永远地成为那最真实的声音的

最忠实的倾听、辨认与记录者。

942

如果说哲学更多地呈现为一种知,那么,信仰将更多地呈现为因一种深入的知而获得的如此自然地行。

943

一个诗人、一个艺术家、一个哲学家,甚至一个圣人的所有努力都是渺小的,他永远无法与一个时代,与尘世那无可挽回的坠落力量相抗衡。他永远都不能拯救这个注定消散的世界,包括耶稣、默罕默德,包括释迦牟尼。

否则,他将成为另一个狂妄的人。

944

但诗人、艺术家、哲学家以及圣人的努力依然如此可贵,如此意义重大。

如果他们终于在一种世代相续的徒劳中,最终领悟了他们在这一刻的知,从来不作为一个起点,也永远不是一个终点;

如果他们最终理解了,正是一种必然的消散,最终孕育了那更为古老,而如此崭新的又一次凝聚。

945

诗人可能是一个圣人,也可能是一介凡夫,

他可能是神,也可能是魔鬼,

但诗人一定是最最忠实于他的生命体验的那个人。

946

只有忠实于他的生命体验,一介凡夫才可能通过一种持续修炼与辨认而成为一个圣人;

只有忠实于他的生命体验,恶魔才可能获得“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一个顿悟的瞬间。

947

如果说我们不能看得足够清晰,那么,那是因为我们未能获得一个足够远或足够近的,一个在时空中不曾存在的位置。

948

生始于无知,死亡同样始于无知。

或者说,是亘古而常新的无知促成这又一次的,最新的死,并成为死亡那最肥沃的土壤。

而一个彻悟者,一个圆满涅槃的人,意味着,他永远不再死去。或者说,他永远地无所谓生。

949

所有的成败、得失都在孕育一个新的契机。

如果一颗不再敏锐的心灵,必须通过这些生命中的奇崛构筑出的皱褶来与万物那共通的沮丧相认,那么,这样的一瞥将胜过全部的人世;那么,那通往这样一瞥中所有的得已不再是得,失也不再是失。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6-07-2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