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浙江女诗人作品展:胡澄诗歌15首

2016-05-23 09:2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胡澄 阅读

胡澄

  胡澄,女,六十年代出生,浙江临海人。现居杭州,从医为生。97年开始从事诗歌、散文等创作,作品广泛见于各报刊及诗歌选集、散文选集。出版个人诗集《密闭的花园》、《两种时光》。

  灾难的箭簇
  
  灾难不会因为你逃避
  你躲起来,它就找不到你
  灾难将我当靶子
  它们是神箭手
  每一次都射中
  穿过我的心
  如果可以,我希望这些箭簇
  永远地停留在我这儿
  草船借箭
  然后当柴烧
  铁,还原成铁矿
  永远不被开采
  永远地,不要到别处去
  
  可是,它们穿过我
  去旅行
  
  2015.9.22
  
  钩子
  
  雨后春草般
  世界伸出许多钩子
  等我挂上去
  如一颗沉重的瓜,我曾经悬在绝壁上
  下肢鱼尾般
  挣扎。当我遇见第二个钩子时
  欣喜依旧
  第一个钩子的模样早已忘了
  而钩破的上腭也已经愈合
  仿佛,这趟尘世之旅
  专为钩子而来,为了遍尝被各种钩子
  钩住的滋味
  直至没有了上颚
  没有了体重
  回到了泥土和月光中
  
  没有体重真好啊
  谁看见过月光和空气
  挂在钩子上呢
  
  2015.9.24
  
  游历黑暗
  
  黑暗丝绒般包裹我朝向我
  仿佛我是它们的主
  
  黑暗是个圆锥型的宇宙
  针尖是我的王位
  黑暗又像一个船舱
  我是唯一的乘客,没有舵手
  黑暗中无人,但许多的眼睛
  盯着我
  他们有黑色的唇舌、无声的声音
  他们向我倾洒——黑
  ——像一场漫漫的墨雨
  
  黎明,我像一只老鼠蹿出来
  像一个游客那样——离开
  回到日常、喧嚣、风雨兼程的码头
  
  2015.9.8
   
  挽歌
  ——给一个逃兵
  
  我为陌生的亡灵
  写挽歌。可怜的孩子
  我为你啜泣
  十四岁,出门给卧病的母亲
  买中药,就在药店门口
  你被一群人绑走了,到了台湾
  你全部的行囊是一包母亲的药
  
  怅望荆门
  天气晴好时
  你依稀看见自家的屋顶
  屋顶上的炊烟
  有时候,炊烟似乎旺盛
  预示母亲健在
  有时接连几日,甚至几月炊烟沉寂
  仿佛那儿已不是人世
  
  子夜,孤月高悬
  一个念头涌上你的心头
  接连数年
  这个念头皇帝般凌驾你
  
  终于,你纵身一跃 
  向对岸游去
  然而一个浪突然转向
  将你推到了军事法庭
  十八岁
  你刚好可以执行死刑
  
  2016.4.29
  
  水塘
  
  仿佛一个祭台
  全体向水塘移动
  狒狒们先一步围住水塘
  露出长牙  嘶喊着:喝水者死!
  一只年幼的猴子被撕开来饮血
  公猴们十分狂躁  扭打成团
  羚羊的角绞在一起无法解开
  鳄鱼与河马躺在河里如一堆堆泥塑
  一只水牛在泥沼里越陷越深
  只留脊背和头顶在烈日下
  第三天黎明  狮群来了
  母狮小心地绕过泥沼来到水牛对面
  扒下来咬住水牛的鼻子
  小狮们静静观看
  整个过程寂然无声
  
  乌鸦在上空盘旋
  数日以后,它们枯叶般
  落在白骨上
  
  2014.8.9
  
  镜子
  
  如果你看到了自己的模糊性
  不错,这是个好的开始
  如果你看到自己的两重性、多重性
  要感恩
  如果你看到了自己心内的魔鬼
  亲爱的,要跪下来
  拥抱这面镜子
  叩谢它
  
  2016.3.25
  
  减法
  
  霜风一吹
  树就给自己做减法
  树知道根是不能减的
  树在自己的心和冠上减
  树比我明白
  现在,秋天已至
  我开始凝视自己
  默数枯叶
  呵,风声再大一点吧
  我向自己
  刮西伯利亚9级寒风
  
  天空像揭掉了牛皮纸
  玻璃在涧水里刚洗净
  
  2016.2.19
  
  缝隙
  
  在白昼和夜晚之间
  一条谧静的缝隙
  那清澈的湛蓝
  仿佛将白昼的迷雾和
  浓重的夜色滤去
  只剩下纯净、不着一物的苍穹
  
  在这样深的蔚蓝处
  有白云的小凳子
  
  2016.4.8
  
  圣所
  ——清明节给母亲
  
  悬着一根绳子
  我来到人世
  母亲,我跟世界的联系
  起初只有这唯一的绳子
  多么好啊!小桥流水般
  我们就像两个相邻的村庄
  沿着这座桥,来回
  不!母亲,我是村庄内的村庄——
  您在体内为我构筑了圣所
  隔断了人世的风雨和残暴
  暮色苍茫时
  我忽然明白:尘世数十载
  所有的日夜
  我都在怀念和寻找
  原初的圣所
  
  2016.3.25
  
  秋水
  
  有时候你的眼睛出现了蔚蓝
  有时候你的胸口出现了蔚蓝
  
  有时候
  你的声音是更广阔的蔚蓝
  
  你想成为蔚蓝的寺庙
  可你又是湖边的石头
  湖底的淤泥  沉渣泛起
  
  黑白两鸟照镜子
  一枝青莲未出水
  
  昙花般开放
  
  这是我们身上唯一会开花的地方
  这是我们身上反复怒放和衰败的地方
  这是我们身上无限夸大我们的美丽的地方
  这是我们身上反复埋葬和吞噬对方的地方
  
  这是上帝和魔鬼在我们身上共设的窗口
  通过这个窗口  他们摇控我们
  
  骑手
  
  急促地在我的生命中扬着鞭
  他是一个骑手 
  他一直催逼着我
  很显然  他对离开我的身体没有信心
  他想驾驭着我跑到终点
  他不知道根本没有终点
  不知道必须学习离开我 
  ——做一个无需坐骑的骑手  放马归山
  依然奔驰如电
  
  (诗集自序)
  
  这些草
  这些葱郁或者衰微的草
  不论开花或者永久不会开花 
  不论结果或者根本没有果实
  ——都长在我的胸口
  根深深地盘踞在我的心上
  吸取我的血液
  它们生长出来
  继而又构成了我的原野
  我藏身、隐匿其中的乐园
  我得以聆听天音和鸟鸣的地方……
  
  请在无人看见你时微笑
  
  请在无人看见你时微笑
  不仅对着镜子
  请对着荒野  对着那根枯干的树枝
  那黄昏的枯草丛中有成千上万的生命和秘密
  请对着虚无  那虚无正无中生有
  孕育新的生命
  请对着星空  也对着雨雾深重的太空
  那里依然有闪光的星辰
  请对着看不见的神灵
  他们正注视着我们
  请对着远方的朋友
  想起他  也想起隔世的友人
  请想起离世的父母
  也想起虫蚁走兽
  它们都有心灵
  请向着所有的心灵微笑
  就像面对烛光中的情人
  
  水边闲坐
  
  谁也说不清有多少支流
  汇集到这里
  眼前,水面宽阔,深蓝
  群山以及林木、云朵,倒映其中
  仿佛它们一直在水中生长
  我坐在水边,影子在水中
  牛仔蓝的衣服与山色相应
  皱纹涟漪般茂密,轻轻荡漾
  然而更多的我的影子
  却似那细小的飞瀑和浊流
  以及酸苦的生活用水
  水库开挖时的喧闹声、尘土……尚在弥漫
  
  ——多么希望,这些都是我的往昔
  而现在,如眼前的水面
  无愧于年岁
  
  2016.5.2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6-05-23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