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李浔:《读经》(十四首)

2016-05-04 08:5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李浔 阅读
  

李浔

2015年10月李浔在南疆柯坪 

  李浔:诗人、文艺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湖州市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江南诗的代表诗人之一。出版九部诗集和一部中短篇小说集。作品两次获《诗刊》奖、两次获《星星诗刊》奖。诗集《独步爱情》、诗集《又见江南》获浙江省第二届、第四届文学奖。1991年参加《诗刊》社第九届青春诗会。现居南彊柯坪,从事援疆工作。

  在湖州铁佛寺
  
  来路已打扫干净
  削发   观天
  天   在胸口一片一片蓝了
  无穷无尽
  犹如胸前转动的佛珠
  我坐在自已的影子里
  无声无色
  听见已上岸的鱼被师傅敲响
  风不再是风
  往事是屋顶的积雪早化了
  现在  让那些香绕过我的肩头
  在靠近心的地方
  开出莲花
  
  2012-10-31于湖州
  
  旁观
  
  诵经声高挂月亮之上
  老虎下山   荤菜上桌
  吃韭菜的素食主义者 
  是一只纸老虎
  
  有寺院的山上长满松树
  松果在木鱼声中落地生根
  风是松树的胡须
  树根是风的胡须
  纸老虎没有胡须
  
  寺院的钟响了
  月亮下山  太阳爬坡
  书写金刚经的人 
  不需要有韭菜的人间烟火
  
  2013-8-2于湖州德清云岫寺
  
  在湖州白雀寺
  
  (一)
  
  风吹松叶  留下一地钟声
  塔在山顶看往事随云
  你的早晨或者星星
  在寺前的小路上忘了来历
  
  你巳离开小桥和流水
  离开  像风中的铃
  抚摸看不到的安静
  现在  坐蒲团上的肉身
  是那粒佛珠  圆得有始有终
  
  不见  天高地宽
  是风还记得菊一样的慈悲
  不闻  十里蛙鸣
  正讲解安静的幸福
  
  (二)
  
  草走过的路你也走了
  你很淡  拂去来路上的灰尘
  因为春天
  你不会粘上有颜色的日子
  四季  冷和暖
  都要走上一回
  
  去寺院的台阶  不用数
  始终有一个太阳和一个月亮
  回  是一种缘分
  风吹到了你
  风还会吹到你
  回  前和后
  是两个轮子
  
  (三)
  
  山泉不会洗净自已的来历
  茗  让春蜷缩在竹罐里
  此刻想起阳春是奢侈的
  
  杯中的水比你更了解安静
  不会晃出半点天空
  云还在  飞过的雁
  留下几声远达的呼唤
  你在《金刚经》面前
  静静地开着一朵莲花
  
  靠窗的桌上  吊兰
  垂挂着落地的根须
  触摸到了芸芸众生
  山在远处  离家的路就在门口
  谁在起伏  谁
  把心跳得像一只冬眠的蜜蜂
  
  (四)
  
  手心向上  这是你的一块净土
  无欲还在路上
  追随着香烟上升  上升
  
  水在蛙鸣落地的远方
  河在一条鱼背上抵达对岸
  木鱼声声  手仍然摸不到四季
  苦  原来这般轻
  在蒲团上留下静静的影子
  
  手心向上  托起你的一块净土
  无为还在路上
  追随着香烟上升  上升
  
  (五)
  
  风吹袈裟  山青的不问年代
  吟经的余音清爽光滑
  去年的燕子  今年
  飞得更低更轻
  
  山的对面  稀薄的云没有表情
  走了太多的山路
  双脚分开难言的方向
  这是一个人的山吗
  这只是苦行的山路
  
  寺中的柏  不见雨水和泪水
  深秋的屋脊
  只剩下又凉又薄的瓦
  灯在晃  散漫着一墙独坐的身影
  
  (六)
  
  我在寺内  看池塘里的鱼儿
  游历在倒影的深处
  有一些雨落在信笺上
  后山的石刻  斑驳的春夏秋冬
  苦  原来这般坚硬
  
  我站在山门前  象一根门闩
  横在路上  阻挡远行的蚂蚁
  横在门上  阻挡回家的孝子
  横在春天  阻挡花的方向
  
  昨天的树今天还在
  风已很轻了  果子仍在摇动
  果子掉地的地方  是树的故乡
  我掉落的地方
  是慈、悲、喜、舍的故乡
  
  2011-12-6 于湖州
  
  在湖州道场山万寿寺
  
  把手放在膝盖上  很乖的样子
  看云退回到山的那边
  那里的钟声  干净  明亮
  有着雨淋不湿的韧劲
  山的那边  树把路挤向山顶
  让更多的人走进寺院
  
  安静地坐着  任鸟乱飞
  任五彩的往事脱下最后的一件内衣
  露出丹田 试试
  初生时所发出的声音
  也许  它们会和钟声一样
  慢慢的游走在离天很近的地方
  
  2013-5-7于湖州
  
  在湖州毗山慈云寺
  
  在湖州毗山寺  面对微小的云时我更渺小了
  我像鸟一样轻  像鸟一样知道
  轻是唯一的态度
  毗山寺的梅开了  冷没有了颜色
  
  我摊开紧握过的手掌  阳光照在上面
  手掌上拥挤过的血色在散开  在慢慢变白
  很久以来  紧握或松开
  在这个可塑性的场景里
  我曾把它比喻成给予或接纳
  望着散开的血色  我远离了自己的初衷
  紧握过的还有什么  恢复
  为什么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时辰己到  我放下所有的来历
  木鱼不会说  天不会说  干净的人不会说
  放下所有的声音吧   手心向上
  让天和地在掌心慢慢圆满
  
  2014-1-1元旦于湖州
  
  在湖州铁佛寺品智根法师禅茶
  
  木鱼声经过的地方
  你无色无味
  像铁佛寺屋顶那片无欲的瓦片
  窗和门敞开着 天近在眼前
  时间已退去了它的光阴
  一杯苦茶告诉我  清
  来自脱下所有的外套
  
  沉香  檀香
  杯中的水晃动着
  茶的前世和今生
  苦和甘  清和浊
  原来苦是如此轻
  
  2014-2-12于湖州
  
  读经
  
  多少年   你危襟正坐
  为了前世和来世不偏不倚地坐在中间
  往事  前世  都在中间
  读经  多少年了
  每一字都咬过你的耳朵
  
  多少年   你在中间  仍有左右
  风鼓满胸襟  清点种种透顶的糊涂
  忘我  弃我  甚至逃离自已
  读经  多少年了
  每一个读音喂育着话语中瘦小的静
  
  多少年   坐更是一种静的姿态
  没有左右  只有前后
  读经  不必去关心树上的果子会不会红
  读经  收缩自已的内心
  让它象尘埃一样轻
  
  2011-8-1于湖州安吉灵峰寺
  
  清净
  
  (——佛性常清净
  何处染尘埃)
  
  荷 在院里的池内清净
  那块变白的假山石  见过了太多的月光
  梦在轻轻绕梁  系一个软软的活结
  纤着耳朵听不到的心情
  夜已深了  灯在和衣睡觉
  梦醒时分  落下的花是一种心境
  心太软  清和浊
  是一个少女早熟的预感
  沿着台阶走进荷花盛开的季节
  人和佛都在菩堤树下
  看云  听鸟鸣发芽
  让门始终开着 随着清风远行
  在来来去去的路上留下无名的石头
  
  2010-8-3于湖州长兴寿圣寺
  
  肉身西行
  
  你想西行  走在鹰看得见你的地方
  八月的烈日没有倒影
  汗水也没有倒影  只有体内的味道
  你在西行  菩提树在一路西行
  风在追赶无色的山水
  现在你不需要  为了生存的季节
  不关心有人在说你  看你
  你不会留下脚印  不会用高低的角度
  去采摘那些幸福的果子
  你在西行  汗珠里的虹在一路西行
  菩提树下  风吹走了芸芸的人和物
  
  2010-8-14于湖州德清觉海寺
  
  也算慈悲
  
  草在风中  风在手中  天是如此饱满
  我怀端风声却沉默着
  看秋的脚印在蚂蚁的包围中
  艰难地走向那片等待腐败的黄叶
  
  静   是一只虫子的的来信
  上山的路越走越远
  路的枝杈上结满了我干燥的果子
  在远离村庄的时候  鸡鸣高过蓝天
  
  从北到南如此不同  犹如男女之间
  分合都是为了算不准的时间
  风在北面  被吹散的人在北面
  吹散的发  晃动着不伤皮肉的败迹
  
  南方还在下雨  很小的  一种没有味道的雨
  我所担心的  不是我醒来就可以离开的倒影
  它们是已经被打湿的人形
  它们是开始被弄湿的南方
  
  山挡住了来路  抬头望天
  一只小鸟叫响了高低的距离
  是的  我只是一个不懂生活的樵夫
  在南方  没柴可劈  只有折枝的习惯
  
  2012-10-18于湖州泗安仙山寺
  
  位置
  
  被树叶遮挡的间隙,你看见
  时间失去了高低,得到的却是远和近的机会
  你手指上的蓝天白云,长途短路
  包括那个熟悉的人
  都已可长可短。现在
  你离开了遮挡过的情景
  一览无余中,只剩下高低
  近和远都只是身后之事了
  
  2016-4-21南疆柯坪克斯勒塔格佛寺
  
  迷路
  
  迷路是不可避免的   尤其是
  路边的草漫延到安静惯了的庭院
  这时   雨水倾向抒情
  被人所爱的女人都有足够的耐心
  树上的花   非花   从根本上
  忘掉了凋谢之后的模样
  
  我迷路在这样的季节
  沉默充满水意   安静的手
  成了十条冬眠的河流
  面前的路   非路   它更像
  我的一条散开的鞋带
  
  2012-9-25于湖州
  
  红尘
  
  回首是不可能看见桥的
  再回首  可看见那只飞蛾的勇气
  我不想回首  却退步着
  眼前的风光  在变小  变得像针尖
  每退一步  针尖会刺痛了我
  
  失去的风景  如此透明
  再别  鸟惊动了无缘无故的风声
  我仍在退步  如此坚决
  像那只写满字的纸飞机
  成了别人追踪的风景
  
  2013-2-21于湖州
  
  
  
  你没看见一只蚂蚁也会飞翔
  但知道一粒尘埃
  会沿着人的气息准时到来
  生命就是呼吸   气息
  循环在一株小草的四季
  
  空   门还开着
  另一些话已经说完
  空   永远是敞开的
  留给了不会紧握的手
  你在密集的想象之后
  耐磨的手掌终于摸到了
  已蛀空的时光
  
  2010-7-23于湖州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6-05-04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