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泉子:依然记得(组诗)

2016-05-03 10:23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泉子 阅读

  雾越来越浓密
  
  雾越来越浓密了
  宝石山顶那如中指般刺向天空的尖塔已经完全消失
  只有山的轮廓依稀可以辨认
  只有这时,我才发现又一个春天已住进了那将轻柔的枝条伸到我的窗前的柳树里
  我才发现春天已经住进了那些红色的、紫色的以及黄色的花瓣中
  只有这时,那群雀鸟才从一阵气流中获得力量
  就像我在童年时,听父亲讲述的故事中
  一张白纸剪裁成的鸟,被谁的嘴巴吹了口气
  便在湖面上,在一棵柳树与另一棵柳树之间穿梭
  有时,因为翅膀的拍打过于用力
  而冲出了视线,然后又折返
  如果雾再浓密一些
  如果雾能从夜那里获得启示与力量
  并将白色的边界推向我的眼睛
  我又会获得什么新的发现?
  当我说出,并写下“孤独”,并不意味着我真的看见了什么
  星辰们裹挟着远古的光芒
  先人的眼睛像极了黑色的宝石,深陷在黑色的眼眶中
  他们一言不发
  并没有说出我们所期待的启示或箴言
  
  2010
  
  衰败
  
  是衰败的啊!我记得那些曾经的美
  并渐渐理解了那寓于持续了整个夜晚的狂风的
  残暴的善意
  
  2010
  
  启示
  
  二○一○年十月三十一日,你三岁零七个月又二十天
  我在与你相仿的年龄对时间的第一次思索同样是突然的
  那是一个没有任何征兆的午后
  时间仿佛是在一个刹那之间向我展现由一个短暂的生命标注出的两个端点之外的无垠
  在我出生之前,时间是无穷无尽的
  在我死亡之后,时间同样无尽
  而我在哪里呢?
  一个三十多年前的极度的恐惧与茫然的下午
  一堵接近于崩溃的悬崖
  化作又一个明媚的秋日中,你与阿朱之间的交谈
   “人都会死吗?”
  “人就像我们头顶的树叶,从一颗小小的嫩芽
  长大成一片绿叶,然后慢慢枯萎,老去
  最后从枝头上飘落下来。”
  “妈妈,那有一天你也会老,也会死吗?”
  “是的。”“那爸爸呢?”
  “爸爸也会老也会死。”
  “不—
  我不让你们老,不让你们死!”
  “也许,等你长大后,
  你可以用魔法让爸爸妈妈永远不老,永远不死
  可以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但这样的安慰并没有平息你的痛哭
  一个接近于崩溃的下午仿佛是无尽的
  直到你骤起的尿意
  将生命中这最初的悲伤暂时地忘记
  是的,仅仅是暂时地,或许是十分钟
  是一个礼拜,是五个月
  悲伤与恐惧会一次次准确无误地找到你
  直到有一天,你再一次从树叶中获得新的启示
  并最终将它真正地忘记
  
  2010
  
  雨落下来
  
  雨落在我的身上
  落在青翠的山谷
  落在幽静的溪涧
  落在绵长而仿佛无尽的
  这生命的次第相续中
  
  2010
  
  同船渡
  
  “百年修得同船渡”
  那么,需要多长时间才能修得相视一笑
  却永不相忘
  
  2010
  
  它们所招致的毁与誉
  
  我写下它们,就够了
  这些分行的文字
  我以它们为荣
  为它们经由我的手,经由我的纸与笔
  来到我们之间而骄傲
  而它们所招致的毁与誉,都不重要了
  
  2010
  
  依然记得
  
  十三年了,那些我没有说出的,不是因为忘记
  更不是它们从来不曾存在过的证据
  譬如在我五岁那年,我们看都已经忘了剧情的露天电影
  一个忘了名字的“大人”将我推倒在地
  你从二十米,还是三十米开外向我跑来
  并与声音赛跑,并获得了闪电的速度
  “谁欺负我弟弟!”你挥舞着一对稚嫩的拳头
  一定像极了一对苍蝇的翅膀
  我记得我们一同躺在尘土飞扬的泥地上痛哭时的愤怒与无助
  譬如,你在两岁那年被乡村赤脚医生误症为普通感冒的乙型脑炎
  以及用新鲜的松木赶制出的一口小小的棺材
  以及多年之后,我渐渐获悉的一个生命与另一个生命之间的关联
  “再要一个孩子吧!”
  那出自乡村医生之口,仿若布道般的预言
  而在你十岁那样,癫痫作为乙型脑炎的后遗症
  同样是我从另一个世界为你捎上的礼物
  那是一次在村前河滩上的嬉戏,
  你突然间摔倒,剧烈地抽搐
  直到唾沫完全濡湿了你半边扭曲的脸庞
  我记得那个傍晚的斜阳将村后整座大山的阴影压在我们身上时
  你的疲惫、我的惊恐以及母亲眼睛中布满的绝望
  譬如在你十三岁那年
  你从村前的水泥桥墩上摔下去后
  膀胱中的尿液被一个受伤的出口堵塞
  并把你的下腹挤胀成一个发光的皮球
  在多年之后,你一次次说起那重新获得宣泄通道的一个瞬间之中
  巨大的欢愉
  或许,这是一笔提前预支的债务,作为交换
  你生殖器上的小便排泄口
  成为一个失效的水龙头
  你必须不停地更换内裤
  但依然有不断逃向空气中的异味将你与你的伙伴们一点点地隔开
  譬如与孤寂的青春一起成长的,我的自卑
  譬如长年的药物使你越来越迟钝与木讷
  并在我们的欢愉中撒下越来越多的沙子
  在一次一触即发的冲突中
  当我说出,“如果没有你
  我们家将是最幸福的”
  我记得你缓缓落下的手臂
  以及你背转身去后一颗不知所终的泪滴
  我记得从这一刻开始,自责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是的,我已永远无法原谅我自己
  我同样记得十三年前的那个薄暮时分
  你在一条河流的拐弯处钓鱼
  鱼同时在钓你
  在传说中一场势均力敌的角力中
  你最终成为了一个失败者
  我记得这个属于悲伤,同样属于释然的夜晚
  第二天的中午,我从省城赶回了那摆放着为你赶制的
  依然飘散着新鲜松木香味的棺材的院子里
  我记得这最后的告别
  我记得你额头上的一个小小的新的凹坑,血丝未干
  还有最初的鲜红
  我记得你脸上婴儿般的安详
  然后,我与你童年的伙伴们一同把你抬到了家后面的山坡上
  
  2010
  
  宽恕
  
  我为我在依然年轻时写下的一些新奇的比喻而羞愧
  就像我曾经做过的另一些并不光彩的事
  但我愿意在这一刻宽恕它们
  我没有成为一个绝望的人
  而它们仅仅作为我曾经年轻过的又一些明证与印痕
  
  2010
  
  相遇
  
  如果你没有从山势的绵延中读出河流的恣肆与奔腾
  如果你没有从一个岛屿的矗立中读出因时间深处的严寒
  而得以聚拢与凝固的一朵浪花
  那么,你就从来没有见过山,你就从来没有见过水
  你从来没有与那在因缘合和中得以显现的万物相遇
  
  2011
  
  最明亮的黑
  
  向黑暗中求光明是容易的,就像向夜的深处寻找一盏灯
  而诗歌的艰难与神奇在于发明与呈现那最明亮的黑
  
  2011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