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泉子:活了这么久,这么久(十一首)

2016-04-21 09:18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泉子 阅读

  
  
  如果再也没有一片黄昏让我去爱了
  如果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让我去爱了
  
  至少
  我可以去爱我的祖国
  
  爱她给予我的痛苦
  爱她给予我的孤独
  
  2000
  
  多么孤独啊
  
  多么孤独啊
  一个人从人世间走过
  他留下的
  是被别的眼睛忽视的
  是被别的耳朵拒绝的
  是被别的嘴唇
  没有说出的
  
  2001
  
  已是冬天
  
  向下生长的树
  倒立着的,匆匆的人
  一尾游鱼在鸟儿的阴影中迷路
  已是冬天
  湖水俯视着心底,那蓝色的孤独
  
  2001
  
  少年
  
  一个少年是近乎恐惧地发现那两腿间初生的毛发
  在多年前
  一个遥远得缺失了边角的下午
  一个近乎绝望的少年
  面对着,并不得不承担起更多充满未知的下午
  而在更多的毛发坚定地,安静地生长中
  更多的下午逐渐变得坚定,并安静了下来
  
  2002
  
  河流
  
  是他的祖母将他扔进了一条河里
  就像被抛掷的另一块石头
  缓缓地,沉到了河底
  是一个瞬间,在抹平水面上那些细小的涟漪
  他的父母亲并没有再一次记起这个失踪了的孩子
  他们依然在河的下游,洗涤、淘米
  烧制他们的一日三餐
  并从水中钓起了一条,又一条的
  由他的孩子的身体喂养长大的鱼
  
  2003
  
  蒙恩的人
  
  主说,除了信
  再也没有别的了
  是的,主。他说
  除了性,再也没有别的了
  主为他的虔诚而动容,而使他蒙恩
  并赐予他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
  
  2003
  
  柚子
  
  母亲从记忆中为我偷来了柚子
  在邻村的山坡上,她用砍柴的刀
  切割着柚子金黄色的皮
  辛辣的汁液,溅在了母亲脸颊上的汗珠里
  溅落在我仰着的眼眶
  我的眼泪与母亲的汗水一同消失在焦黄的泥土中
  随后的时光是纯粹而甜蜜的
  偷窃的羞耻并未抵达我们
  我坐在母亲的左侧,捧着半个刚刚被她那双沾满泥土的手掰开的柚子
  它的另一半捧在哥哥那双纤细而苍白的手中
  哦,那时
  他还没有走入那消失者的行列
  母亲坐在我们中间,手中握着刀子
  她心满意足地看着我们,并把笑容噙在了眼眶
  
  2003
  
  七年
  
  那些未经历验的事物的真实性在哪里呢
  夕阳的余晖中
  我再一次望见了故乡
  一场漫长的告别,作为对一个人一生的奖赏
  在匍匐的坟茔与缀满果实的柚子树丛之间
  多少生命曾不为人知地生长、显现
  “那在烧纸钱的人是他的弟弟
  在每一个岁末,他都按时回来看他
  七年了。”哦,七年
  更多的事物在一片柚子树叶的阴影中沉寂下来
  每一个早晨,他在第一缕光线抵达之前回到山坡
  并把从那里撷取的一丝绿色挂在门楣之上
  作为他们相遇的凭证
  七年,青苔填满了墓碑之上的字迹
  柚子依然缀在枝头
  
  2004
  
  默许吧
  
  默许吧,默许衰老
  默许死亡
  默许这些不可避免的事物
  默许这依然属于我们的,还没有被时间的巫术席卷而去的
  寻欢作乐的一刻
  哦,默许这瞬间的快乐
  
  2004
  
  在浮世
  
  从平凡与琐碎中去寻找并发现美的存在吧
  就像我们一次次试图从人世中搜寻生命的奇迹
  
  在这愁苦远多于欢愉
  折磨远远长过爱恋的浮世上
  
  我们曾为那些少得可怜的,我们曾为那些短暂的事物
  活了这么久,这么久
  
  2004
  
  祝福
  
  我相信,博尔赫斯失明的双目是一种祝福
  我相信,海伦的美丽与放荡是一种祝福
  我同样相信,马丁·路德父亲手中的铁锤是一种祝福
  
  而我苦命的亡兄
  这个用病痛换得我的生命的人
  这个成功地将自己的影象禁锢在一个少年俊美的脸庞中的人
  他发明出了一种怎样的祝福?
  
  2005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6-04-2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