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泉子:我如此热爱孤山(十二首)

2016-04-19 09:2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泉子 阅读

  堕落刚刚获得那小小的开始
  
  世界源于赠予,还是以索取为目的的交换?
  一种为人世赢得更多温情的易容术,
  一种以爱为名的欲,
  一种以祝福为面具的惩戒与诅咒。
  那些以物物交换为标识的人类伟大的幼年是多么地美好,
  或者说,在那里,
  堕落刚刚获得那小小的开始,
  以致在我们今天的回望中,
  仿佛那里有着世界被再一次发明之前,那瞬间中的静寂。
  
  孤坟
  
  孤山已不是你当年所见的山了,
  这些郁郁葱葱的古木
  也没有一棵是你当年所见的。
  而你当年的筑庐处,
  游人日日如织,
  他们流连、寻胜于一座你所未见的孤坟。
  
  我如此热爱孤山
  
  我如此热爱孤山,是因为它的精致吗?
  还是因这被水所拥簇中的孤绝,
  并通过一条长长的堤岸与两座拱桥,
  与北山路,与宝石山,与整个世界重新连接在一起时,
  那刹那中的颤栗与欢喜。
  
  山水是最好的老师
  
  山水是最好的老师,
  譬如此刻,这在仲秋时节依然如此饱满的孤山,
  它足以让你放下对即将到来的生命之秋的恐惧,
  放下这人世的悲凉,放下这从你心底,从万物至深处积聚,
  并从你的两鬓,从你的前额与脸庞,
  从无数的树梢与枝头涌现的严寒与荒芜。
  
  感动
  
  你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站在北山路,
  看着孤山南麓那个孤零零的古凉亭,
  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那不因你的抑制,而依然从心底涌上的潜流,
  那在你眼眶中蓄积出的两泓清泉,
  那隐忍中的颤栗,
  那因一种如此强烈的吸引,
  而落满整个湖面的波纹。
  
  活下去
  
  是茨维塔耶娃常年卧病在床的母亲,一次次从担架上挣扎着起身,
  并毅然决然地走向一架钢琴;
  是阿基米德在屠刀向他砍下的一瞬发出的绝望的怒吼:
  不要破坏我的图形!
  是一首诗,是那些你依然没有写出的分行的文字,
  是那你依然未能企及的道与真理,
  是那你依然未能企及的至善,
  给予你继续活下去的力量与勇气。
  
  除了交换
  
  除了交换,她并不知道,
  这人世还有纯粹的赠予,
  还有善,
  还有尚未被任何欲望捕获与玷污的欢喜。
  
  不是在唱
  
  不是在唱,而是哭诉。
  他在哭他的往事,
  他在哭那些他曾经经历的悲伤,
  他在哭他未曾经历的孤独,
  他终于哭出了你心底的绝望,
  他终于哭出了这人世,
  他终于哭出所有生命深处那共同的悲凉!
  
  最初
  
  最初它只是高过那泓湖水,高过一间茅屋,
  一片落叶,一座城市,
  高过一座山所隐藏的,
  那全部的苍翠,
  直到它高过了它头顶的蔚蓝,
  高过了那将无数的光斑连缀在一起的无边无际的幽暗,
  直到它高过那些它曾经见证的世世代代,
  以及那些它依然没有历验过的绝望与孤独。
  
  羞耻
  
  我曾经以衣袖与裤兜上的补丁为耻,
  我曾经以母亲黧黑,而过早落满皱纹的脸庞为耻,
  我曾经以在异乡的熏风细雨中濡染多年,
  而依然未能褪尽的浙西南山区口音为耻,
  而在今天,我只为山还不是山,
  水还不是水,
  我依然没有成为我而羞而耻!
  
  宝石山脊上的树
  
  宝石山脊上的树,
  只有在它们移动时,
  才重新获得了人形。
  当他们驻足、眺望或俯视,
  它们又重新回到了一棵树,
  回到一片树林的静默,
  回到一座山的孤独、绵延与奔腾中。
  
  美的典范
  
  忘我才能企及美。
  一朵花终于因忘了是一朵花,
  一棵树因忘了是一棵树,
  一片丛林因忘了是一片丛林
  一座山因忘了是一座山,
  一条河流因忘了是一条河,才成为这美的典范。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