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泉子:这雾霾深处的国度(组诗)

2016-04-11 09:1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泉子 阅读

  伟大的歌者
  
  “没有先知在自己家乡是被人悦纳的。”(《路加福音》4:22-29)
  同样,没有一个伟大的歌者在他的时代广为人知……
  
  多好
  
  多好,如果可以人与诗俱老;
  多好,如果可以人与画俱老;
  多好,如果杜甫的道路可以成为你的道路;
  多好,如果你终于品尝到了
  暮年黄宾虹的孤独。
  
  永恒
  
  永恒是我们试图以一把有限的尺子
  去状量无限时的孤独;
  是这古老而常新的死一次次赠予我们的惊奇,
  是被万有的浮华遮蔽,
  并又一次次由空无重新聚拢来的人世。
  
  这人世的美与惊奇
  
  只有落叶知悉,
  那透明的空气中隐匿的阶梯,
  就像只有石片知悉水的坡度,
  就像你知悉,一个人、一朵花、
  一棵树的死与衰败
  同样蕴藏着这人世的美与惊奇。
  
  长长的堤岸上
  
  长长的堤岸上,移动中
  而面目无法被辨识的人形让人感动,
  他们使堤岸成为了此刻的堤岸,
  他们使一条从远古迢递而至的河流
  获得了最新的滋养,
  并源源不绝地
  涌向更远处的无穷。
  小村
  
  那为群山所环抱的小村让人落泪,
  那绿树掩映下的白墙与黑瓦,
  那人力与自然相生中,
  这尘世的圆满与丰盈。
  
  千年迷雾
  
  六根白色的柱子,落在水面上,
  它们同时属于孤山北麓,
  一个我曾如此熟悉的古凉亭,
  但之前我从来没有数清过它有五根,还是七根,
  或是更多与更少白色或灰色的柱子,
  直到这冬日薄暮,
  直到静静的水面,
  揭开了一道千年迷雾。
  
  西泠桥
  
  你已经走过了那在烟岚中仿佛从来不属于这人世的古桥,
  当你站在拱形的顶点上,
  是两岸的青山分别从曾经的烟岚中浮出,
  而万古同时向你涌现时的绝望与孤独。
  
  枯荷须向晚看
  
  枯荷须向晚看,
  在薄暮时分,
  夜色渐渐浓郁,而华灯尚未初放,
  而这尘世之静美,你始得以相见。
  
  啼鸣
  
  是布谷鸟,还是乌鸦的啼鸣,
  最终赋予这黑漆漆而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以幽暗的光,
  以及一枚果核中的万丈悬崖得以测度的尺子。
  
  青山在水面上的奔流是美的
  
  青山在水面上的奔流是美的,
  这瘦削的尖塔在水面上的晃动是美的,
  这水面之上全部的人世,
  它在一个个瞬间中的安稳
  与完好是美的。
  
  保俶塔
  
  在西湖沿岸的山山水水被彩灯涂抹后,
  只有保俶塔依然是灰暗的,
  并因此而更为醒目。
  它依然瘦削,
  并把整个夜空的幽暗聚拢,
  并把全部的秋风凝结成针尖之上的薄冰,
  并终于汇聚出冰凌从光芒之上一跃而下,
  而消融于茫茫暗夜的一瞬。
  
  奖赏
  
  不会因为幽暗,
  而将你口中的痰吐向你面前,
  那同样幽暗而洁净的水面。
  这是因持续了二十多年的写作,
  因持续地,对一个湖泊的凝望,
  一个不再年轻的诗人,终于获得的奖赏。
  
  青山的无言
  
  只有足够的遥远,你才可能听见青山的无言,
  你才可能看见那接近于透明的乳清色,
  你才可能理解,
  并非一列,而是重重叠叠的青山,
  在越来越浓郁的暮色中的奔流,
  那么孤独,那么绝望,那么残忍!
  
  针尖
  
  在宝石山与孤山的重合处,瘦削的保俶塔浮出丛林,
  浮出褐色的屋瓦,
  并将整个宇宙凝固在针尖般的锋芒之上。
  你无法再靠近哪怕一小步,
  并非因面前这宽广而波澜不惊的湖面,
  而是那针尖将因这脚底的一厘米、一微米,
  直接刺入你的眼睛。
  
  孤山如此低矮
  
  孤山如此低矮,
  仿佛只是一片因绿树堆磊出的丛林,
  并仅仅因为树梢的高低错落,
  或是一阵又一阵偶然的风而获得的起伏。
  
  唯一的凯旋者
  
  不是正义的胜利,也不会是时间—
  这从诞生的一刻就已朽去的老者!
  那唯一的凯旋者
  是时间尚待发明的瞬间中,
  这无尽的寂寞,
  这万物之苍茫!
  
  重峦叠翠
  
  山峦叠加出更加磅礴的奔腾,
  翠绿叠加出了更深的绿,
  你的孤独最终叠加出了什么?
  而世世代代的浮华最终叠加出了什么?
  
  如果你真的理解
  
  如果你真的理解你是你,
  又是万物,
  你就能理解轮回,
  理解这循环往复,
  被一次次虚构,与重新发明的人世。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6-04-11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