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赵晓梦:窗帘(组诗)

2015-11-02 10: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赵晓梦 阅读

赵晓梦

  赵晓梦,笔名梦大侠,1973年出生,重庆合川人,现居成都。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四川省报纸副刊研究会副会长,华西都市报常务副总编辑。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星星》《诗歌月刊》《诗选刊》等上百种报刊,入选10多种选本,获奖50多次,著有诗文集《爱的小雨》《给雨取个名》《把门打开》《最后一个问题》《一夜之后》等多部。

  作者诗观:我喜欢纯粹的诗,就像山里春天的阳光,干净,纯粹,简单,明了。  

  之一
  
  背对着窗,也背对着夜
  我让眼睛沉入黑暗的眼睛
  沿着身体的山脉搜索前行
  向着黎明预设的梦境前行
  渴望在六月的上半夜,收获一个
  
  好的睡眠。渴望窗帘温暖我
  汗水涔涔的胃,赤裸的脚踝。我用力
  卷缩身体,让自己隐身于辽阔的黑暗
  感受着睡意的存在,聆听着窗帘
  厚重而均匀的呼吸,梦想着遥远的雪山
  
  床头沉默已久的洋葱,忽然长出
  绿色眼睛——穿过黑夜沉入我的眼
  码放整齐的书籍悄无声息翻动
  像电影胶片在脑海快速闪现
  在我身后响起雷鸣海啸
  
  窗户抵挡不住夜晚的疾风骤雨
  往昔的堤岸就要冲破窗帘的隔陔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床单弯曲如弓
  随时准备发射身体的利箭——
  把窗帘牢牢摁在暴风雨的墙上
  
  等到身体重新抓住如水的床沿
  失去窗帘的池塘,青蛙在新月的光辉下
  蹿到枕头上沉睡。失去睡眠的窗帘
  如同一面反光镜,让我在黑暗里
  看见自己的脸,在黎明里长满蒿草
  
  2015年6月1日,14日改
  
  之二
  
  一声嘶吼。窗帘在生铁拉链
  扎进布面的肌肉里,痛苦闭眼
  拒绝风,也拒绝来历不明的光线
  看似完美地保护着房间的隐私
  
  火柴盒的房间,需要这些听话的窗帘
  需要它们竖起衣领放下裤脚
  像闭合的抽屉扎紧钥匙的秘密
  不需要给树上探头探脑的鸟解释
  
  事实上,窗帘也是一面墙——
  外墙目睹风的眼泪云的絮语
  内墙看护着床上睡眠的囚徒
  就是不让它们有交流的缝隙
  
  月亮升起来,星辰落下去
  即使黎明到来,房间睡眠的人消失
  窗帘也会保留一层薄沙,保持神秘
  保持生铁扎进肉里的疼痛与清醒
  
  2015年6月2日,14日改
  
  之三
  
  长久闭合。窗里窗外都感受到压抑
  窗帘围住的房间之城——风想进来
  人想出去。都在拼命寻找
  中间地带留下的空白与疏忽
  
  窗帘结实得像一座大桥
  合拢处工艺精良,真找不出缺口
  窗户不得不在墙根处
  开一个通风口作记号
  
  有了呼吸的窗帘,重新找到自信
  在夜晚唤醒梦,在清晨望见鸟
  在飘雪的黄昏暗香浮动,也在
  空无一人的房间安放灰尘
  
  这扇被墙薇反复绽放过的窗
  在寒冷的冬日开出窗花,在炎热的
  夏天收集星辰的呐喊与叹息,在秋天
  玻璃裸露的身体上捕捉云的身影
  
  而这窗帘围住的房间之城
  必须呐喊——把压抑的酒精排除干净
  窗帘是身体烈焰最好的导火线
  飘浮的窗台,把黑夜冲撞得风生水起
  
  2015年6月3—4日,14日改
  
  之四
  
  立于窗前。多么害怕那个隐藏在
  窗帘背后的人出现。而我始终低垂着头
  在一张书桌上安放自己的手和眼
  我怕一不小心,抬头碰到窗帘隐藏的脸
  
  就像儿时在龙洞一个纸糊的窗帘下
  我从作业本上抬头碰到的那张脸
  一张比字迹还潦草的脸
  一张并不识字的脸
  
  长了眼睛的窗帘,让我在北碚的郊外
  低头审视青春的夜晚。偶尔有箫声从窗前滴落
  也是先忙着检查安放在桌上的手和眼
  我怕跳出一个错别字,灼伤窗帘并不识字的脸
  
  这么多年过去,我已经习惯在夜里
  背对窗帘睡眠,闭上眼睛阅读
  偶尔用脸上的气息“编织白昼的衬衣”
  只是一抬头,再也碰不到窗帘的下鄂
  
  2015年6月4日,14日改
  
  之五
  
  隔河相望。我和窗帘都很好地隐藏起来
  埋伏于墙根的欲望,在赤裸的玻璃表面弥漫
  至少对面的灯光在肤浅的夜色中
  无法准确说出,我在第几格窗帘后面
  
  偶尔的犬吠声丈量着我与夜的距离
  由远及近的高跟鞋,踩出一条波浪起伏的
  中间线。靠光的那边才划过雷声和闪电
  密集的雨水全都落到了我这边
  
  风掀起窗帘薄纱的裙角,毫不客气
  窜到我床前。这六月潮湿的戾气
  裹挟着颤抖的灰尘,很快填平高跟鞋
  划出的中间线,填平我与灯光的距离
  
  不用看,我也知道
  对面的灯光拉上了窗帘
  在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夜晚
  我能感受到世界来过并且存在
  
  2015年6月7日,14日改
  
  之六
  
  很难想象,失去窗帘的窗户
  该有怎样的不安?就像没有花的花瓶
  没有泡沫的海浪。说不上坦诚
  而是让无法回避的眼睛无处安放
  
  如同群山需要树木和白雪覆盖
  河流需要淤泥和湾道来注释
  黄昏的落日得用黑夜的地平线埋葬
  黎明必须由飞鸟拉开窗帘叫醒梦
  
  有了窗帘的玻璃,就像有了底片的镜子
  轮流照耀——天空,树木,飞鸟,电线
  绣球,雨伞,鱼缸,葡萄、钢琴和楼梯
  落日的光芒和夜晚的深渊都无法阻止存储
  
  这记录了人世太多秘密的窗帘
  我将不会将拿它来交换睡眠
  也不会让它被朝霞射穿心脏
  更不会让它说出我们的秘密
  
  2015年6月7日,14日改
  
  之七
  
  雨来过后就走了,窗帘甚至来不及告别
  就要向床和枕头说晚安。蚊虫摸黑进来
  寻找着醒来的血液,它锐利的爪
  不给盲目手掌任何机会
  
  一颗流星急速坠落,窗帘来不及反应
  黑暗中的蚊虫也只是稍作迟疑
  巨大的入水声,仍然未能惊醒睡梦中的枕头
  醒来的血习惯性击掌,蚊虫倒在了迟疑的路上
  
  看上去宁静的夜晚,竟如此惊心动魄
  失职心虚的窗帘,再次选择沉默
  在黎明叫醒枕头,照旧分开身体
  把光明迎进我空空的房间
  
  之八
  
  我试图砍开窗帘的血管
  向新年发出第一声问候
  而不留下一丝痕迹
  甚至无须惊动紧抓墙壁的轮轨
  
  从窗户上抹去晚霞
  就像从镜子中抹去往昔
  让夜晚的热血冷却
  让洋葱的灵魂,变得安静和温顺
  
  我已经砍开窗帘的身体
  在血管里寻找窃取的秘密
  如同风背叛着月光下的草垛
  夜晚背叛着枕头的睡眠
  
  那背叛窗帘的明月弯刀
  已经被黑色森林磨砾得锈迹斑驳
  火红的石榴,在逃生的窗口
  摇晃着怀乡的疼痛
  
  2015年6月15日
  
  之九
  
  不用担心——这练习的琴声
  能在窗帘的水面激起波澜
  灯光在窗口拉长着夜
  琴声在花园辽阔着孤独
  
  绣球在窗前等待风的马车
  送到下一个阳台,等待窗帘
  重新叫出你的名字。绽放
  或者凋零,都是为了取悦天穹的下颚
  
  我们在窗帘严实的房间喝酒
  给远方的陌生人说着心里话
  将烟头的灰烬喂养生病的鱼
  命令风去逮捕千里之外的月
  
  在流水回漩的码头放走河灯
  让一张纸驮着哭泣的蜡烛
  连同窗帘下卑微的生活
  在最后一段干涸的河床上
  
  梦见月下打麦地里
  那个练习吹奏唢呐的人
  ——难以启齿的
  还有我高高在上的好脾气
  
  2015年6月15日
  
  之十
  
  卧听风雨,坐看云起
  这些窗帘的好状态
  行走在白天与黑夜的大地
  寻找着可以依靠的窗户
  
  当巴山的夜雨涨满秋池
  西窗的帘布已被烛光剪灭
  官道上,远远停着一辆马车
  窗帘都收起来了,她的眼睛长出枫叶
  
  冥想得太久,我已无力收回
  紧闭的双眸。林中跳跃的鸟儿
  隔着窗帘向我伸出双手——
  掌心里,该是一粒发酵的松果
  
  寻找着可以播种的窗台
  长出黑色森林。窗帘猜中了命运的
  起点,却没能猜到故事的结局
  ——发酵的种子也是种子啊
  
  在水面深藏的碧伞中
  落单的孤雁,低头飞过故乡的明月
  尽管屋后的松竹已老
  窗帘掀起,八月的玉米地有客来访
  
  青花瓷盛不下故国的山水
  只有窗帘固执地坐北朝南
  向夜而生,向光而死——
  半梦半醒,裹挟着大地的海水与火焰
  
  2015年6月8日
  
  之十一
  
  等待的窗帘绝不是最美
  热爱幻想的窗帘才配得上孤独的你
  
  窗帘分割着新鲜的阳光
  为地板绘制诗集的封面
  
  相向奔跑的窗帘,就像鹊桥相会的
  牛郎和织女,见面就吻得昏天黑地
  
  船舱的窗帘或许是欠费太久,挂在外面被风鞭打
  火车的窗帘都是贵宾,拥有单独的卧铺车厢
  
  窗帘保护着房间的隐私和睡眠
  谁来保护它赤裸的欢娱和惆怅
  
  窗户和窗帘就像床和被子
  夜晚合被而眠,拉开窗帘天就亮了
  
  并不是所有的窗户都需要窗帘
  需要窗帘的窗户必定是情非得已
  
  窗帘平躺着,黑暗降生了
  窗帘站立着,光明降生了
  
  说窗帘忠实于窗户,不如说窗帘忠实于枕头
  当枕头需要的时候,窗帘保证任其摆布
  
  窗帘每天都在监视你的睡眠
  尤其喜欢收集你的梦呓——只是它从不告密
  
  新年的第一缕阳光是窗帘馈赠给你
  为此它抵挡了365天的黑夜
  
  不是阳光太强烈,而是突然失去窗帘
  就像百年老屋失去抵挡太阳的门板
  
  墙壁突然拽回窗帘,让窗户无地自容
  就像偷情的男女被人猛地揭开被子
  
  对内,窗帘百般讨取房间欢心
  对外,窗帘始终板着一块脸
  
  对窗帘来说,站得高并不为了看得远
  而是为了把晚霞擦得更耀眼
  
  失去窗帘的房间可以有梦
  失去窗帘的大地注定被星辰吵醒
  
  每一次滑动,窗帘都把头扎进生铁的轮轨
  ——而且用帷幔挡住自己痛苦的表情
  
  窗帘印证着这个社会的道德品质
  ——洗一次良心跟着缩水一次
  
  窗帘远比一日三餐幸运
  每天至少有三分之一时间和你在一起
  
  一日三餐远比窗帘幸运
  每天至少不用那么长时间伺候你
  
  窗帘穷尽一生的梦想都是为了摆脱窗户
  窗户一生的努力都是为了拽住窗帘
  
  无论白天和黑夜多么强大,它们都不是
  窗帘的对手——颠倒黑白是窗帘常干的事
  
  窗帘本身并不隔音
  但它却能阻隔满天嘈杂的星辰
  
  晚霞可以燃烧整个天空
  却无法灼伤一小块窗帘布
  
  如果白昼能说话,最先听懂的一定是窗帘
  要不它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工作或休息?
  
  窗帘无惧阳光和黑暗,却惟独怕风
  ——让它东奔西跑擅离职守的风
  
  窗帘帮我阻挡了刺眼的光线
  我却责备它挡住了逃生的视线
  
  我和这个世界交流太少
  原来都是窗帘隔在中间
  
  无论鸟儿唱得多么动听
  窗帘绝不会动心——它只钟情于窗户
  
  窗帘比门更受青睐。门除了一副好身板
  哪有柔情似水的窗帘懂得欣赏艺术
  
  夜晚婴儿的啼哭让窗帘惊出冷汗
  ——担心女儿梦中答错高考题目
  
  头悬梁锥刺股的不是孙敬苏秦,而是每天
  为你遮光的窗帘——用它的疼痛换来你的清醒
  
  窗帘默默记录着你的一生
  也悄悄埋葬着你的一生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
  我都已习惯拉上窗帘
  
  2015年6月6日—7日凌晨,6月15日改定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