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楊孜:兩粒骰子(长诗)

2015-09-16 09:3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楊孜 阅读

楊孜

  楊孜,一九六二年生人。北京理工大學畢業,曾從事坦克設計師工作。現主要從事金融,房地產,電影和文化的投資工作。行吟詩人,原教旨主義佛教徒。   

  主要出場人物

  伐它:伐氏家族年青首領,後成為巫,為世人的先知。
  梅伐:女,伐它指定的伐氏家族的繼承人。蘭伐和海伐是她的共和人。
  力伐:女,伐氏家族獵人隊首領。後回歸原住地,成為首領。
  哄米伐,司密伐,坡它伐:男。梅伐,蘭伐和海伐的共和體制繼承人。
  巴拿馬·砍:男,因紐特大陸新國王,被百姓拱衛為神。
  巴拿馬·桑:男,巴拿馬·砍的王位繼承人。
  宰我:宰姓家族年青首領。後成為巫,為世人的先知。
  尼宰:女,宰我指定的宰姓家族的繼承人,媧宰東汗國女王。
  格蘭達·尼·宰:男,宰姓家族第三代首領,媧宰東汗國國王。
  伊色·尼·宰:男,格蘭達·尼·宰國王的三王弟,出使迦南。
  那蘭·尼·宰:男,格蘭達·尼·宰國王的小王弟,出使天竺。
  旦那·尼·宰:女,格蘭達·尼·宰國王的王姐,出使華夏。
  
  創世紀以前
  大約八千年
  上帝不相信愛情
  他把兩粒骰子
  從遠離銀河系的獵護座
  拋向地面
  他老人家給這兩粒骰子
  分別加持
  想賭一下塵世的情感
  
  第一季   殺伐
  
  骰子被扔進了兩個世仇的家族
  ——山地的宰姓家族
         和平地的伐姓家族
  他們在兩個家族裏
  分別出生
  兩位男孩
  一個叫伐它
  英武憨直
  一個叫宰我
  俊俏如王子
  上帝認為他贏定了
  自己都認為自己很調皮
  
  兩位男孩在兩個家族裏
  慢慢地長大
  他們的長輩們教導他們
  要繼承祖訓
  要仇恨對方
  仇恨的基因在靈魂深處結成痂
  長成了黑色的瘤子
  上帝暗自地微笑了
  
  他們茁荘成長
  伐它種田牧羊識數和習武
  宰我守獵割肉結繩和習武
  按照上帝的設計賦形
  他們成了家族的驕傲
  和女人們追求的對象
  宰我和女孩子們花前月下
  伐它卻和婦人們
  偷偷地約會
  他偷嘗著禁果
  他們都覺得自己長大了
  可以領導家族榮耀
  用敵人的血抹平心頭的恨
  
  兩個家族每四年要格鬥一次
  這一天很快就要來了
  他們各自選出了自己的首領
  恰好是伐它和宰我
  這次與以往不同
  他們都想把對方滅掉
  以結束百年爭戰
  
  男人們趕赴約定的戰場
  伐姓家族在山坳外挖掘陷阱
  在裡面灌滿毒液和刺尖
  宰我家族換上了最新的投槍
  在身上還暗藏宰我改進的弓弩
  在槍頭裝上了山南冶煉的銅和鉛的合金
  他們都信心滿滿
  那天空氣中濃鬱的血腥味
  刮得樹枝都彎下了腰
  天上的雲彩出現許多亂相
  草棵中的兔子狐貍和那條活了
  八百多年的白蛇都知道
  要出禍事了
  那只三千多歲的烏龜
  在離地面壹百多丈的洞穴中
  無奈地閉上了眼睛
  把腦袋縮進殼裏
  
  山地的宰姓武士們
  在宰我的帶領下
  嗚泱泱像黑雲一般衝下來
  鳥雀從草木中紛紛驚起
  投槍如雨
  戳穿了伐姓武士的盾牌
  伐姓武士紛紛倒地
  傾刻就損失了一半人手
  伐它勇敢地組織剩下的武士
  頑強抵抗
  但宰家軍的投槍非常鋒利
  伐它帶領伐家軍用拋石器準確地
  打爛了許多宰姓武士的腦袋
  才稍稍阻止了他們的攻勢
  伐它率領勇士們且戰且退
  在伐家軍打光前
  終於退到了他們挖的陷阱
  
  天空越來越紅
  坡地上堆滿了尸體
  武士們的血和黃土凝在了一起
  宰我指揮宰家軍左右包圍
  務必在天黑前
  全殲伐家軍
  他們向伐家軍包抄過去
  伐家的武士在投搶箭矢下
  一個個倒地
  他們只好龜縮進一小塊陣地裏
  
  宰我率領勇士們發動了總攻
  他們嗚啦著衝進了陣地
  這時發生了奇怪的事情
  陣地裏沒有敵人
  也沒有敵人的尸體
  宰我突然感到深切地不安
  他大叫一聲:上樹
  向十丈遠的巨大的龍血樹飛去
  身邊的武士也往樹上跳躍
  但大部分武士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
  大地就裂開了口子
  地面向下塌陷
  毒液從地底湧出
  絕大部分宰家軍瞬間斃命
  沒有死的也被刺塵割破了喉嚨
  
  伐家軍從暗道轉移出去
  從宰家軍的後面又殺了回來
  宰家軍岌岌可危
  宰我臨危不亂
  清點剩下的勇士
  只有區區十二人
  外圍的伐家軍卻還九十有余
  宰我決心用玉石俱焚的方式
  殲殺伐家軍
  伐家軍越來越近
  投石器投出的石子
  打斷了樹枝
  宰我和武士們只好轉移到大樹的頂部
  向下發射箭羽
  伐家的勇士攻不上去
  宰家的勇士不能突圍
  僵持不下之際
  伐家軍在樹下架起了乾柴
  用燧石點起了大火
  濃煙遮天蔽日滾滾而上
  
  大火卷向了樹頂
  樹木劈啪作響
  樹油從裂紋流出來讓火勢更大
  伐家的勇士們準備慶功了
  他們傳遞著壺中的米酒
  在大火旁縱情舞蹈
  等待延續了一百年的爭戰的結束
  
  宰家的勇士真要滅了嗎?
  
  突然,拿著酒壼的武士倒地而亡
  更多的武士們撲地而死
  伐它滾到大火的另一面
  看到宰我帶領他的勇士
  正用弓弩射擊
  原來,宰我在濃煙中
  先向上天祈禱力量
  然後把繩索綁著投槍
  用神力投到了一百八十丈遠的一棵榕樹
  攀越到大火的外圍
  襲擊了伐家軍的後翼
  弓弩無聲地擊發著
  伐家的男兒啊
  噗噗地中矢而亡
  
  戰鬥從深夜持續到黎明
  當血樣的太陽出來時
  喊殺聲沈寂下來
  燒焦的龍血樹轟然倒塌
  陽光就像母親的雙手
  悲傷地撫摸著宰家軍和
  伐家軍的屎體
  無聲,無息
  始作俑者的造物主啊
  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嘆息
  
  第二季  息爭
  
  遠方傳來布谷鳥的叫聲
  它把宰姓和伐姓烈士的英靈
  從冰冷的尸體裏喚出
  靈魂們就像輕煙
  在光線裏盤旋
  布谷鳥喚一聲
  他們就轉一圈
  出發時有八百零一個男人
  現在卻是七百九十九個靈魂
  這些魂靈冉冉上升
  消弭在溫暖的陽光裏
  
  上帝一定不想讓故事就此打住
  還留下了一點懸念
  
  萬籟俱寂之後
  尸體堆有什麼在蠕動
  不,兩個活的東西在爬
  有兩具血淋淋的肉體
  站了起來
  現在看清了
  他們是伐它和宰我
  
  宰我站在尸體之間
  目光空洞地望著天邊
  他是想看清天際線後面的
  始作俑者嗎
  他為什麼讓他如此苦痛
  曾經的兄弟為什麼都成了
  一坨坨冷肉
  
  伐它是一個粗人
  他第一反應是抓起了鎲鈀
  把它舉到了宰我頭上
  宰我冷冷地瞄著他
  把手上的機駑反而丟到了地上
  伐它如何砍得下去
  
  宰我說
  我的人你的人都死了
  我們是否應回去安頓族人
  一年後你我再來殺戮吧
  
  伐它扔掉鎲鈀
  掉頭就走
  宰我坐在那一動不動
  第二天才起身反回山地
  
  風雨肆虐
  嗚咽著在山坳回蕩
  
  伐它和宰我回到家族
  家族裏一遍哭泣
  女人們都說男人們死了
  今後怎麼生活?
  
  伐它和宰我進入密室
  密室裏各有一個骰盅
  他們搖動聖盅
  這是他們和他們的神
  聯絡的唯一方式
  一個月後他們才信心滿滿地分別出來
  
  伐它讓族人準備冬裝
  儲備肉幹和澱粉
  他們要預備遠行
  每到晚上,伐它依次和每一姑娘作愛
  直到姑娘們懷有身孕
  伐它再和沒有絕經的婦人做愛
  盡量讓她們懷孕
  伐它從一壯實的漢子
  累成了一個瘦削的男子
  
  宰我讓族人準備馬匹和帳篷
  挑選種羊和氂牛
  打造巨大的木車
  每個晚上,宰我先和有月信的女人性交
  直到她們有孕
  然後再和姑娘們做愛
  讓她們一一受孕
  他說家族最大的政治
  就是讓女人懷上孩子
  特別是懷上男孩
  不能讓家族的血脈終止
  
  六個月後
  宰姓家族騎馬裝車向西
  他們要去一個叫迦南的地方
  他的神說那裡流著牛奶和蜂蜜
  宰我親自把他們送到一個叫
  虯枝的地方
  才和女人們擁吻分別
  
  七個月後
  伐姓家族裝車趕牛向東向北
  他們要跨越一條叫白令的海峽
  他們要去一個遍地黃金的福地
  伐它把他們送到北方結冰之地
  伐它和女人們都做了一遍愛
  這才分手
  
  一年後,在古戰場
  結了兩頂帳篷
  一頂紅的,一頂白的
  他們的主人是宰我和伐它
  他們並沒有戰鬥也沒有尋死
  他們認為完成了當前的使命
  余下的日子
  他們共同挖掘了一個密室
  他們在裡面祈禱
  甚至共同搖晃骰盅
  有時累了還抵足而眠
  情形曖昧
  難道他們在破解上帝的心思?
  
  這是上帝所沒有想到的
  
  第三季   西遷
  
  宰姓家族向西遷徙
  隊伍中全是老弱婦孺
  走得相當的緩慢
  西行的路一開頭就是上山
  越走越高
  路上時常還會遇到蠻夷的襲擊
  按照宰我留下的囑咐
  婦孺都穿著從頭遮到腳的黑袍
  帶著木雕的面具
  從遠處看猶如天神
  有一個叫尼宰的婦人
  是宰我指定的領袖
  
  有一天
  宰家走到了一個叫草馬的山區
  受到了野蠻人的攻擊
  這群人紅髮褐眼
  體長力大
  尼宰果斷地撒退
  她們在平地上塔起帳蓬
  燃起篝火
  翩翩起舞
  夜晚則退到周圍的淺丘上埋伏
  
  夜裏,紅髪人果然來劫營
  他們衝入帳篷時才發現空無一人
  尼宰率領娘子軍就著篝火的光亮
  發射弓弩
  箭箭中敵
  當尼宰帶著面具出現時
  紅髪人驚為天人
  伏地投降
  
  宰家軍有了二百四十九個奴隸
  尼宰讓紅髪人穿上衣服
  把辯子垂於臉頰
  前穿皮裙
  擋住平常露在外面的生殖器
  肩披寇豆花染紅的披風
  形成了三個戰鬥方隊
  行軍時紅髪人手握投槍在外
  黑衣人手持機駑於中
  一般的蠻夷都不敢靠近
  九千多年後
  在地球上
  有兩個大氏族用的象形文字的「弩」
  長得非常像宰我的發明的弓弩
  兩者一定有點關係
  這兩個大氏族一個叫埃及
  另一個叫華夏
  
  宰家的隊伍
  遇到了一條湍急的大河
  尼宰用聖盅祈禱
  得到了兩個數字
  八和九
  他們在這兒停留下來
  八天後,發生了強烈的地震
  上遊的河道被崩塌的山巒切斷
  河水斷流
  宰家的隊伍從東岸渡到了西岸
  紅髪奴隸們對尼宰更加佩服
  
  西岸又叫阿巴拉觀
  用現在的話就叫河西走廊
  有風有草場有蕭殺
  宰家的女人們這時大多都
  懷孕十月
  宰家軍安頓了下來
  女人們準備分娩
  生產的日子終於來了
  尼宰第一個生產
  尼虹是第二個
  尼蟲是第三個
  尼天是第四個
  尼地是第五個
  三百零一個女人
  一共生了二百七十九個孩子
  其中,一百六十個男孩
  都是宰我的親子
  
  尼宰認為孩子太小
  不宜遠徙
  於是她們在這裏住了九個春秋
  在第九年零七十二天
  尼宰才帶領宰家重新啟程
  
  在這九年間
  還發生了些事情
  第一樁事情
  有紅髪奴隸性侵了一宰性女人
  尼宰指定尼虹組織了審判團
  判處了紅髪奴隸死刑
  並對有性侵犯傾向的紅奴
  實施了閹割
  第二樁事情
  提拔了一個壯實的紅髪奴隸
  封為奴牧
  並選了三十個紅髪奴隸為奴領
  奴領以上可以讓宰姓女子們選擇
  和他們性交
  但所生子女與紅奴們沒有關系
  第三樁事情
  尼宰帶領宰家軍
  襲擊了一個山地氐族
  俘獲了一批女人
  讓她們成為宰家的女奴
  並兼任紅奴們的性奴
  但所生子女仍為奴隸
  
  她們就這樣一點點地建立了次序
  上帝饒有興趣地看著她們的安排
  笑了
  
  她們繼續往西走
  接近了沙漠
  沙漠時常迷失方向
  尼宰的方法是
  在聖盅中放三粒骰子
  在正午時祈禱
  搖晃聖盅
  三粒骰子排的方向
  就是西邊方向
  迦南的方向
  她們知道那是塊流著奶和蜜的選地
  她們知道天地間唯一的神
  正在看著她們
  
  她們走過了沙漠
  損失了一百三十三人
  但同時,又生產了三百二十三人
  其中有奴隸也有主人
  這時生的孩子已不是宰我的孩子
  當她們走到一個叫葉子的高原時
  已經走了二十三年
  隊伍已經發展到了一千五百多人
  宰我的子女們已經開始產子
  
  這時
  宰家隊伍開始稱呼尼宰為女王
  尼宰住自己獨立的王帳
  坐自己獨立的王車
  有自己專寵的性奴
  葉子高原別的氐族開始向她們臣服
  她們給自己取了個國名叫「媧宰」
  別的氐族稱她們為
  媧宰東汗國
  意思是她們是來自東土的女權國度
  這個女人的國度在慢慢長大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9-1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