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我们是我们自己的神

2015-06-30 09:1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我们是我们自己的神
  ——参加“金阳·金沙江彝族文学笔会”有感

  吉狄兆林

  羞愧于本民族历史、文化诸方面的无知,我曾深感遗憾却又不得不忍痛放弃侧身“美姑·毕摩文化节”、“贵阳·彝学研讨会”等热闹场合的美好机会,日复一日,呆在彝风日渐衰微的小凉山的会理县矮郎乡,一个彝汉杂居的小地方,为一家四口的柴米油盐而努力奋斗。聊以自慰的是:“鹰在天上飞,狼在山头守,为的都是一口活命的食物”。我常常告诫自己:“不管是彝人、汉人,还是日本人、美国人,一个人如果不能通过诚实劳动养活自己,就会连尊严也没有,想做人也做不成。”多年的默默付出没有白费,从来不捡谁的便宜因而也从来不用看谁的脸色,我的一家人也还算活得快乐而体面。其间,为了区别于只知吃睡的牲口,在精神上,鹰一样飞飞,狼一样嗥嗥,断断续续地还用汉文写下了一些吃饱穿暖以后有感而发的诗歌、小说和散文。灵魂也由衷地高兴的是,这些习作发表在《凉山文学》、《星星诗刊》、《民族文学》、《攀枝花文学》、《独立》、《灵》等刊物上,把一个卑微如草贵为人的觅食者的名字,传播到了这辈子想去也去不了的许多地方,得到了许多博学而又善良的有缘人的热情关注。其中的西南民族大学彝学院院长罗庆春教授还邀请我,于2011年5月18日,到大凉山盛产青花椒和白魔芋、更有传统彝族文化正在焕发生机与活力的金阳县,参加了“金阳·金沙江彝族文学笔会”,为期三天。

  为期三天的笔会,我却只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悄悄写下了短短一句话:“我来了,我看见,我被震撼!”因为——各色花朵争奇斗艳、竞相开放的十万亩索玛实在是超出我的想象太多;雄奇险峻的一座座山,端坐如仪,仿佛一个个传说中威武不能屈的彝子正在讲述“诺苏”这个历尽苦难的种族曾经创造过多么灿烂辉煌的文明,除了虔诚的注目礼,我觉得,任何形式的赞美都可能是徒劳的,甚至是滑稽的;N万年,一直妈妈一样养育着沿岸各族儿女的阿伙史日(金沙江)滚滚而来,滚滚而去,我感到,唯一正确的感恩方式只能是,学习千百年前从“孜孜濮乌”(云南昭通)披荆斩棘而来,选择在阿伙金阳接受它的洗礼,进而把一种百折不挠的精神洒遍了大小凉山的古火曲尼,做一个独立、正直而勇敢的人。

  我只好不顾多年以来一直问题不断的胃和肝等零部件的一再抗议,一杯接一杯地喝酒。和热诚率直的主人喝,也和与会的来自云贵川各地的诗人、作家们喝。虽然由于方言不同,只能用汉语交谈,但是,一种无需付诸言语的情感,在我们之间,恣意地流淌着。汉语的“我们”,这个卑微如草的我对它一向心怀恐惧,觉得它虚妄空心的词,一再出现,却并不再让我觉得它虚妄空心,反而给了我温暖,给了我力量,给了我信心。这温暖,来自阿库乌雾、巴久乌嘎、加拉巫沙、阿诺阿布、阿吉拉则、米切若张、时长日黑、阿苦里火、白热且、施袁喜和发星等兄长们犹如古战场般肃穆,又如一幅幅写意的彝人祖先迁徙路线图般可亲的脸;这力量,来自好兄弟俄狄小丰、阿索拉毅、吉洛打则、的惹木呷、吉布鹰升、阿克鸠射、英布草心和杨解们渴望山鹰一样展翅翱翔的眼神;这信心,来自八零后此此色哈、麦吉作体、拉马伊佐、罗逢春、苏升和朱豪们扑面而来的蓬勃朝气。

  当双语诗人阿库乌雾闭上眼睛,声嘶力竭地朗诵起母语诗歌《招魂》,我的心热了,血热了,骨头热了。我强烈地感觉到了,遥远时空里的阿普笃姆,以及阿普笃姆以来的列祖列宗其实从来没有远离我们,其实一直就住在、而且还将永远住在我们每一个诺苏儿女的灵魂里,一旦被充分激活,我们的精神必将坚强如狮子山,我们的情感必将深沉如金沙江,不管身在何处,无论用彝语、汉语,还是用日语、英语,我们发出的都必将是真正的人的声音——我们是我们自己的神。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