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吉狄兆林:感谢诗歌

2015-06-24 09:1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吉狄兆林 阅读

  二十来岁时曾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可怜的樵夫,艰难地扛着一根大树干,呻吟着,走回他那破旧不堪的茅屋;由于过度劳累,终于,他走不动了;他丢下树干,苦思苦想起他的苦境——常常没有面包,从来无暇歇息,为了养活一家人,不得不终日劳作;他觉得很不幸,他呼唤死神,死神即刻来到他身边问他需要什么,他的回答却是想要死神帮忙把那树干放回到肩上。我深受感动。

  然后我也成了一家之主。我以为我的情况会至少比他好。然后我就长期默默无闻生活在了吉狄米色姆地这样一个偏僻乡村,一直心有不甘却又日复一日干着教书匠这样一份没出息的工作,工作之余,还得回家伺候十几亩日益贫瘠的土地。曾经不止一次有人误会我是有意的,是在学嵇康——魏晋名士,朋友山涛推荐其为尚书吏部郎,他却因此写下绝交书,39岁被害。我总是无言以对。嵇康那种彻底摆脱约束、回归自然、享受悠闲的人生主张,确实也曾让我怦然心动,但我深知,我不是那块料——高鼻深目、狼一样机警地出没于云贵高原崇山峻岭间的我的祖先并没留给我拒绝名誉、地位和金钱的基因——我只是不想低三下四地获得。我把自己这种状态,归纳成了一个词:潜伏。只是潜伏的日子,一不留神,已经许多许多年。

  许多许多年里,当然有过许许多多走不动的时候。我呼唤的是诗神——十七八岁的时候,通过胥勋和老师以及吉狄马加和倮伍拉且等亲友们的引领,我就已经和她建立了联系。我请她帮忙放回到肩上的,有时侯就真的也是一根树干(需要用它把家里的火塘烧得旺旺的);更多时候,当然是看不见摸不着却沉甸甸的使命。然后,我成了一个诗人。再然后,我说——

  诗歌是一种力量!感谢她,在我一次次陷入困境时撑起我的腰,让我从未失去人格和尊严;感谢她,陪我一直活在自己生命里,活得越来越快乐和体面。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