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姚彬:家庭书

2015-01-07 09:3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姚彬 阅读
  凌晨两点
  我的城市终于被我呕吐出来
  你们身上的刺阻挡了我呕吐的速度
  但仍没有把凌晨两点阻挡住
  时间之外的时间
  架着枪炮向我开火
  我最大的本事也不过是
  自己向自己开火
  把凌晨两点点燃
  把凌晨一点的湿柴燃完
  然后以灰的速度说出下面的话
  
  1
  
  你有些老了,我的父亲
  你是我们家中最不城市的一个
  近两年你患了城市流行的胃病和高血压
  你象一个守卫在大路上的哨兵
  灾荒年,观音泥在你胃里很快就变成了营养
  你潮湿的脑袋伸向石头的低处
  你心中枪支已不能打仗
  你的子弹袋已给了你的父亲和儿子
  你鼓励他们随时和生活混战……
  而今城市的蛇和汽车的唠叨却让你消化不良
  我不能给你枪,你也没有了抠响扳机的力气
  你的手上长满了刺,在白天变软
  在夜晚的梦中变硬
  你不想刺我,你却把自己刺伤
  (你一直认为这是你最光彩的事情)
  你手中的烟灰漂在了酒上
  你用酒的毯子覆盖我的眼睛
  鼓励我向儿时一样飞翔,或者混战
  父亲,你有些老了,你一点不和胃着急
  你缓慢地抚摸着城市的门……
  父亲,我结婚了,我和青春发着脾气
  
  2
  
  母亲,你和父亲睡在同一张床上
  你的裙子已刮不起风
  你的纽扣整夜醒着,你用眼睛把茉莉花晒干
  你长长的头发把自己越缠越瘦
  你是一名人民教师,却教不好自己的心脏
  下午的阳光刺伤了你,晚上的月光勾引了你
  你甜蜜的肉体不能无止境地甜蜜下去了
  “沉重的花粉,那么快活
  从充满轻蔑的黑夜,仿佛美酒流荡的黑夜
  向你倾倒,犹如一座受伤的塔”
  母亲啊,纳鞋底的针无缘无故把白天折断
  那些被你缝缝补补的话语
  和针眼一样细密而整齐地垫在我的脚底
  被越磨越厚
  母亲呵,你的力气很小了
  你的裙子已刮不起风
  父亲和我都抚摸过你的乳房
  一个男人的手有些干枯了
  一个男人正接受着沉重的光的照耀
  
  3
  
  两个妹妹都是别人的妻子了
  那两个没有我优秀的男人
  抢走了我优秀的妹妹
  年轻漂亮的妹妹,偶尔回家看看父母
  看看我的妻子和儿子
  和我年龄相仿的妹妹
  总会在我面前炫耀裙子的美丽
  戒子的金贵,耳环的风声
  我是第一个值得她们的炫耀的男人
  我不会象她们的丈夫一样抬举她们嘲笑她们
  我只会企求她们把那些卖了,让我换一台电脑
  她们就会不约而同地挑逗我,然后给我一叠钞票
  让我在这个新的阴影里得到营养
  这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我真想要她们做我的妻子
  给我笑,让我写诗
  然后到春天的广场去开一场个人诗歌朗诵会
  这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
  一溜烟就跑掉了
  留下一桌子碗和一地西瓜皮
  
  4
  
  还有一个让我去不断讨好和投降的男人
  他不劳而获,不断地收取我的感情和钱财
  他是我1岁半的儿子,一个著名的男人
  他是我的列车上中途上车的最珍贵的客人
  我小心翼翼地接受着他的检查
  我中规中矩地承受着他的罚款
  只是我的列车从来不为他而停
  我要不停地把他运送到远方
  最后还要他补上一直以来的车票
  让他接受我的检查,让他承受我的罚款
  我的车票绝对不会打折
  虽然我的列车上只有很少的几个客人
  虽然其他的客人可以不买车票
  但对这个著名的男人
  我得用著名的手段去拦截他,阻挡他
  最后放过他
  
  5
  
  还得说说那个和我相依为命的女人
  她用青春向我赌博明天的幸福
  她生下一个著名的男人,得到了我的宠爱
  她想我无以复加地宠爱下去
  所以她总是不停地制造着风雨
  不停地乘坐在惊雷上爆炸自己的身体
  她用头发拴紧我
  她用衣袖的风召唤我
  她用眼睛的毒抹伤我
  她用玫瑰的嘴堵塞我
  她用身体阻挡我,摔坏我
  让我几死几生,她在家的背后偷偷地笑
  她在家的表面,她在等吗?
  这个生下一个著名的男人的女人
  要我用一辈子的时间慢慢地说清楚
  
  6
  
  要说说我吗
  那个凌晨两点
  我把城市呕吐出来
  被你们的刺阻挡了呕吐的速度
  但我仍头昏目眩地把凌晨两点举起
  我的力量慢慢沉落
  我收藏黑夜的黑
  我是疼痛的哨兵
  我守住疼痛
  我是那个喉咙很大的人
  我吞下了很多巨大的记不起的
  什么呢,什么呢?
  嘴里时时地叨念着凌晨两点
  我是在虔诚还是在呕吐呢?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1-07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