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陈惠芳:城头山

2014-12-25 09:41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陈惠芳 阅读

陈惠芳

  陈惠芳,1963年1月生于湖南省宁乡县流沙河。1980年考入湘潭大学中文系,开始文学创作,担任《旋梯》诗社社长。1984年大学毕业。现任《湖南日报》科教卫新闻部主任。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理事、新乡土诗歌研究会主席。1987年春,与江堤(已逝)、彭国梁创立“新乡土诗派”,被称为“三驾马车”。1993年参加《诗刊》第11届“青春诗会”,1996年获第12届“湖南省青年文学奖”。2011年秋开始,复兴新乡土诗派。2012年7月,组建新乡土诗歌研究会。

  已出版《重返家园》、《两栖人》等诗集,主编《新乡土诗派作品选》,并出版体育评论集《场外任意球》。拟出版《长沙诗歌地图》。

  1
  
  智者额头一样宽阔
  仁者胸怀一样深厚
  澧阳平原,吹拂着六千年的风
  
  风起云涌,上下五千年
  已经改写
  深埋的足痕,被翻耕出来
  带着汗渍与稻香
  进入厚重的教科书
  
  一段土墙,改变历史的走向
  一粒稻谷,举起时光的锋芒
  
  最早的城市
  最早的稻田
  就在我的脚下
  我的胸口,长出了一枚嫩芽
  这是六千年的徽章
  这是六千年的胎记
  先民的烙印,出发了
  
  2
  
  那些蜂拥而至的朝代
  那些星罗棋布的城池
  不过是城头山的投影
  不过是城头山的余晖
  
  六千年前,土城凸显
  一览无余的澧阳平原
  有了一个最坚固的支点
  一个最高大的瞭望塔
  没有一块砖,没有一条缝隙
  用土筑城,将最原始的血肉
  筑高
  
  澧州府在那边
  古城墙在那边
  那些打了记号的城砖
  不属于我,更不属于城头山
  我顺着墙根移动
  抚摸着几百年的皱纹
  我要飞越空白
  抵达六千年的遗存
  
  3
  
  我寻找着六千年的最后一滴水
  那是最好的基酒
  我只要这一滴
  滴在我的血液里
  我只要这一滴
  点燃先民沉默的火焰
  
  沿着护城河,行走
  一圈,逆时针的一圈
  水波之中,是水草,是浮萍
  是鱼,是鸟划过的倒影
  
  古老的稻田,抽穗
  六千年的酒气
  吹在我的脸上
  先民们劳作的背影
  被泡在酒坛里
  醇厚,绵长
  
  4
  
  我凝视着精美的陶罐
  薄薄的,像一个纸杯
  那些手指,轻轻地拿捏着
  一遍又一遍,将粗重的时光
  抚摸成绝唱
  
  也许,这是一个水杯
  清亮的水,盛着
  在一处茅舍,灌溉了冒烟的喉咙
  也许,这是一个酒杯
  举起,月光慢慢地
  顺着酒杯,流下来
  
  城市与稻田,浑然一体
  鸟鸣与蛙声
  此起彼伏,如果鼾声响起
  那只是另外一种上升的炊烟
  
  5
  
  我无法索取
  我只能指点
  2014年的春天
  封存了六千年的春夏秋冬
  
  爬满绿藤的树
  指着天空,杂乱无章的草
  覆盖着深层次的历史
  我走在城墙上
  我走在稻田间
  一分钟市民,一分钟农民
  一分钟真实,一分钟梦幻
  
  我想用手指扒开泥土
  能不能被一片六千年的陶片
  划伤,替代先民
  流下今天的血
  我想找一块六千年的树根
  看看《诗经》传承了什么样的气味
  
  我唯一触摸的是
  城墙的灰,坚硬之中
  散落着一些古老的细节
  我宁愿把它当成
  一根一根巨大的香柱
  燃烧六千年后
  积累成我的精神
  
  6
  
  回首,我发现
  我还站在那里
  那一棵树,是我
  那一株草,是我
  那一把土,是我
  那一阵风,是我
  
  我住过那样的房子
  在那样一个院落
  我与挑土的农民是邻居
  我与烧窑的工人是隔壁
  我甚至与一群醉汉
  倒在稻田里,啃吃着
  属于牛羊的食物
  
  我是城头山飞扬的飘带
  裹胁着不愿流传的故事
  落户
  我是城头山故意走失的夕阳
  将暗黑降临的时间
  推迟
  
  7
  
  风雨收拢翅膀,就是阳光
  阳光收拢翅膀,就是风雨
  
  我就是城头山的原住民
  我早已直立
  我早已行走在澧阳平原
  我早已将最终的归宿
  以灰土的形式
  筑在这里,高高低低
  平平仄仄,押韵着古风
  
  2014年5月2日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4-12-2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