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正宗攀枝花本地芒果

唐亚平:黑色沙漠(组诗)

2014-12-09 08:5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唐亚平 阅读

  黑色沙漠(组诗)

  唐亚平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流出黑夜
  流出黑夜使我无家可归

唐亚平 

  唐亚平,女,出生于1962年10月。籍贯:四川。1983年毕业于四川大学哲学系,获哲学学士学位。现为贵州省文联副主席、贵州省作协副主席、贵州电视艺术协副主席、贵州电视台高级编辑。

  从事诗歌写作,有个人诗集《荒蛮月亮》《月亮的表情》、《唐亚平诗选》《黑色沙漠》。在《诗刊》、《人民文学》、《中国》、《星星》、《山花》等报刊上发表作品数百首,诗歌作品被选入全国上百种重要的现代诗选集,其中包括“熊猫”、“企鹅”等外文版选集,作品被译介到英、美、德、法等国。组诗《田园曲》曾参加首届中美“北京——纽约”诗歌交流会。1985年参加全国第五届青春诗会。1994年,获中国作家协会•中华文学基金会颁发的“庄重文文学奖”。

  从事电视新闻工作二十八年,曾任《纪录片之窗》、《人与社会》、《贵州人》栏目制片人,现任《唐亚平工作室》主任。曾获“全国百佳新闻工作者”、“全国德艺双馨电视艺术工作者”、“贵州省十佳电视艺术家”、“贵州省十佳新闻工作者”、中国妇女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贵州省省管专家等荣誉。电视作品《刻刀下的黑与白》获首届全国电视文艺政府奖“星光杯”一等奖、《侗族大歌》获第十五届全国电视文艺政府奖“星光杯”一等奖。《苗族舞蹈》获“全国优秀文艺音像制品奖”一等奖,《苗族舞蹈》获“全国电视文艺金鹰奖”优秀作品奖,最佳照明奖。获中国作家协会•中华文学基金会颁发的“庄重文文学奖”。获国家级省部级奖五十余项。

  2009年承担《侗族大歌》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电视专题片总导演,同年9月,贵州侗族大歌成功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是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首次入选世界级遗产名录。作为申报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唐亚平工作室》承担了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的10分钟“遗产申报片”中英文版和60分钟专题资料片中英文版的制作,为贵州侗族大歌成功作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出了应有的贡献。

  2011年,承担贵州省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的专题片《贵州苗族服饰》总编导。

  黑夜  序诗
  
  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流出黑夜
  流出黑夜使我无家可归
  在一片漆黑之中我成为夜游之神
  夜雾中的光环蜂拥而至
  那丰富而含混的色彩使我心领神会
  所有色彩归宿于黑夜相安无事
  游夜之神是凄惶的尤物
  长着有肉垫的猫脚和蛇的躯体
  怀着鬼鬼祟祟的幽默回避着鸡叫
  我到底想干什么  我走进庞大的夜
  我是想把自己变成有血有肉的影子
  我是想似睡似醒地在一切影子里玩游
  真是个尤物是个尤物是个尤物
  我似乎披着黑纱煸起夜风
  我这样潇洒  轻松  飘飘荡荡
  在夜晚一切都会成为虚幻的影子
  甚至皮肤  血肉和骨骼都是黑色
  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  莫名其妙
  天空和大海的影子成就了黑夜
  
  1985
  
  黑色沼泽
  
  傍晚是模糊不清的时刻
  这蒙昧的天气最容易引起狗的怀疑
  我总是疑神疑鬼我总是坐立不安
  我披散长发飞扬黑夜的征服欲望
  我的欲望是无边无际的漆黑
  我长久地抚摸那最黑暗的地方
  看那里成为黑色的漩涡
  并且以漩涡的力量诱惑太阳和月亮
  恐怖由此产生夜一样无处逃脱
  那一夜我的隐秘在惊惶中暴露远遗
  唯一的勇气诞生于沮丧
  最后的胆量诞生于死亡
  要么就放弃一切 要么就占有一切
  我非要走进黑色沼泽
  我天生的多疑天生的轻信
  我在出生之前就使母亲的预感痉挛
  噩梦在今晚将透过薄水
  把回忆陷落并且淹没
  我要淹没的东西已经淹没
  只剩下一束古老的阳光没有征服
  我的沉默堵塞了黑夜的喉咙
  
  1985
  
  黑色眼泪
  
  是谁家的孩子在广场上玩球
  他想激发我的心在大地上弹跳
  弹跳着发出空扑扑的响声
  谁都像球一样在地球上滚来跳去
  我没想到上帝创造了这么多人
  我没想到这么多人只创造了一个上帝
  每个人都像上帝一样主宰我
  是谁懒洋洋地君临又懒洋洋地离去
  在破瓷碗的边缘我沉思了一千个瞬间
  一千个瞬间成为一夜
  黑色寂寞流下黑色眼泪
  倾斜的暮色倒向我
  我的双手插入夜
  好像我的生命危在旦夕
  对死亡我不想严阵以待
  我忧虑万分
  我想扔掉的东西还没有扔掉
  
  1985
  
  黑色犹豫
  
  黄昏将近
  停滞的霞光在破败中留念自己的辉煌
  我闭上眼睛迟迟不想睁开
  黑色犹豫在血液里循环
  晚风吹来可怕的迷茫
  我不知该往哪里走
  我这样忧伤
  也许是永恒的乡愁
  我想走过那片原野
  那是一片衰黄古板的原野
  我的徘徊已精疲力竭
  我向着太阳走了一天
  我发现他每天也在徘徊
  在黑色的犹豫中陷落
  
  1985
  
  黑色洞穴
  
  洞穴之黑暗笼罩昼夜
  蝙蝠成群盘旋于拱壁
  翅膀煽动阴森淫秽的魅力
  女人在某一辉煌的瞬间
  隐入失明的宇宙
  是谁伸出手来指引没有天空的出路
  那支手瘦骨嶙峋
  要把女性的浑圆捏成棱角
  覆手为云翻手为雨
  把女人拉出来
  让她有眼睛有嘴唇
  让她有洞穴
  是谁伸出手来
  扩展有没有出路的天空
  那只手瘦骨嶙峋
  要把阳光聚于五指
  在女人乳房上烙下烧焦的指纹
  在女人的洞穴里烧铸钟乳石
  转手为乾扭手为坤
  
  1985
  
  黑色睡裙
  
  我在深不可测的瓶子里灌满洗脚水
  下雨的夜晚最有意味
  约一个男人来吹牛
  他到来之前我什么也没想
  我放下紫色的窗帘开一盏发红的壁灯
  黑睡裙在屋里荡了一圈
  门已被敲响三次
  他进门时带着一把黑伞
  撑在屋子的中间
  我们开始喝浓茶
  高贵的阿庚自来水一样哗哗流淌
  甜蜜的诺言星星一样动人
  我渐渐地随意地靠着沙发
  以学者般的冷漠讲述老处女的故事
  在我们之间上帝开始潜逃
  他捂着耳朵掉了一只拖鞋
  在夜晚吹牛有种浑然的效果
  在讲故事的时候
  夜色越浓越好
  雨越下越大越好
  
  1985
  
  黑色石头
  
  找一个男人来折磨
  长虎牙的美女的微笑
  要跟踪自杀的脚印活下去
  信心十中瞳地走向绝望
  虚无的土地和虚无的天空
  要多伟大就有多伟大
  死去的石头活着也是石头
  无所恨无所爱
  无所忠贞无所背叛
  越是伤心越是痛快
  让不可捉摸的意念操纵一切
  毛烘烘的小鸟啄空了卑鄙的责任感
  一个脑袋拒绝收容一个梦想
  活动着的血液弥漫着灾难的气息
  即使禁果已经熟透
  不需要任何诱惑也会抢劫一空
  这里到处是孕妇的面孔
  蝴蝶斑跃跃欲飞
  恶梦的神秘充满刺激
  活着要痉挛一生
  
  1985
  
  黑色霜雪
  
  雪岗在山腰上幽幽冥冥
  霜雪滋润干冷的夜色
  一切将化为乌有
  女巫已陷于自己的幻术
  有谁能在夜晚逃脱自己
  有谁能用箱雪写自己的名字
  我有的是冷漠的神情
  世界也为之扁平
  魔力的施展永远借助于夜的施展
  霜雪如漆的脸色封冻寂寞
  早晨从水上开始面对水
  炊烟如猫舔着瓦的鳞片
  胜利逃亡之鱼穿过鲜活的市场
  空气血腥,叫卖声撕破黎明
  
  1985
  
  黑色乌龟
  
  慵懒之潭深不可测
  一串水泡装饰着某种阴险
  乌龟做着古老的梦
  做梦的时候缩头缩脑
  我怀着乌龟的耐心消磨长夜
  黑色温情滋润天地
  
  浮云般的树影欲飞欲仙
  令人神往的飘逸
  乌龟善于玩弄梦象
  瘦弱的月亮弯下疲惫的腰
  夜的沉重不能超越
  我身怀一窝龟卵
  乌鸦把我叫醒
  慵懒之眠在晚霞中流产
  我寻思该怎样感谢乌鸦
  想起来谁都需要感谢
  
  1985
  
  黑夜  跋诗
  
  兄弟,我透明得一无所有
  但是你们要相信我非凡的成熟
  我的路一夜之间化为绝壁
  我决定背对太阳站着
  让前途被阴影淹没
  你的呼唤迎面而来
  回音成为鹅卵石滚进干涸的河道
  啊兄弟,我们上哪儿去
  我的透明就是一切
  你们可以信任我辉煌的成熟
  望着你  我突然苍老如夜
  在黑暗中我选择沉默冶炼自尊
  你不必用善意测知我的深渊
  我和绝壁结束了对峙
  
  1985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4-12-09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