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我们从山水中看见的都只是我们自己

2014-11-27 09:46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泉子 阅读

  “我们从山水中看见的都只是我们自己。”这是我在半个月前写下的一行文字,在之后,我并没能完成它。或许,这样的一行已然是自足的,它道出了我对山水的一种最新的理解。这不仅仅是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它同样作为青原行思大师指出的 “看山依然是山,看水依然是水。”在这里,山与水的不同,已无关山水,而是看山水的那个人,那双眼睛在对自我的逼视中,最终能否获得那将之洞穿的力。

  如果在十年二十年前,《湖山集》中这些与西湖周边的山山水水有着如此茂密关联的文字是不可想象的。就在四年前,我还写下了“而我已厌倦了江南/这细小的,这软体动物的脊梁/这词语与词语编织的精致的陷阱。”(《江南》2010年)许多同行也不约而同地指出,我笔下的分行文字作为江南诗歌中一种如此突兀的存在。他们的判断大抵是恰切的。但这依然是一种江南,一种与常人以为的迥异的江南。当我说出,“我热爱江南”时,我知道,这其中变化的不是江南,而是那个在说的人。

  那么,十年,或二十年间,是什么在改变着一个诗人,并最终改变了他的言说?

  2001年的秋天是重要的,这里有着一个人的传统深处的秘密缘起。正是从这个秋天开始,我几乎在西湖边度过了每一个周末。起初是南山路一侧,在一间与雷峰塔相对的小茶馆。大约在2004年,当这间小茶馆改装成一间珍珠屋之后,我移居到了北山路断桥边的一家咖啡馆,直到今天。我想,正是这一个个人传统,这一个个阅读、沉思、冥想的下午,这对同一片水的一种持续的注视,塑造与改变了那注视的人,并最终塑造与改变了他眼中的山山与水水。“西子湖畔,树木任意的生长都是好看的。/二十多年来,我沐浴着它的风,/而它为我拂去的心灵深处厚厚的尘垢之和,/与二十多年前,那颗年轻的心是相等的。”(《风》2014年)

  或许,二十年并不漫长,它是西湖再一次成为西湖,孤山再一次成为孤山的时间,是一个不再年轻的诗人,在一片树叶、一颗露珠上,在一座山的起伏与水光的皱褶间再一次与自己重逢、相认的又一个瞬间。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