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南方来信 南方美术 南方文学 南方人物 南方评论 南方图库

南方文学

远人:纪念(组诗)

2014-06-16 09:47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远人 阅读

  远人:纪念(组诗)

远人

远人(郑小驴摄)

  我要通过你看世界,因为这样我看到的
  就不是世界,而是你,你,你!……
  ——里尔克
  
  01
  
  在一万座山的后面
  是凛冽的城市,我到达时
  天色尚早,我心里拥有的平静
  是积雪下的草丛,它们
  都在顽强地等待。我的影子
  投在铲起的雪堆一侧,一个太阳
  垂放在另外一侧。那么多人走过
  没有人发现太阳在惊奇
  我逐渐放慢脚步,一条大街的车站
  人群里一个抬起眼睛的女人
  她站在那里,像去年的回忆
  只有我,看见她从回忆里涌出的微笑
  
  2014年3月5日
  
  02
  
  我吻你太少,你就已经离开
  我留在这里不断沉思
  日益干涸的水面,暴露出
  三分之二的河床,树枝坼裂
  惊起眼圈绒白的鸟,它们
  一旦起飞,就不打算停在
  满身皱纹的石头上。远方太远
  渴求太近,一如我想说的太多
  说出的却又太少。有时候平静
  等于看不见的汹涌。我在石头上站着
  然后蹲下。我的理想就是平静
  那些鸟飞回来,又画个圆圈飞走
  
  2014年3月6日
  
  03
  
  那天我听到你哭,这非常意外
  因为你总是在笑,好像没有
  被生活击打过,尽管我知道
  没有人逃得开生活。生活就是
  我看见的桌椅、餐具、书籍
  水管、电脑、台灯,以及
  我看不见的旅途、风雪、伤痛
  沉思、幻想、孤单、无穷……
  它们挤在同一间房——每个人的
  内心。生活本身,不会对此
  表示惊讶。我感到惊讶的是你
  竟赋予我唯一的特权,倾听纯粹
  
  2014年3月7日
  
  04
  
  没能陪你走得更远,仅仅是
  这个城市太小,或许整个世界
  也不是太大。原谅我总是喜欢幻想
  总是忽然就会走神,所以
  我总觉得你也在忽远忽近
  就像太阳照出的光线,它到了
  我们脸上和身上,可它还是很远
  有谁能测出远和近的距离呢
  那天我在街上,迎面看到镜子
  在我身后的人,我立刻看到他们的脸
  这多么平常,又多么奇怪。我的脸
  你看不出变化,但它早已经历了变化
  
  2014年3月8日
  
  05
  
  我把日子分门别类——左边是
  有你的日子,右边是没有你的日子
  有你的日子屈指可数,没你的日子
  占据我的半生。但多么奇怪
  越是少的日子,越是站在
  把天平压下的盘子里。我忍不住
  把少减成更少,把更少减成唯一
  你给我的都是唯一,唯一一次回头
  唯一一次凝望,唯一一次泪水
  无法再深地弥漫过来,直到把我
  淹没成今天的沉默。我抬起头面对自己
  我发现我在沉默里,终于爱上了少
  
  2014年3月9日
  
  06
  
  还是不想象你今天的样子吧
  你留给我的已经很多。我知道
  你那里很冷,知道你的睡梦之外
  又下了整整一夜大雪。不去想象
  你今天的样子,并不是我就忘记了
  一种类似永恒的感觉。很久以来
  我已不再相信,它还会降临到我的
  体验深处,仿佛我从岁月中折身而返
  竟没有人将我沿路阻拦。于是我目睹
  我的影子在时间中晃动,我的等待
  竟然同时拥有过去和未来,我不由
  惊奇我的感受,像惊奇上帝和永恒
  
  2014年3月10日
  
  07
  
  街上已经没有你,就像你
  从来没有来过——你来过吗?
  有时候我觉得,所有的街
  都是同一条街,街上的人
  我全部不认识,又全部留给我
  交叉时的确认——我认识了你
  也就认识了他,我认识了他
  也就认识了自己,我承认这就是
  我辨析世界的方式,世界为所有人
  铺开偶然和瞬间,我从中发现的
  是时间和时间里的脸,它从深处
  浮起,像你,从我的颤栗中浮起
  
  2014年3月11日
  
  08
  
  我还是习惯熬夜,还是习惯
  在最无人的时刻观察我自己
  我总是发现自己的可笑之处
  也总发现自己像紧张的猎物
  东躲西藏。说不清我在害怕
  什么,说不清我在挣脱什么
  或许生活,从来就不肯给我
  最后的答案。我奇怪为什么
  我要一个预先的回答。当你
  出现,当你消失,当你慢慢
  交出一个凌晨和永夜。世界
  我终于明白它对一切的接受
  
  2014年3月12日
  
  09
  
  总以为离开就是结束
  实际上不会有离开,也不会有
  真正的结束。记忆的鸟群
  总在沉思的树枝上跳跃
  当我无法判断,哪只鸟是你的
  声音之时,我就把所有的鸟
  都看成是你。沉入沉思的树枝
  一天比一天茂密,我会忘记
  它从哪里长出,如同我忘记
  你最初从哪里出现。现在我独自
  从一个季节到另一个季节,我目睹
  至少两百个太阳,在沉思里沉落
  
  2014年3月13日
  
  10
  
  有一种境界我很想抵达
  它在高处,被看不见的风吹拂
  风带给我平静,我感到我内心
  充满水一样的闪烁——但这是否
  可能?依靠这些诗歌,我渴望
  被它引领。在日子的陡坡上
  我太想一鼓作气,将一块石头
  推到山顶,转眼间它又滚下
  在空气里激起漩涡。我开始等待
  一次又一次绕开绝望如一片帆
  绕开海岬,海平线上,浪花
  簇拥太阳出现,我知道我在等待什么
  
  2014年3月14日
  
  11
  
  还想再见到你,这是我很少
  对他人表达的愿望,就像我冒险
  向永恒前进,却很少直截了当地
  对人诉说。我知道生活中的
  理解很少,埋伏在周围的秘密
  又多得难以觉察。所以我总是
  一次次选择沉默,好像只有沉默
  不会动摇我的心灵。我知道我的心
  不过拳头样大小,但它还是渴望
  能容纳整个世界。我每天听到它
  在胸膛深处跳动,像永恒,在世界的
  深处跳动,也在你的深处跳动
  
  2014年3月15日夜
  
  12
  
  很多年以来,我总是体会
  一种奇怪的感觉——世界和我
  没有任何关系。它像是从不管我
  我也不去理它。我和它总是
  背靠背地凝望各自的方向
  更奇怪的是,我像是知道它
  看向哪里,但我从不想让它知道
  我看向什么地方。有一天它忽然
  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在它看的方向
  我不由一惊,赶紧转过身去
  于是我看到我从没料想过的一切
  更没想到,从此我改变了我的人生
  
  2014年3月16日夜
  
  13
  
  你和我相隔很远,像是中间
  生长出整整一个光年,但是幸好
  那并不是真的光年,看上去
  距离只是个逐渐缩小的黑点
  坚硬,而又固执,它慢慢
  敲打空间的每层断面。那些
  激烈的回声,在我耳膜里震荡
  仿佛一口巨大的钟,被不断
  撞击。空气猛烈地波动,如羽毛
  飞散,甚至我感到,整个地球
  也在这撞击里震动,但是地球
  仍是慢慢旋转,我仍在静静倾听
  
  2014年3月17日
  
  14
  
  时光总是显得漫长,每一天
  都像没什么变化,但变化
  还是在来临——譬如我的眼睛
  喜欢上长时间的凝视,尽管
  我说不出我在凝视什么,旁人
  总是说你变了——我真的
  变了吗?是的,我承认我变了
  就像这日子,就像这时光
  就像这越来越需要阐释的世界
  始终不给出一个明确的定义
  稳住我们的内心。但是我真的变了
  通过你,我认识了永远不变的变化
  
  2014年3月18日
  
  15
  
  有时候,我会虚构你的经历
  它们有的属于悲伤,有的属于
  欣喜。我惊异我会沉迷你的
  悲伤——那些你从未说过的一切
  都在我虚构里独自漂流。我不禁
  继续虚构——有人在漂流里
  爱你,也有人在离开你。岁月无穷
  终生相爱的从来就少。爱上你
  就意味挽留你,但没有人
  挽留你,你独自到更远的地方
  那正是我结束虚构的地方。在那里
  我将触及你,像更大的漂流裹住你
  
  2014年3月19日
  
  16
  
  那天我疲倦了,躺在沙发上
  (你会见笑我那个样子吗)
  太阳还在窗外,光线走进来
  在地板上扔下窗户的影子
  我看着光线像看着你——这是
  非常奇妙的过程。我不知道
  什么时候你变成了光线,或许
  你一直就是这些光线,惊动起
  灰尘和空气,惊动我隐秘的思想
  我看着我的思想移动,像看一个
  更加奇妙的过程——你在变成
  我的思想,变成我的另一个自我
  
  2014年3月20日
  
  17
  
  我的朋友不多,敌人或许很少
  他们多数在我身边,我喜欢
  和朋友登山,然后去黄昏里喝酒
  对我的敌人,我尽可能保持
  警惕,就像我对很多种生活
  保持观察的距离,我知道我只能
  选择其中一种。人要看见自己
  选择一种就已足够。我容忍
  我的一切恶习——独居、写作
  沉入到更深的心底。我想做到的
  就是认清楚自己,从我的最深处
  网捞属于我的全部,网捞出你
  
  2014年3月21日
  
  18
  
  一对情侣走在我前面,他们的手
  紧紧牵在一起,好像任何事
  也不能将他们分开。他们如此
  幸福,但不一定知道自己幸福
  真正觉察到幸福的,是一双
  因爱过而灰暗的眼睛。它看着他们
  走过有花圃和雕塑的大街,看着
  他们投在地上的影子,像在扫开
  阳光堆成的树叶,又像是地上
  忽然出现一道拱门——当它渐渐
  变形成一幢深灰色的宫殿,我终于
  大胆走了进去,怀着激烈的心跳
  
  2014年3月22日
  
  19
  
  从来没告诉你,我掩埋在
  内心的灰烬。我很少去惊扰它们
  有时我嗅到一股气息,从那里
  飘来,仿佛它们活着,还企图
  继续活下去。或许我该承认
  是我在保存它们,或许每个人心里
  都有一座细小的坟墓,不需要祭奠
  不需要守护。一根根肋骨的栏杆
  偶尔会迎接我的看望。今天
  我又去了一次,出乎意料,它们
  全部保持隐匿的表情,像在告诉我
  无需挽回的,你也无需再去辨认
  
  2014年3月22日夜
  
  20
  
  认识你太迟,但幸好还没有
  老去。我发现生活,还可以
  展开一个更远的去处。我发现
  我喜欢的都没有改变——让冒险
  对应旅途,沉思对应怒吼
  我发现我不知何时开始的启程
  不需要一次重来,也不需要任何
  修改。我愿意失去的成为失去
  遗憾的成为遗憾,我愿意
  到来的成为到来,现在的
  成为现在——我亲眼看见我的现在
  你的波涛,在柔软地覆盖我的余生
  
  2014年3月23日

0

热点资讯

© CopyRight 2012-2020, zgnfy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13882336738 QQ:906001076
电子邮件:zgnfys#163.com、zgyspp#163.com、zengmeng72#163.com(请将#改为@)
蜀ICP备0600941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