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紫穗穗短诗14首

2014-06-05 10:02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紫穗穗 阅读

紫穗穗

  紫穗穗:本名梁文静,70后,笔名:穗穗、紫穗穗。安徽芜湖人,祖籍江苏扬州,过程主义诗人。曾从事编辑、记者、演员、金融经纪人等职。著有诗集《女人书》、《我一直在奔跑》,诗话集《穗言穗语》近期出版,现暂居深圳。1987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散见诸多报刊杂志。属野地之麦穗,孤独的行者。诗歌是她一生的宗教,其余生宿愿不过九字:写好诗、读好诗、评好诗。愿一生践行!

  诗观:诗歌——语言中最纯净的水源,照见万象,也是我内心生活不朽的影像,妖娆、丰富而宁静。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uisui729

  现象学:眺望
  
  昨夜,水管里的水声一直向下
  仿佛一些爱从高音部流向低音部
  直至无声的地心
  
  今晨,阳台上的目光雾气弥漫
  似乎地心的爱开始回流。从一条密道
  返回一个人辽阔的胸襟,分流在目光
  心跳、汗毛、微血管的河流、湖泊、溪涧
  与私家喷泉
  
  有人,在等一个盛大的时刻
  当第一缕阳光落在光洁的额前
  镶入目光。成为眺望的一部分
  那曾经被黑暗涂改的思与诗
  流动中镀上了金边
  
  是的,万物都在等待,万物都在承接
  一个自然人如何能逃离光芒,和它
  反面的脸谱。从昨夜到今晨,黑和白
  都曾伸出双手,递来安宁与喜悦
  
  有人,像一个孩子,在阳台上躲猫猫
  藏起自己,又将自己找到。用阳光水声
  写下这首开阔的归去来兮辞
  
  现象学:我
  
  我放纵情感,我也逃避情感。
  我尊崇理性,我也放逐理性。
  
  我像一首率性的诗,存活人世。
  像一个必然到来的“真理”,在偶然的阶梯上攀登。
  
  我是自然的人,带着兽性的怒吼焦灼;
  我是社会的人,披着画皮的道德枷锁。
  
  我是我自己的神,自己的母亲,自己的爱人,
  以创作的方式,显现它们的存在。
  
  我保持中立,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七种清白
  
  一定要和雪,在一起
  收集万物高贵的白。你看
  我正在眼睛里想你,想你
  白茫茫的铺满我的身体
  五颜六色的音符进进出出
  弹奏一只匕首,插入云霄
  痛切的展翼。有一瞬间
  是完全的空白。比雪更白
  比茉莉芬芳,分享月光宝盒
  返照促织的终极幽光……
  一定要和雪,在一起
  读懂他留在人间的——
  七种清白:赤橙黄绿青蓝紫
  
  比雪的白,还多一种的清白
  
  再黑的夜,也有光
  
  再黑的夜,也有光!
  再苦难的人生,也有爱!
  走夜路的人,常常唱歌壮胆
  她要把青春期的恐惧,丢在
  一路的歌声里。那些
  心中有鬼的人,也会低头羞耻
  打碎的镜子无法复原,但水可以
  曾经有一段岁月,如同——
  打碎的镜子。而心是水做的
  它修复了那段碎片般不堪的年月
  再羸弱的身体里,也有光!
  无法阻止——它向阳的拳头!
  
  自由的一部分
  
  垃圾箱里的美食
  使得一群黄雀鸟流连忘返
  它们叨一口清晨的阳光
  吐出一地阴影。我把一朵笑容
  映在弯腰的瞳孔里。它们
  飞进又飞出,趁我不注意的时刻
  啄食我自由的一部分!
  一部分光,一部分阴影
  一部分氧气,一部分脂肪
  一部分内心生活的倾注与缄默
  一个人在自然的怀抱写诗
  她是花鸟鱼虫的一部分
  潜入又潜出……阳光执笔
  和风翻页,天地为纸
  铺张一生的飞翔与废墟!
  
  请把你的手给我
  
  请把你的手给我。把泰山的今生、鸿毛的今世,一并给我!
  请把你的身给我。把上半身的悲、下半身的喜,一并给我!
  请把你的心给我。把左心室的冲动、右心房的机智,一并给我!
  
  那个“请”字很糟糕。总是无法刷新情感的网页,打不开相思重重叠叠的链接。
  那个“把”字很坚定。重也罢,轻也罢,认定了就不再回头。悲也好,喜也好,
  该来的风霜雪雨,完整的灵肉她都要!冲动很美,机智很美,一颗心怎能分裂?
  一分为二的闪烁,背离阳光脉搏、朝露心跳。我可以跟往事幽会,只要你的双手
  仁慈,为我打开昙花的阴影里重重闭合的门。我可以跟悲伤对峙,只有你的身心
  舒服,正面、反面、上面、下面、仰视、俯视、窥视、凝视,你想要情爱的姿态
  万物都在模拟……
  
  请把你的手给我。它会长出另一双手,十指相扣、馨香交织开放的并蒂莲!
  请把你的心给我。一颗心在另一颗心里生根、发芽、茁壮,而后凋零、含笑、埋葬……
  请把你的身给我。我特意将一颗心,心中之心,放在肉身之前,让它们契合的更加完整。
  白的醒目,黑的惊心。谁也分不清一幅太极图的深度拥抱里,天空和大地,谁是谁的花朵
  谁又是谁的果实……
  
  给我
  
  给我雷电的深爱,尤如瞬间的猝死
  在一片自恋的绿叶,刚刚启悟的漫长旅途
  
  如果不能跨过悲伤,卸下果壳的束缚
  我就无法领悟客居的身体,它的完整与残缺
  她的叹息和美,他的叛逆与力量之鞭
  
  请给我海啸的深爱,尤如永昼的蒸腾
  
  万物寄情于我,而我——深爱着你
  深爱着死神那阴晴不定、随性出击的完整旨意……
  
  幻舞
  
  她感觉到了山和山峦的隆起,
  不仅仅是身体里的水和水的波动。
  
  这是一个白纸般的清晨,一首诗
  还未诞生之前的安谧与清新。
  
  她抚摸自己的身体,抚摸一段
  绸缎的丝滑与颤栗。不老的蝴蝶,
  正在房间里翩舞。
  
  它越过她的身体,它指引她
  飞过林立的高楼与遮蔽。
  
  她看见了,她想看见的真实,
  在嗅觉的花语里采撷晨光之蜜……

赞赏也是一种态度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4-06-0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