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庄伟杰:诗作五首

2014-04-01 09:20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庄伟杰 阅读

庄伟杰 

  庄伟杰,闽南人。旅澳诗人、批评家、书法家,文学博士(后)。1989年底赴澳洲留学并定居悉尼。创办并主编《南风》诗刊、《名城诗报》、《满江红》杂志、《唐人商报》等。著有《神圣的悲歌》、《精神放逐》、《庄伟杰短诗选》、《缪斯的别墅》、《智性的舞蹈——华文文学、当代诗歌、文化现象探究》、《海外华文文学知识谱系的诗学考辨》等16部。曾获第13届“冰心奖”、中国诗人25周年优秀诗评家奖、2004-2005年度全国文艺理论与批评征文一等奖等。现任华侨大学文学教授、研究生导师,国际华文出版社社长、澳洲华文诗人笔会会长。21世纪中国现代诗群流派评选暨作品大展评委。

  迷离
  
  天色深沉。突然听到群魔乱舞
  纷呈涌向那铺展的宣纸上
  
  夜与黑合谋装饰着时间
  墨痕沾染着浮现青筋的手腕
  
  在空房子里,沉湎于无声的呼唤
  呼啸的山庄布满重重幻影
  
  朦胧的灯火飘泊在对面的酒店
  影与光迷离忧郁的眼神
  
  一棵树静静地颤动在黑幕中
  夜鸟衔来一朵光焰,发出声响
  
  明天,我将穿越万里长空
  前往另一座城市,航行于诗酒之间
  
  沿着风的指向
  
  金风拂动,疑是来自平和的问候
  抑或,感应时空中弥漫的牵挂与祝福
  沿着风的指向,我看见晴空中一对白鹭
  比翼齐飞在同一轨道里,超越季节的边界
  翅膀上拍响一连串动词,在轻声呼唤
  共同追逐属于生命的蔚蓝和意境
  向上时它们一起拥抱天空,更宽广
  向下时它们发现脚下大地,更踏实
  
  南方的秋与春似乎没有什么季节差异
  我的中年与青春,同样难以分辩
  当我再度顺着风的指向
  目睹展翅翔舞的一只白鹭
  奋力穿过正午的城市,不禁脱口道出——
  这么好的天气,这么美的风情
  让我在诗句的激昂里,保持足够的体温和气息
  并且种下旷世的梦想,也植下美丽的孤独
  
  时间流程
  
  从清晨到黄昏
  听不到任何期待中的回声
  (一天的线路多么漫长啊!)
  骨头里似有蚕蚁在蠕动
  顷刻,承载万钧重压的肉身
  连同一座摇摇欲坠的城市
  陷入致命的眩晕,随之
  又幻化出无数盏金菊
  
  是谁,无法抗拒内心的挣扎
  横跨黄昏的一角静谧
  径直闯入夜的洞穴
  我依稀看见,一只迷茫中的彩蝶
  在幽谷里打转,折腾,翻飞
  企图重新寻回那些走失的记忆
  让内心的灯盏,悄然点亮
  
  异邦人
  
  异邦人
  在流落的航线里
  迷离方向
  愈行愈远  愈飘愈长
  在时空的转盘上
  轻泊梦境
  
  记不清何时分别
  也不知何日相聚
  只是没有流过泪雨
  只是不愿悲天悯人
  在孤寂难忍之际
  才忆起那留在沙滩上
  深浅不一的模糊
  足
  迹
  
  异邦人
  总爱把痛苦和磨难
  构筑的跨度
  去领略一种快感
  然后  唱一曲老歌
  让乡音不断撩拨
  和谐自己
  
  在所有离家的日子里
  阳光日复一日地发霉
  无法透彻生命之深刻
  记忆和感觉渐渐淡化
  变成无法解读的朦胧诗
  哦,异邦人
  
  异邦人是吃故乡奶水长大的
  异邦人积蕴的乡愁超过体重数万倍
  那不死的眷恋
  绝不会因季节的胁迫
  枯竭
  
  孤独之雁
  
  一头雁注定是孤独的
  一排“人”字型的雁群,是多个
  孤独的相加。在南十字星空下
  我发觉,一撇一捺组合的雁阵
  凌空书写着漂泊的含义
  
  此时,足踏异质土地上
  遥望看不见尽头的远方
  一时分不清东西南北,也不知
  身在原乡还是他乡。无语寄归鸿啊
  蓦地,谛听大雁在空中啼唱着
  多像我久违的乡音。挥一挥手
  我目送着它们遥遥飞翔而去
  
  从北到南,从一个半球抵达
  另一个半球。华丽转身之后
  天空依旧是那个天空
  雁的名字还是叫雁
  谁,浪迹的声音被大地遗忘
  谁的云影徘徊在时空中?
  
  一头雁注定是孤独的
  一排“人”字型的雁群,愈加
  孤独。在南十字星空下
  有头大雁曾向我嘀咕着什么
  我不知该如何作答,遥指
  远在天边的一片云彩,默然无语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