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光临:中国南方艺术(www.zgnfys.com)!收藏我们 [高级搜索]

非马的诗歌

2014-03-31 08:54 来源:中国南方艺术 作者:非马 阅读

非马

  非马, 旅美华裔科学家、诗人及艺术家。1936年生于台湾台中市,在原籍广东乡下度过童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核工博士,在美国从事能源研究工作多年。出版有二十一本中英文诗集,二本散文集,以及多种译诗及译文选集。另外,他还编选了几本深获好评的中国及台湾现代诗选。他的作品被收入了一百多种选集,包括两岸的中学及大学教科书,并被译成十多种文字。曾任美国伊利诺州诗人协会会长。近年并从事绘画与雕塑创作,在美国及北京举办过多次艺术个展及合展。现居美国芝加哥。

  太空轮回
  
  许多人会把它当成
  到天国的中途站
  一去一千九百哩
  天国还会远吗?
  
  甚至有人会认为
  六千三百多万年
  已够永恒
  特别是那些
  自知钻不进针孔的
  便便大腹
  这里,上帝不是
  最後的审判者
  
  当然还有些细节需要考虑
  比如,搞不搞种族隔离
  像南非一样
  以保持白骨的纯粹?
  或者,只要有钱
  阿猫阿狗都可订位?
  
  附注:休士顿有一家太空服务公司用火箭载人类的骨灰上太空。根据计划,一万多个骨灰将在离地球一千九百哩的轨道上至少绕行六千三百万年。
  
  
  
  天边最小最亮的那颗星
  是飞耸的檐角
  
  即使是这样宽敞的庙宇
  也容纳不下
  一个唯我独尊的
  神
  
  时差
  
  清晨
  一个人在屋子里
  走来走去
  不发一点声音
  
  黄昏的屋子里
  也有一个人
  在走来走去
  不发一点声音
  
  万里之外
  他们不约而同
  走近窗口
  抬头向霞光流荡的天边
  看了一眼
  不发一点声音
  
  他们知道
  这时候
  任何一个暗示
  眼皮一动或嘴角一牵
  都将引发一场
  翻天覆地的
  美丽的
  崩陷
  
  虞姬舞剑
  
  越舞越慢
  你大概以为
  我柔弱的臂膀
  承受不了
  你沉重的剑
  泪眼中
  你想必没看到
  寒光闪闪的锋刃
  几度挨近
  我紧张的咽喉
  
  风萧萧兮
  一个人如何
  用缠绵的爱情
  刺杀自己
  
  而此刻
  每根琴弦
  都已绷到极限
  箫与笛
  都屏住了
  最后一口气息
  
  只等我指挥的手
  把悲愤撩到最高峰
  然后猛然
  一落
  
  锣停鼓歇
  
  昙花
  
  小时候
  半夜里被母亲叫醒
  微弱的灯光下
  惺忪的眼皮
  在花瓣闭拢之前
  便已沉沉低垂
  但他知道
  這曇花将在他的生命中
  一现再现
  
  果然
  在繁花盛开的旷野
  在光影交映的水边
  在树梢飘过的白云间
  一节美妙的乐曲
  一句诗
  一个眼神
  一掬微笑
  都有她婀娜的身影
  隐约闪过
  
  今夜
  她终于香气袭人再度盛装出现
  在明亮的灯光下
  久久伫候
  等他
  去把沉睡多年的母亲唤醒
  用惺忪的睡眼
  一起观看
  这永不凋谢的
  记忆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
0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